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帝皇之术/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念慈生死不明,云蔚雪也不敢贪图眼前的杀父之仇,放弃自己娘亲的安危。

看着云蔚雪的远去,琴儿回过头来,道:“怎么办?现在上篇魔功里面没有你想要的金箔,我也不知道怎么找给你了。”

琴儿也有些歉意,上篇魔功是萧奈何卖力取出来的,可是如今成全了自己。先前自己为了独自一人得到魔功更潜入慕容沣见的寝室,现在反而是有些过意不去。

萧奈何不知琴儿心中在想什么,对于战神魔象萧奈何只是这样的想法,能够得到是锦上添花,得不到那是运气问题。杀慕容沣见并非单纯为了魔象金箔,主要还是要了结执念因果。

“琴儿,这位少侠是妳认识的人?”司文瀚挣扎坐了起来,靠在了墙边。

萧奈何瞅了一眼,司文瀚的肉体已经是支离破碎,不由得是感叹慕容沣见刚才爆发的那一下当真厉害。置换身份来看,或许那个时候萧奈何对上慕容沣见可以用六道真身来抵抗,但不可能毫发未损,除非他能够进入到六道真身第二重饿鬼道真身。

“是,你怎么样了?”琴儿跟司文瀚已经很多年未见,感情方面也剩下血缘方面的联系,和隐隐间残留的亲情。

司文瀚神色淡然,在慕容沣见死后,他发现自己下半生想要做的事情已经是做了,没有了仇恨,身败如此,心中一直纠结的念头就此消失。

“我的肉体受到慕容沣见的必杀一击,三十六个内循环已经完全毁坏,情况比当初还要糟糕,除非夺舍人身,不然必死无疑。”

琴儿微微一愣,场上现在只剩下琴儿和萧奈何两个人,且不说她一个女孩,萧奈何是不可能傻傻给司文瀚夺舍。刚才萧奈何的手段琴儿也见识到了,那绝对连慕容沣见巅峰时期都能够对抗的本事,更不用说现在一个奄奄一息的司文瀚。

“不用为难,大仇一报,我也没有多少眷恋了。慕容沣见说的很对,当初修炼魔功走上错路,白白害了一千多条人命,那时为了修炼没想对不对。现在回头一看,才发现和我想要精忠天枢的想法走上了分叉,又背叛了我最好的朋友云高飞。活着是罪恶,不如让我了却一切,自自在在。”

人一旦有了死心,在重伤之时心怀负面念头,生机就会不断流逝。萧奈何知道司文瀚已经活不了多久。

琴儿看着司文瀚,心中无悲无喜,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她知道,她的父亲一生罪恶太多,死是最好的归宿,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声。

生机流逝,司文瀚所有气息全部断绝。琴儿站起身子来,在怀中取出了一瓶“葬花粉”。

葬身花粉时,羽化成清风。司文瀚的身体化成了灰烬,消散在地坛。

“这事情也告一段落,不过你要的金箔不在这上篇功法里面,不知道是不是慕容沣见以前撕走的。说起他来,跟我到一个地方,有东西给你看。”琴儿表情一动刚一说道。

萧奈何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双眼微微一张,将目光是看向了东面。

“怎么了?”

“我好像察觉到了另外一片金箔的灵力波动。”萧奈何刚才执念因果了结之时,对于天地元力的感应更上一层,独有的神魂感应瞬间是变得更加敏感。

琴儿还来不及说话,萧奈何的身子就窜了出去,像是一道残影,直接冲入东面大堂。

…………

养心堂,此时外面都是重兵把守,不为什么,就在异国来使六人来的时候,冯乾龙却不来不及阻拦。

此时,养心堂外围全部被三位仙人用结界联合封住,所有大内高手、皇宫护卫都进不来。

里面,天绝尘正坐在榻上,在他上边还有十二位皇子和丞相宫良,正紧张地盯着面前的太子殿下。

“太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二皇子语气严肃,只是仔细分辨可以听出二皇子语气中还留有一分恐慌。

那是因为面对天学熙的威压造成的,天学熙在慕容沣见手下学了多年的武道,练就一身天灵境巅峰的本领。十三位皇子当中那是唯一一位修炼过武道。

“没什么?只是有事情要问问父皇而已。”天学熙脸上挂着笑意,丝毫没有任何紧张,显得十分游刃有余。

天学熙贵为太子,他的母后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势力极强,明暗之中下令严禁十二位皇子习武立功。造成这十二位皇子面对天学熙,就好像面对真正的君王一样,有些畏手畏脚。

“皇兄和这六位异国来使过来,想必不只是为了和父皇说说话吧。”天学之自从在萧奈何那里得到了天灵境的功本之后,学了武道人变得更加胆大,有了资本争夺皇位,潜移默化认为和天学熙平起平坐,说起话来也是有几分强硬。

“嗯?”天学熙微微有些诧异,他这位三弟以前可是不善言语,如今面对自己居然变得言辞凌冽。

端木建明微微踏出两步,身子立于前面,淡淡道:“天枢皇帝,你下令囚禁我们之时,和我们三国就已经是敌人了。太子殿下为了天枢免受战争之苦,可是特意和我们达成协议,只要您肯退位让贤,立太子为君,我们三国愿意和贵国百年交好。”

“大胆,你们三国的护卫刺杀皇上在先,实属不敬,按照律法必须当众处斩。”宫良脸色一凛,又疾光般看先天学熙,“太子殿下勾结三国刺客,难道您就不知道这是何等罪名?”

“老丞相,你不用吓本宫。本宫为太子,皇位就是我的,现在本宫只是提前将它取回,有何不为。父皇人老头晕,被女色所迷早已经分别不清黑白,冤枉三国护卫刺杀父皇,差点导致四国征战。你可知晓,这一切全部都是慕容国师的吩咐。”

“什么?”宫良身子一震,叫道:“太子殿下可不要冤枉国师。”

“慕容国师已经承认了,有趣的是他正和前代国师司文瀚斗法中,如今不知生死。”

司文瀚?

众人一听,脸色皆是变化。宫良也是脸色悄然大变,心中思绪万千变化:“司文瀚?他不死修炼大道走火入魔归西了吗?”

“不用多想了。”

忽然,一直没有开口的天绝尘居然笑了起来,身子微微一张,颇有几分睥睨天下的霸气,声音传了开来:“刺杀朕一事,从头到尾都只是朕在布局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