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郝丽到来/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丹正峰,云蔚雪今日已经是在丹正峰的历代先祖令牌前上香跪拜,礼成之后才算得上丹正峰的弟子。

“蔚雪,妳过来。”郭若晨招呼云蔚雪。

“师尊有何吩咐?”

郭若晨微微一笑,忽然神念一动,手中多了一本皮书,将它交予云蔚雪之后,笑道:“你和付博二人都是我新收的弟子,而且你们两个人的手中都是有仙剑。付博本来就是和我丹霞山有缘。不过妳是第一次来丹霞山,肯定不知道青萍剑的来历!”

云蔚雪沉吟了一会,看向手中的仙剑,慢慢道:“师尊,当日我本来是遇到了一道化仙级别的剑气,原本情况危险,在千钧一发之际,是青萍救了我一命。我也很想知道,青萍到底是什么来历?”

“嗯!”郭若晨点点头,露出了怀念的神色,站起身子来,看向窗外,神态轻和:“在我丹正峰上,本来是有两位前辈,这两位前辈在数百年前已经是鬼仙级别。那个时候,这两位前辈率领多位弟子在围捕妖魔之时,受到埋伏围攻。他们二人为了底下一百多个弟子,只身挡住了妖魔的围攻,给了那些丹正峰弟子逃离的时间。可是……最后还是战死。”

“青萍剑和正天剑正是这两位前辈战死之后,回到剑冢的。”郭若晨犹豫了一下,最后道:“当年我正是那些弟子中其一!”

难怪,难怪师尊对青萍剑和正天剑反应这么大,原来是恩人留下来的宝剑。

“如今你和付博二人继承这两把仙剑,绝对不能辜负这两位前辈以前留下来的铁铮铮的傲骨!付博已经是化仙,相信不用多久,他是有机会冲击化仙中期的。可妳不一样,你还是天灵境中期。我给你这一门《千机仙法》对妳很用。”

“多谢师尊。”

郭若晨笑了笑,忽然道:“妳是在修炼一门非常高深的功法吧!”

云蔚雪一听,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慌。

她修炼了《阴阳玉寒功》,这门功法乃是北南衣给她的,她之所以能够这么快成就天灵境中期,出了那颗洗髓丹外,就是这门功法带来的威效。

郭若晨修为高深,不过一眼就发现自己修炼了一门非常厉害的功法。此时云蔚雪心中有些慌乱。

“师尊若是让我拿出《阴阳玉寒功》的话,我该怎么办?作为弟子,师尊给了我如此贵重的《千机仙法》给予我这么好的练武条件,按道理我是不疑有他。可是这《阴阳玉寒功》是北南衣给我的,他对我的恩德我难以回报。我又不能将他的东西给别人,我改怎么办?”

云蔚雪不知道的是,她将北南衣的地位放在了和自己师尊对等的位置,正是如此,才会造成她现在两难的境界。

只是郭若晨似乎看穿了云蔚雪的内心想法,淡然一笑,收起手袖,道:“不用紧张,我不会抢夺弟子应有的气运。这门功法很是奇妙,它居然能让妳一个天灵境中期的修为,发挥出了几近化仙初期的威力,这种功法罕见至极,为师只是一时好奇而已。”

“师尊,我……”

“没事的,妳先下去吧,把《千机仙法》修炼一遍后,赶紧进入天灵境后期才是关键。”

“是!”

云蔚雪心情坎坷,缓缓退了下去。郭若晨脸上的笑意慢慢散退,双眼一转,“郝小友,妳还不出来吗?”

“郭掌门不用心急,只是郝丽见掌门有事,便呆在门后不敢打扰您!”

从大门后面,一道娇影徐徐而至,若是萧奈何此时在这里,必然能认出这个人就是之前和自己有过交手的郝丽。

郝丽向郭若晨行了个礼,施施然道:“郝丽刚才通知了给为丹正峰的师兄,听说郭掌门回来,才会在门前等上一等,并无意偷听掌门的话。”

郭若晨冷冷盯了郝丽一眼,这位京都第一才女脸色不变,依然保持应有的风度。

“说吧,是不是那个老仙婆有什么事情吩咐妳过来?“郭若晨散去身上的威压。

郝丽虽然神情还是如此温柔恭敬,可是手背的青筋明显是退了下去,急忙道:“师尊确实有事要和郭掌门说。不过此重大,郭掌门还需要亲自走一趟,和师尊谈一谈。”

“什么事情这么重要?为什么她不过来?”郭若晨眉头一皱。

“有关尸魔本相一事!”

“什么?本相魔?”郭若晨脸色大变,身上的威压顿时凝化起来,空气中好像结成一股股冰霜,使得郝丽身子有些轻轻颤抖。

半晌,郭若晨点点头,收起自己的灵力,道:“这事情我知道了,我会找个时间过去,夜色已晚,今日妳先留在丹霞休息一晚。”

“多谢郭掌门!”

…………

云蔚雪刚刚下去后,再经过丹正峰山脚,隐隐间听到了一丝声响:“咏怀?”

待到云蔚雪到了山脚,却见几个守卫的师兄将云咏怀拦下,态度似乎有些放肆。内门弟子一直看不起外门弟子,云蔚雪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弟弟也是外门弟子。明显这些守卫的内门弟子就有些不待见云咏怀。

“几位师兄,是不是我弟弟冒犯了几位,蔚雪在这代他向几位师兄道歉。”

“原来是云师妹的弟弟,我还以为他是假借云师妹的名声捣乱。既然如此,我们几人先走了。”

云蔚雪将云咏怀拖向后面,待到没人的时候,云咏怀忽然道:“姐姐,妳现在是内门弟子,真好。”

“你虽然成不了内门弟子,但是在外门,一样可以做到李师兄那种地位,你只要用心,说不定将来可以成为内门弟子。”

“我没事,能够成为丹霞山的弟子已经是我的大幸,不过明日我要离开这里,外门的长辈安排我到其他地方去做事,以后见到姐姐的机会可就减少了。所以在离开之前,我要见见姐姐一面。”

云蔚雪微微一笑,忽然将自己手中一道令牌交给云咏怀:“这令牌是我刚刚得到的,若遇到困难,或许这令牌对你会有用的。”

“姐姐,谢谢妳。”云咏怀看来后面,叹了一声:“姐姐妳知道吗?那个萧奈何真的来了,而且,他已经是丹月峰的内门弟子,我想不到啊!”

云蔚雪神情一动,忽然想起了今日正午那个被乾坤鼎罩住的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