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姐夫/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的伯鸿站在云蔚雪面前,看着云蔚雪苦苦坚守本心,即便是媚眼如丝也要不肯动手脱衣。

“小师妹,我虽然以情修道。若是得到了妳的身子,我伯鸿肯定不会辜负妳。到时候修真道大成,我进入鬼仙,就还妳一个身份。”

伯鸿终究还是压制不住修情道浴火,他要以情道入鬼仙,肯定需要找一个女人付诸真情。而云蔚雪正是最好的人选,现在也是最好的时机。

将云蔚雪的鞋子一拖,手中那如奶脂一般润滑的手感,使得伯鸿整个人都一震,下体的反应顿时就要翘起来!

“嗯?怎么还有人来?”伯鸿脸色难看,他明明让秋菊四个人离开,为什么现在还在这里?

“秋菊,妳们不肯听我的话吗?赶紧走!”伯鸿冷冷喝了一声,体内的欲火让他的语气中带了三分火气。

赵辉刚刚要开口拜访云蔚雪,忽然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一道叫喊声,居然还是男子的声音,不由得微微一愣。

萧奈何脸色变了一变,电光火石,瞬间从赵辉的旁边穿了过去,像是一道冷练,直接踢门破入!

“云蔚雪?”当萧奈何看到赵辉一手握着云蔚雪的脚丫子时,双眼微微一眯,又看到云蔚雪神态暧昧,顿时明白其中关键。

伯鸿见到来人是一个不认识,但是有些熟悉的男子时,冷冷道:“你是谁?”

萧奈何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是一掌拍了过去,伯鸿原本已经是近乎达到了鬼仙境界,一个化仙初期拍过来的掌势很容易躲闪的。

但就在萧奈何拍了的一瞬间,居然换了一个手势,从疾快瞬间化成绵长之势,顿时有些出乎意料,也不管手中的脚丫子,连忙就退了一步。

“臭小子,活腻了!”

伯鸿长时间作为宗门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头一次看到年纪比自己小孩跟自己动手的弟子,立马火冒三丈。原本他心中就压抑着欲火,在萧奈何抢先动手一刻时,顿时怒吼了一声,也是一掌拍了出去。

这一掌伯鸿出了五成力量,他一个化仙后期的武者五成力量已经可以横扫同一辈弟子了。

萧奈何只是看了一眼,他的第二掌是在伯鸿打出的一瞬间,仓促形成的。

“随我而发!”

两掌一抵,萧奈何连连倒退而了两步,顺手将床上的云蔚雪给抱了起来。

佳人一入怀,一股馨香的气息从云蔚雪的小嘴吐兰而出。萧奈何还好是意识坚定的人,即便娇躯在怀多多挑逗,他依然能够镇定。

倒不说他是柳下惠,而是萧奈何面对此时场景,也由不得他将注意力放在其他人身上。

伯鸿两眼一瞪,心中十分震撼,萧奈何居然接了他五成力量的掌法,心中暗暗吃惊,嘴上却丝毫不表现出来,只是冷冷喝道:“你是谁?你想对小师妹做什么?”

萧奈何扫了云蔚雪的样子,只见她两颊晕红,媚态百生,顿时面无表情道:“你就是给云蔚雪下媚药的人?”

伯鸿一听,当下暗叫不好。秋菊等人给云蔚雪下了媚药,他也是在进去之后才发现的。可伯鸿没有揭穿她们,因为一直以来他为了修成修情道的大法,一直在追求云蔚雪。一看到云蔚雪的模样,也知道机会来了,就没有追究秋菊等人。

但他始终没有想到萧奈何这个时候会带人进来,就算他记不起萧奈何是何人,面对这种尴尬的场景,他也知道不能处理好的话事情肯定不得善终。

伯鸿心中闪过了好几个念头,最后还是淡淡道:“师妹确实被人下了媚药,但并非我下的。”

赵辉一呆,慢慢点头道:“没想到云师妹真的被人下了媚药,不过伯鸿大师兄的为人我是知道的,他不会下媚药的人。”

“既然不是他下的,那他在云蔚雪的房中又如何解释?”

“我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为了帮她解开媚药,所以我要用灵力逼出体内的媚药。因为不知道这是什么媚药,我才会从小师妹的脚底中穴来检测!”不过眨眼间,伯鸿已经是找出了借口。

赵辉道:“现在云师妹中了毒,要尽快解开才是,我带她到百草堂那边看看。”

云蔚雪现在中了媚药,意识模糊,若是一直暴露在别人的目光下难免有所不妥。萧奈何快速把了她的脉搏,冷冷道:“不过是妖道上的一种下三滥媚毒,我解开就是!”

“什么?”伯鸿冷冷一笑,他虽然不知是什么媚药,但他也是检测过,这媚药确实霸道,连他要解开也必须花上一大半灵力。

萧奈何看起来也不过是化仙初期而已,倒是说大话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萧奈何没有解释,他体内的灵力非常分配,而且在丹月峰的药田中也拿了一些草药,刚好可以解面前的媚毒。

只见他左手一捏,手中的药草立马成了药粉,用灵力将药粉逼入云蔚雪口中。

不一会儿,云蔚雪脸上的潮红已经褪去,身上因为媚毒产生的青红也是渐渐消失。此时云蔚雪的呼吸变得十分均匀,看是沉睡了过去。

赵辉和伯鸿两个人看得是暗暗吃惊,连伯鸿都忍不住多看了萧奈何一眼。这个人到底是谁?这么霸道的媚药说解就解!

“云蔚雪体内的毒已经解开了,不过她的经脉因为长时间被毒药所渗侵,起码需要几天的时间休养,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事情就能真相大白了。”

就在萧奈何话音一落,跟着过来的人都纷纷渐至。

“姐姐!”云咏怀看到萧奈何怀中的云蔚雪,表情惨白,连忙问道:“姐夫……我姐姐没事吧?”

“什么?姐夫?”就在云咏怀刚刚叫完,场上几乎所有人都震惊了,这个萧奈何是云蔚雪的丈夫?不会吧。

伯鸿也是脸色震惊,随即变得平静下来,但他双眼中闪动的神色出卖了他心中的不平静!

萧奈何眉头一皱,冷冷看了云咏怀一眼,只是说道:“已经解毒了,休养几天就没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