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真到假时假亦真/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

慕容沣见满脸愕然,紧紧盯着胸前的横刀。在仙体没有恢复之前被刺中了要害,就算是仙人也性命难保,更不要说他只是一个半仙而已。

只是当他看到暗算自己那人的时候,更是难以置信。从背后暗算自己的不是别人,竟然是自己日夜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亲信飞鹰。

“你……飞鹰。”慕容沣见抬起手来,只要挣脱开来,忽然见到对方的眼睛,没有一丝犹豫,只有决绝,猛地一震:“你不是飞鹰,你是谁?”

“我是谁你不知道吗?”萧奈何微微一笑。

“保护大人!”周围的铠甲护卫一拥而上,纷纷是祭出了自己最强的绝招,对着萧奈何就是狂轰。

邦邦!

萧奈何身子一滕,顺势是将一个护卫的铠甲撕开,在对方的腰间抽出了一把刀,直接就是对砍而下,将对方斩杀。

铿锵!

刀剑碰撞,数十个护卫一拥而上,每一个人都是天灵境阶段的好手。在慕容沣见长期的训练之下,更是远比大内高手要强悍。

这二三十个铠甲护卫一旦动起手来,就算是冯乾龙这样的大将军都活不下三个照面。

只是,场上的变化令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不和谐倾向。

萧奈何迎着几个铠甲护卫,手中的刀就是化成白练朝着两个护卫斩杀而出。

“九刀阵!”

分出九个护卫,九把横刀都是朝着萧奈何攻去,各种千变万化的刀术令人目不暇接。

云蔚雪也料想不到萧奈何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爆发,她只道面前之人是“北南衣”,而非萧奈何。这个救命恩人为什么要杀慕容沣见,她也不清楚。

不过就算慕容沣见受了重伤,一样是仙道中人,居然被萧奈何一个后天灵境的武者暗算,几乎身死,看得云蔚雪又是心惊胆战,又是心中暗叫痛快。

“雕虫小技。”

萧奈何冷冷一哼,将手中横刀往半空一抛。两手搭成一个拱桥式,身子化成猛虎一般,所有的灵力汇聚在表面。靠着六道真身第一重,堪比化仙初期金身,硬接下来对方的攻势。

咣。

萧奈何一撞开,将对方撞飞出三丈之外,一手抄下了空中的横刀,另外一只手又是将击飞之人的横刀给抽出来,双手双刀,对着其他数人就是化成了强悍的进攻。

“再来一把!”

萧奈何几乎没有给对方任何呼吸的时间,一双横刀就是把对方砍掉,顺带一把横刀,捉住,一口咬住。

“三刀?”司文瀚也是微微一愣,三刀把式虽然罕见,但他并非没有见过,只是他从来没有见过如何怪异的持刀方式。

接下来的场景更是让司文瀚数人感觉震惊。

萧奈何三把横刀在手上,就好像是流星火焰,陨石落地,空中爆发出给中难以捉摸诡计的白练痕迹。

“四刀。”

“五刀。”

萧奈何连连斩杀两个铠甲护卫,将对方两把横刀捉来,五把横刀在手、脚、口、半空中连连变换位置。

各种眼花缭乱的招式对着数十个护卫连连进攻。

原本这些护卫的联合击杀,那是连天灵境巅峰的高手都能够轻易斩杀。可现在场面似乎是反了过来,萧奈何不断击杀铠甲护卫,拿到七刀把式的攻势,简直是逼得数十个护卫都难以呼吸。

只有任何人停下,有一丝怠慢,七把横刀就立马攻击而来,乱刀捅杀。

“这个神秘的铠甲人应该只是天灵境而已吧,这二十来个护卫也是天灵境初期,联合起来的威力,连我都有可能中招。为什么同样是天灵境,一个天灵境的修为可以逼得其他天灵境如此田地?”

司文瀚看着萧奈何整个身体任何部位都能够持刀,施展七刀把式的功夫,看得他都有些心惊。

连自认为了解萧奈何的琴儿,看到萧奈何一人之力已经连连斩杀十二个不亚于她的护卫,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如此可怕。

萧奈何的攻势虽然还是那么猛烈,只是动作已经有些徐缓下来,暗道道:七刀把式的功夫虽然厉害,不过我现在还是天灵境的灵力,对方这么多天灵境护卫难免容易脱力。若无意外,第十七个护卫就能够将我斩杀,必须动用金丹了。

“明镜止水!”

