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真的假的/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和其他三国的来使在一起?那六人不是刺杀皇上,被擒拿到天牢吗?”

“难道皇上有所改变,让太子殿下去放了他们六人?”

“胡说,皇上震怒,已经下令斩杀六人,怎么会让太子去放了他们?”

其他护卫都是一头雾水,皆是表示不解!冯乾龙胆大心细,他一个人能够在朝廷中混迹三十年,对于相人的本事非常有一套,自然猜测出了其中的门道。

“太子殿下,请殿下赶紧速退,这六个人乃是朝廷重犯,本将军有权捉拿他们。”冯乾龙脸色一正,右手一抬,喝道,“准备捉人。”

“冯将军,你可是从皇爷爷那代任命到现在,你若是识时务,本宫等上皇位之时,将军你就是三朝元老,到时候封侯是免不了的。”天学熙借意动之于理。

一个三十年的边关大将军,势力很大,自己一旦得到他的辅助,也是一股很强的力量。万不得已,天学熙是不愿冯乾龙和自己作对。

冯乾龙从其中听出了一二,神色不变,但是语气却铿锵有力,“殿下,微臣只是忠于朝廷,殿下若要借助三国来使的力量做出不利于皇上的坏事,微臣定要阻拦。”

天学熙还没有说,曹月虎冷冷一哼:“一个小小的边关将军也敢在本教主面前逞强,活腻!”

声音刚刚一落,冯乾龙多年来积累而成的危机感在刹那间感受了一股恐怖,身子、疙瘩几乎在瞬间全部反应过来,本能往后一退。

迎面而来的威压宛若是泰山异物压来,不过是隔空的威压,已经是将冯乾龙压得喘不过气来。强悍如他的冯乾龙猛地觉得胸口剧痛,一口鲜血从中吐了出来。

“仙……仙道高手!”冯乾龙整个人像是萎缩掉,连连后退,不敢再走前两步,眼中尽失恐惧。

不只是冯乾龙,连其他一边的人都察觉的出,仙道高手的威压他们已经在司文瀚跟慕容沣见对决中感受到了,自然明白曹月虎的实力。

“慕容沣见,天枢国国师,没想到知青大师所说的那个不亚于他的慕容国师,居然会落得如此下场,终究只是半仙而已。”端木建明手中不知哪里来的扇子,不断噗呲噗呲摇晃。

慕容沣见脸色阴冷,冷冷一笑:“我原以为只有知青和尚是化仙高手,没想到阁下也是,不知阁下是罗刹国哪一号人物?”

“老夫是罗刹国太师!”

“居然是端木太师,看来太师你们也是有了不得的法宝,可以隐藏仙气,连我都隐瞒过去了。”慕容沣见咳嗽了两声,伤势似乎有几分加重了。

“那还是多亏了曹教主的宝器,四等仙器,可以藏匿化仙境之人的仙气,可是保命法宝。”

“曹教主?”司文瀚一听,微微愣了一下,继而看向曹月虎,下意识到道,“文浩国主教曹月虎?你居然练成了化仙境?”

“原来是司文瀚,十年前我们还见过一面,那个时候你还是国师,我还是一个主教中的长老,都不过是天灵境巅峰,开辟三十六个内循环的后天灵境第一人,没想到十年过后,我成了主教教主,练成化仙。你身败名裂,却练成了半仙。”

曹月虎和司文瀚似乎是老相识了,两个人在见面之后,立马都认出了对方。只是那种交情不是朋友之间的交情,反而更像是仇人。

“本教主看得出,你的肉体还只是天灵境阶段而已,三十六个内循环还只是后天明关,仙体未成。看来你受了必杀的伤势,只怕是活不长了。司文瀚,你怎么和慕容沣见反目成仇的?”

司文瀚冷冷一笑,他自知肉体已经是开始衰退,难以夺舍吸功,今日这种状况必死无疑,倒是放开心,道:“没什么,只是十年前天绝尘和这个好徒儿联手暗算了我和先帝,差点置我于死地,今日回来,不过是要报仇而已。”

“天绝尘?父皇?”太子微微一愣,对于皇帝的名讳国人是非常忌讳的,可天学熙还是反应过来。

只是端木建明在第一时间听出了一丝韵味,眉头微微一皱,紧紧问道:“天绝尘也暗算了你?不会是慕容沣见一手操作而已吧?”

“这个叛徒当初哪有这么大的手段。”司文瀚恶狠狠盯了慕容沣见一眼,一字一眼说出来:“若非当初贵为二皇子的天绝尘相助,我会被他们废掉筋脉,被这个叛徒吸收功力,差点死在荒外。”

“什么意思?”

“当初我和先帝二人都是支持休战养兵政策,百年内交好周边三国。但是慕容沣见为了修炼魔功,借助兴战来炼化魔性成就更高的境界,背后一直怂恿我兴兵大战。碰巧当年天绝尘只是并非太子,先帝即将退位,皇位就要落入太子手中。这两个叛徒一拍即合,先是逼死了先帝,毒害太子,然后设计坑害了我,要不然,他们哪有今日的地位。”

太子和三国来使都是微微一愣,就是在一边的冯乾龙都不敢相信,当初太子的死居然是当今皇帝做的。

司文瀚没必要再欺骗他们,皇位之争历史以来黑幕重重,皇子后宫争夺地位,其中惨剧冯乾龙都有所耳闻。

“天绝尘弑君夺位,换来的是这么多年来的荒淫好色、不理朝政?”谭兴龙心思细腻,暗暗说了一句。

端木建明脸色猛地一变,两手一抓,竟然隔空将天学熙拿了过来,立马叫道:“赶紧带我到天绝尘那里!”

“父皇在养心堂,本宫带各位过去。”

七人浩浩汤汤而来,浩浩汤汤而去。

冯乾龙沉吟了一会,一挥手,咬牙道:“走,保护皇上是我们的使命。”一下令,众人紧紧跟随而去。

“这些人干嘛?”琴儿虽然是聪明,可重头到尾对于皇位都没有兴趣,所以想到的东西并不及萧奈何多。

萧奈何的前身就是皇室出生,对于皇家阴暗面是非常熟悉。虽然已经从司文瀚的话中听出了端倪,可惜并没有兴趣。

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慕容沣见,轻轻吸了一口气。

“琴儿,这个叛徒现在已经没有动手之力,趁他仙体没有恢复过来杀了他。”司文瀚忽然对身边的琴儿喊道。

就在这时,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响起,只见数十个铠甲护卫跑了过来。

司文瀚脸色变得愈加难看,语气有些心灰意冷:“完了,没想到今日还是输在这个叛徒的手中。我恨啊!”

慕容沣见被数十个铠甲护卫紧紧围着,其中一个护卫将他扶了起来。

“老鬼,你还是输了,还是输了啊!今日我定要让你父女二人葬身于此,亲眼见到你们被挫骨扬灰……”

慕容沣见刚刚说完,忽然一股难以言喻的剧痛满胸腔染遍,低头一看,眼中不可置信。

一只把练刀穿过了自己的胸口,仙体未恢复,心脏被绞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