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妳糊涂啊/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蛟龙一回外门的时候,就听说丹月峰一个新收的弟子闯入丹正峰闹事。他也只是微微吃了一惊,但并不在意。

因为李蛟龙现在修成化仙中期,已经和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不在同一个级别上。这就好像化仙的高手永远不会对一个后天灵境武者颜色看。

不过他又从门中的人得知,跟着前去闹事的人居然有他外门的弟子,顿时火冒三丈,想一定要将对方擒拿回来,逐出外门。

也就有了此时的场景,不过在李蛟龙站在丹正峰的山脚下面等的时候,已经听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心中的怒火渐渐平息。

慢慢的,李蛟龙原本不屑一顾转换成好奇。就在他看到萧奈何第一眼的时候,依稀可以感受到对方身上的仙道气息已经非常平稳。

“化仙初期居然能够做到这样?你很不错!”李蛟龙淡淡笑道。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萧奈何也不好怎么无视李蛟龙,只有道:“李师兄见笑了,我也不过是初入化仙,比不上师兄已经进入中期境界。”

李蛟龙脸上噙着一丝自豪的笑意,他以外门的身份第一个修成化仙中期,打破了宗门一千多年来的规律。即便他性子是平稳如山,可一想到此关节,心中自然是隐藏不住那股豪气!

“我也不便多理会丹正峰一事,身份有别。此次前来不过是为了一个人而已。”

云咏怀身子一震,脸色有些发白,跟在李蛟龙后面连连弯下身子不敢抬头。

“既然误会已经解开了,就此告辞。”李蛟龙扫了云咏怀一眼,轻轻的点点头:“新入天灵境,可以。”

李蛟龙这样的人物,只是有意无意的称赞了一句,顿时让云咏怀受宠若惊,同时眼中闪烁着感激,若非有萧奈何的相助,只怕他真的是无法进入到天灵境。

可云咏怀不知道,萧奈何根本没有心思想为云咏怀提升修为。若非当初遇到血魔的空间夺舍,担心云咏怀修为太低会影响自己冲击仙道,才会给了他洗髓丹。

云咏怀本来就天资平平,比萧奈何之前的肉身要优秀一点。自从萧奈何洗髓易筋后立马就爆发出了强大的潜力,现在云咏怀一服下洗髓丹,今后天赋也会慢慢提升。

“姐……”云咏怀刚想对萧奈何说一声姐夫时,萧奈何便想着李蛟龙行了个礼,从容而去,似乎并不在意云咏怀。

云咏怀脸色复杂,经过这一次的事件,他对萧奈何原先的看法已经完全变了。以前那种不屑的眼光,已经变得十分敬佩,隐约之间甚至对萧奈何有些惊惧!

李蛟龙目送萧奈何离开,脸色平静,轻轻道:“萧奈何?有意思,有意思!”说完,几个人便往着山下离去!

琴儿刚刚将萧奈何送到外面,就说道:“萧奈何,我现在刚刚进入化仙,需要点时间巩固,原本还想和你出去历练历练,看来现在是没有希望了。”

“我现在也没有什么打算,丹月峰还有些事情,我先离开了。”

萧奈何告辞了琴儿就离去,他今天才进入到化仙境界。虽然现在只是化仙初期的修为,但他知道很快就能进入中期境界。

因为萧奈何的境界实在太过稳固了,在进入化仙之前就开辟了七十二个内循环,然后度厄金丹又帮他练出了金丹模型。此时又是双生金丹,使得他一踏入化仙初期之后,立马就达到了初期巅峰,还差一线就能够进入中期修为。

“看来要找个时间冲击一下化仙中期,最好找一下天材地宝来突破这一桎梏才行!”

…………

正律院中,偌大的正堂,赵辉等人半跪在地上,站在台上的人正是正律院三大执事长老之一——秋老!

“执事大人,丹正峰云蔚雪受到同门的下毒,差点遭遇不测。我们正律院是不是要全力使用手中的资源,将这个内门毒瘤找出来?”赵辉抬头看着秋老。

秋老老态的脸上紧紧闭着眼睛,淡淡道:“此事我自有分寸,你下去吧。”

“可是……”

“丹正峰比起其他三峰还要特殊,丹正峰是正统峰脉,想要在他们身上动用资源,还得等到掌门回来。我得到了消息,因为夺旗会上出现了问题,这两天三峰峰主就会回来。到时候再请求一下意见。”

“是!”赵辉心中不解,他们正律院明明所欲中坚权利,有能力调查四峰,为什么秋老会阻止他。

虽然赵辉感觉到了怪异,但也没有指明点出,告了一声退后,就退下去。

秋老慢慢睁开双眼之后,身子一闪,直接没入内堂之后。当暗门一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此时跪倒在了地上,脸色有些煞白。

这儿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给云蔚雪下了媚药的秋菊!

“爹……”

“不要叫我爹,我没有妳这个女儿。”秋老冷眼一瞪,秋菊顿时浑身发寒,像是坠入冰窟不能自拔。

“爹,女儿也是鬼迷心窍,我追求伯鸿师兄二十年了,好不容易等的伯鸿师兄有一点松动,却来了个云蔚雪。我若不能除去她,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希望。爹,我也是我们秋家好啊,伯鸿师兄乃是宗门八百年来第一个天才,连师尊都说伯鸿师兄现在已经能够和鬼仙相比了,我若能嫁给他,他日他一当上掌门之位,我们秋家的身份就能水涨船高!”

“糊涂!”秋菊摇摇头,语气激动,不断指着秋菊,“伯鸿那个小子是什么人?没错,他现在虽然还是化仙巅峰,不过连我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这种人城府极深,妳真以为他这一次真的就这样罢手而回?”

“爹的意思是?”

秋老背过身子,脸色严肃,道:“这小子今日之所以没有将妳和其他三人供出来,是他觉得妳们还有一丝情分。否则以他的为人今日妳们一个都逃不了。非但如此,他没有追究此事本来就想占得云蔚雪的好处,二来事情暴露帮妳隐瞒过去,其实是想卖我一个人情。”

正律院执事长老的人情,甚至有些时候还要比堂堂一介掌门好用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