第055章 都有罪/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出来的时候考场的情况如何?”

考场?萧奈何忽然想起王经国的话,立马回答:“三个异国护卫皆是被斩杀完毕,不过王家叶家和宋家三家的家主都死了。”

“三个小角色而已,天灵境巅峰这种级别的高手,我至少还有十来个死士,死两三个不算什么。”

“云丫头的事情先不要理了,等一下随同我倒那三个使者那边,探一探他们的虚实。”慕容沣见慢慢道。

“是!”

天学熙眼色有些闪烁,看到慕容沣见的时候,轻声问道:“老师这是要去哪里?”

“天牢!”

天学熙虽为太子,但慕容沣见一身虚职却掌握实权,贵为仙人,他一个王国的太子也不敢阻拦。

慕容沣见无视周围的护卫,往着门后出去。

外面皇家子弟、妃子贵人围在了一起,一见慕容沣见出来却不敢靠近。

一个比较受宠的皇贵妃鼓起勇气,急忙迎上去轻声问道:“国师……国师,皇上龙体如何?”

“无恙,你们且散去吧,皇上需要安静休息一会。”

“多谢国师告知,本宫这就退了。”

周围的人一见皇贵妃和慕容沣见打了个招呼,眼中禁不住流露出了羡慕。

慕容沣见作为一国之师,是当今皇上最信赖的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任何一个妃子只要博得慕容沣见的好意,在皇上面前就能多一分好感,坐上后宫之主的位置就不是难题。

皇贵妃举止雍容礼貌,但隐约之间却又几分自豪。

慕容沣见懒得理会这些后宫之间的争夺和皇家子弟的斗法,带着飞鹰二人往着天牢走去。

…………

天牢之下,并非人们的那么不堪。相反,关押着几个使者的天牢里面桌椅床单样样具备,原本就是用来关押宫中贵人的天牢,装饰是比较齐全干净。

只不过天牢之中弥漫着一股阴森之气,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气息中的灰尘混杂血意。

“难怪自古以来牢房就是天大魔大病的根源传播地,即便牢房中打扫干净,其中的负面情绪,中古腐败气息糅合在牢房之中,就算是武道有成的高手,在这种牢房中困上十天,立马就变成半条命。”

一个中年男子坐在草堆上面,用手敲了敲门杆。

“阿弥陀佛!”

“大师不用太着急,我们三国使者出使天枢,无论如何天枢国那个好色的皇帝也不敢杀我们的。”沈万山笑了笑。

只是一旁的谭兴龙道:“那三个护卫袭击天枢皇帝,相信都不是我们三国的命令,只怕其中有诈。”

“只怕天枢国中是真的有人想要置天绝尘于死地,我们几个人不过是替死鬼。可惜那三个人被谭天佑和冯乾龙两位将军给当场灭杀,死无对证。”

邓松冷冷一笑,他的护卫会刺杀天绝尘,打死自己都不相信。只怕在狩猎场当中,就遭遇不幸,被人掉包,设计陷害他们。

“几位不用多想,三位异国护卫刺杀皇上已经成了属实,当着朝中官臣世家之人、全场数千人的眼睛,你们怎么也是脱不了责任的。”

邓松等人神色微微一变,目光是射向上方楼梯,两道人影缓缓而至,其中一人正是慕容沣见。

“慕容国师可真的是好威风啊,皇帝被刺杀,待在皇帝最近的你居然没有出手,反而是由外围的几个武官将军出手镇压。”谭兴龙忽然冷冷一笑,眼神中似乎有所表示。

慕容沣见神色平淡,话语铿锵有力:“皇上有旨,三位异国护卫刺杀皇帝,比是几位来使之意,三日之后午门斩首示众。然后十万大军,出兵夷平三国。”

谭兴龙邓松沈万山三人面面相觑,神色愈发的冰冷,狠狠道:“慕容沣见,你给我们带来这个消息有何寓意?”

“我不过是来和里面某位高手说两句话而已。”慕容沣见的目光在六个人的神色摇荡,半晌,忽然道:“我知道你们里面有一位是化仙高手,在先前袭击过我。”

“化仙高手?哈哈,慕容国师不也是仙人吗?难道有化仙高手自己还看不出来?”沈万山讽刺了一句。

“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用什么方法隐藏了仙气威压,但我可以告诉你们,这牢房之中我用了二十二颗三品灵石所锻造练出傅仙阵,任何一位化仙级别的高手入了其中都别想逃出去。”

萧奈何心中一惊,傅仙阵可是鬼仙阵法,怎么慕容沣见不过半仙还未成化仙,居然知道鬼仙阵法?就算是《天魔相功》这种金仙功法,其中肯定没有记录阵法之类。

血煞阵是化仙阵法,傅仙阵是鬼仙阵法,慕容沣见此人手段当真隐藏极深。

“阿弥陀佛,原来是魔家大阵‘傅仙阵’,难怪贫僧刚才进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自己的气息被锁定了。”就在此时,坐在众人最后面的知青和尚忽然说话。

萧奈何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了,之前琴儿告诉自己知青和尚乃是云舒国大禅师,在云舒国的地位并不比慕容沣见低。

“原来是知青和尚,知青和尚在云舒可是大禅师啊,我就纳闷您一个皇帝供奉的禅师怎么会出使我天枢,原来大师居然是化仙高手,失敬失敬。”

慕容沣见言语之中几分客气,但脸上却是皮肉不笑。

“贫僧所看,慕容施主施展的招术应该是魔道一脉的功法吧,不知慕容施主作为一国国师,却怎么会修炼邪魔之法。”

“邪魔之法?武功仙法修习来的不就是用来杀人吗?老秃驴,你难道没有杀过人?你这一身化仙境界手中的性命只怕也不少吧。释家佛法不也是有说魔杀人乃是功业。难道你们杀人和我杀人就一定要区分好坏不成?”

慕容沣见最反感这种妖魔之学的说法,特别是知青和尚这种自认释家本善魔本恶。

“知青和尚,你一身仙道修为得来不易,今天困在‘傅仙阵’中也是你自找的。待出兵夷平云舒之后,我必要汲你血脉吸你功法。”慕容沣见忽然笑了起来,狠狠盯了知青和尚一眼。

谭兴龙面无表情,冷冷道:“原来如此,我终于知道刺杀皇帝一事是怎么回事了?”

“哦?”

“我们现在四国正处于休战阶段,任何无理由出兵兴战就是违反条约,不得人心,到时必将群起攻之。国师想要借我们之名刺杀皇帝,就是要找一个出兵借口,顺理成章。又能出其不意,谁能想到此时三国来使正在天枢谈得欢喜,下一刻就是出兵兴战。”

“不错。”沈万山接过话说:“一开始参加武考一举只不过是我们几个人的兴趣,但仔细想来,慕容沣见你在里面隐隐推波助澜,引得我们入瓮,从一开始这就是你的计划。而且一开始,你就没有想刺杀皇帝,不过想要找机会寻得出兵借口而已。”

啪啪!

慕容沣见两手轻轻一拍,淡淡笑道:“几位可真聪明,举一反三。此事我策划了已久,没想到终究还是被看穿了。即便你们看穿又如何,没有行动力的你们就没有威胁,没有威胁就可以让我为所欲为。”

“不知国师你出兵兴战的原因是想做皇帝,还是要一统万青小世界?”

………………………………

【题外话】感谢捏捏爪爪、灵魂熔点两位朋友的打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