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两个国师/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书房,萧奈何站在慕容沣见的背后,但是他的目光却是放在了背后的架子。

“这是慕容沣见的书房,不知上篇魔功是不是在这里?”萧奈何心中暗想。

仔细感受,却并没有发现一丝金箔的波动,不由得暗暗失望。慕容沣见的身上也察觉不出来,当初萧奈何凭借金丹的敏锐灵力,远远就能利用神魂察觉到金箔的波动,如今跟在慕容沣见身边,这么久都感觉不到只怕真的不在。

“斩杀令,飞鹰,等一下把它待下去,交给影卫,准时行动,七十二个世家的血煞阵提前启动,一个不留。”

七十二个世家的血煞阵?好大手笔。

不过萧奈何却没有多想,而是应了一声,将斩杀令紧紧攥在手中,心中忖道:想必当初就是这一斩杀令,导致萧家覆灭。但没有萧家覆灭,就没有今日我的重生。

两者都很矛盾,聪明如他的萧奈何也无法阐述其中的因果,只是暗道:“既然我借你的身体重生,决定以你萧奈何的身份活下去,在最后一定会帮你完成一件事情,那就是复仇。”

萧奈何知道,现在继续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心中一旦起了杀心,就会像是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连绵不绝。

杀意、寒气,逼人!

萧奈何双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暴杀的气息。

“嗯?”慕容沣见忽然抬起头来,整个人像是灵猫一样缩起灵感,身子微微一收。

“被发现了?”萧奈何一见慕容沣见的神态,立马怀疑自己的杀意被对方察觉到了,正要爆发起来,忽然感受到了外面一股威压波动。

仙气?

慕容沣见似乎没有感觉到萧奈何的杀意,他整个人是化成一道黑影,直接朝着窗户穿了出去。

嗖嗖!

破空之声宛若厉箭穿梭,尖锐的声音在慕容沣见的举动之下,变得非常响。

“飞鹰,那个云丫头先就交给你看管。”慕容沣见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过人影已经不见了。

云蔚雪紧紧盯着慕容沣见的背影,对方已经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云蔚雪看了一下萧奈何,沉吟道:“是……北前辈吗?”

“现在没有时间解释了,我要追慕容沣见,现在正是杀死他的最好时间,妳要走就快点走吧!”

萧奈何已经起了杀意,放弃了寻找魔象金箔的想法,就打定主意,要杀掉慕容沣见,为“萧奈何”报仇,了解因果。至于云蔚雪,他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声音刚刚一落,萧奈何身子一卷,像是疾风破出,肉眼上都难以察觉到的速度,已经是蹦出了百丈之外。

“若是能杀了慕容沣见,那我云家危机也就能解决,我必须助他一臂之力!”

慕容沣见的感应是能够察觉到身后那两道灵力波动,眉头微微一皱,但主要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前面一个位置。

刚刚停下脚步,慕容沣见的锦衣华服上面忽然是有一阵清风触动,不,是一阵血风。空气之中弥漫这一股令人恶心的血腥味。

在不远处,诺大的宫殿口外,地上遍布上二十多具尸体,鲜血流满宫砖。其中,一个身着灰衣的男子站在血泊上面,那一股股血腥味道是从他身上吹发出去,但令人意外的是,他的衣服、皮肤上面却没有一丝血丝。

对方就站在那里,十丈之外的护卫都不敢轻举妄动,有几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

“天下间能够孤身进入皇城,并且手无寸铁击杀护卫,也只有一种人而已。”此时,带领着众多护卫的冯乾龙,脸色有些惨白,一手捂着胸口的伤处,脚步踉跄,恐惧的声音徐徐响起:“这是先天仙道高手!”

冯乾龙作为天灵境巅峰高手,同级别中的顶级存在,居然在对方三个照面下打得重伤,除了领悟先天仙道,超脱凡人的仙道高手之外,没有其他人能够办到。

后天灵境和先天仙道差距那是云泥之别,即便是最为顶尖的后天高手,就算是对上了最弱的先天高手,一样要落得被对方吊打的下场。

“都退后,此刺客只有国师大人能够解决,全部退到二十丈外,把守紧关!”冯乾龙在第一时间内是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刚才对方闯进正殿,前前后后不过半盏茶的时间,二十几个围攻的护卫全部被斩杀,这种境界冯乾龙自认做不到。

慕容沣见紧紧吸了一口气,天色似乎在此时慢慢有些暗淡,天上的乌云不知何时闭上烈日,一股沉闷的气氛在众人的心头上环绕不去。

半晌,慕容沣见干涩的声音响了起来:“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肯定没死。”

“我没死,你后悔吗?”对方的声音很是沙哑,萧奈何刚刚赶到时候,一听声音立马就想起了对方的身份。

“是他!这个人是当初在云家后山禁林遇到的魔修。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声音和气息绝对不会认错的。这个人就是琴儿的父亲,前代天枢国师司文瀚吗?”萧奈何望了对方一眼,察觉到对方的魔修仙意已经是修炼到不弱于慕容沣见了。

“当然后悔,当初我吸你修为,见你打落荒山野岭,这种环境下你居然还没死。看来最近京都那道先天魔相光是你的,当初你是被京都云家的人救了吗?”

“我云家?”云蔚雪跟在萧奈何身边,也听到了慕容沣见的话,有些不解。

萧奈何道:“这个人在妳云家后山禁地已经居住了很久,知道的人极少,只怕只有妳的母亲知道而已,妳不知道很正常。”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连慕容沣见见到他都这么紧张?”

“一个人见到他的师傅,还是他背叛过的师傅,能不紧张吗?”琴儿当日告诉萧奈何真相,萧奈何也能从中推出一二。

“前代国师司文瀚?他当初不是参悟天道的时候走火入魔死掉的吗?原来是被慕容沣见背叛的,现在是要来报仇吗?”

司文瀚身上的大袍一张,露出了一张狰狞脸孔,半边脸上堆满伤疤,神色狰狞:“这些伤痛可是你带来的,好徒儿,当初你吸收我的修为,夺我上篇魔功秘籍,此仇不共戴天。在修成仙道之前,我可是躲了你十年了,如今修成正果,是时候报仇了。”

“哈哈!报仇!”慕容沣见仿佛是听到了天下间最可笑的笑话,胸腔在大笑间不断起动,“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和我一样,你也只是一个半仙而已,修成仙道,大言不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