幻术、金丹神通。

就在萧奈何心想到了一个阶段之时,立马内视金丹,观念出属于自己的金丹神通。

后天灵境爆发出来的金丹神通,普天之下无人相信,就算是琴儿云蔚雪这样的天灵境好手,也绝对不知道什么是金丹神通。

可是落在慕容沣见和司文瀚的眼中,立马变化出了另外一个样。

“幻象,生!”

以假乱真,“明镜止水”第一段能力就是在人脑、意识中虚构出幻象,萧奈何此时的境界只能做到这个份。

但是金丹神通作为鬼仙阶段的罕见的特殊神通,连仙道高手都能击杀,对付后天灵境的护卫那是易如反掌。

剩下十几个护卫都在萧奈何的幻境之下,纷纷停止攻击,只要仔细一看,就能够发现这十几个护卫已经停止呼吸。

云蔚雪缓过神来,脸色又是微微一变。她清晰的记得不久前萧奈何在林中对付飞鹰之时就是用这种手段,以幻象以假乱真,麻痹人的意识,让对方的身体被幻象欺骗,从而真的视幻象为真,切掉生机。

琴儿更是脸色大变,当日袭击慕容沣见,琴儿猜测萧奈何只是用了一招比较厉害的幻术隐瞒了慕容沣见。此时一看,才知道萧奈何这幻术的厉害。

“真亦假时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无!”琴儿语气竟然有些微微颤抖。

慕容沣见煞白的脸色更是大变,死死盯着萧奈何,半晌,惨笑道:“原来是你!当日、当日知青和尚走后那个人,后天灵境居然有这种手段,我输不冤、不……”

声音戛然而止,慕容沣见的生机全部切断。仙体没有恢复过来之时慕容沣见就只是后天灵境的肉体而已,被萧奈何刺中药害,那是必死无疑。

萧奈何没有理会,而是在慕容沣见的尸体上找了找,忽然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笑意,抽出了一本《天魔相功》的上篇秘本。

“上篇魔功!”琴儿笑道。

只是萧奈何翻了翻,脸色越来越难看,忽然叹了一口气,淡淡道:“失算了。”

说完,将手中的魔功扔给了琴儿。

琴儿有些不解,又是翻动了秘本,这才知道萧奈何的意思。

其中那片金箔不见了,就在中间有一页是被撕开的,只怕那就是金箔,而且还是被撕走的。

“看来要到慕容沣见的房中找一下了。”

萧奈何心中微微一动,忽然神情一变,急忙比起眼睛,发现体内的执念居然已经几乎消散。

“因果了结?是了,慕容沣见是萧家惨剧的幕后黑手,杀了他就是了结执念因果。”萧奈何暗暗想道。

体内执念因果一除,对肉身神魂的桎梏也立马解开,不到片刻,内循环增加到了三十六个。只是还有些小小的念头未曾散去,那应该是王、林、宋三家的残党没有解决,留下来的一些念头。

不过至此,萧奈何真正进入都了天灵境巅峰境界。刚才连续击杀二十来个护卫和施展神通带来的疲倦,也随着境界的提升消散不见。

云蔚雪迟疑了一下,最后抽出手中的小刀,缓缓对向司文瀚,冷冷道:“现在,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司文瀚笑容惨淡,将想要护在身前的琴儿推开,奄奄一息道:“云兄对我有恩,当日大难之时收留了我。于情于理死在妳手中很正常,不过再我临死之前且听我最后一言。在我来的时候,碰巧见到云夫人被暗算,落入京都北面的山谷,我已经将她救起来,寄放在山脚下那农户人家。”

“我娘出事了?”云蔚雪一听,脸色猛地一变,“是了,我娘这么久没过来,云家可能有内奸,我怎么没想到她会出事。”

当下,云蔚雪心中各种念头闪过,看了司文瀚一眼后,咬紧银牙,身子往后一退。刚刚退到萧奈何的身边,面对心中救下自己的那个“北南衣”,眼中闪烁出了一丝不舍:“大恩大德,蔚雪不会忘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