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风流韵事/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男子一冲进来,劈头劈脑就是对着众人大叫:“丹霞派的贼人在哪里?给我滚出来!”

谁这么大胆去挑拨丹霞派?此时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些震惊。丹霞派那是五大武道圣地之一,势力强大,可以说是十个小世界中最强大的宗门之一。

“这个人是谁?居然敢在这里挑衅丹霞派?”

“纯粹找死而已,刚才丹霞派那三个弟子才大出风头,现在居然还有人来逞强,这个年头的人都太无知了。”

“那倒不是,这个男人说不定有什么大背景。”

“有大背景也不行,在丹庭的地盘上还想闹事,那也得看看他们的脸色。”

这个年轻男子的身着锦衣,腰间束带一条蓝绿色的袋子,在旁边挂有一块双龙玉璧,双目彤彤有神扫过在场所有人。

这个男子的气息刚刚一散发出来,立马有人认了出来:“是雪竹山七星子之一的许泽,他也来了!”

雪竹山是玄幺小世界的武道圣地,和其他四个武道圣地不一样的是,雪竹山在当年天翁仙君没有消失之前,就已经是当初数一数二的大宗门。它的底蕴,几乎是五大武道圣地中的第一位。

站在远处的范景引和李鑫言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边,当许泽第一次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认出来了。当年范景引和许泽还有过一面之缘,不可能忘记这个人。

许泽的声音一落下,居然没有多少人敢出声。即便是丹庭的人此时也不出手,来者是客,只要没有动手杀人,那么丹庭是不会多加理会的。

“难道丹霞派的人都是缩头乌龟吗?连一个人都不敢出来应声!”声音又远又长,宛若天钟之音,不断撞击众人的心灵。

化仙后期武者!这个许泽居然已经成为了化仙后期了?李鑫言暗暗吃惊,当初见到雪竹山的七星子七个人,出了他们的大师兄外,其余都是化仙中期。现在才过了几年,这个许泽已经成了化仙后期。

范景引内心中的妒火燃燃烧起,脸上却没有一丝波澜。

杨武思站在远处,他一看到许泽的时候,立马暗叫不好。外人或许不知道许泽为什么在这里叫嚣丹霞派,而他们丹霞派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只因为他们不能出来。

雪竹山和丹霞派有过一段不小的恩怨,那是因为他们当代第一人伯鸿跟雪竹山另外一位天资卓越的七星子有恩怨纠缠。而且伯鸿还负了人家的,之间发生的种种恩怨事那是连郭若晨都没法调理的。

当年这件丑事外人不知道,可丹霞派老一代弟子和长辈都记得清清楚楚。杨武思一看到许泽就知道大事不好,这些年轻人的事情他可不想出来走这趟浑水。

就在所有人都开始怀疑丹霞派为什么不肯出来教训许泽的时候,一双双眼睛都悄然看向了萧奈何、宫婉清和李佩兰三个人。

许泽眉头一皱,一个转头,忽然双眼中充斥怒火,大叫一声:“程文刀,你也在这里。”

“坏了。”原本躲在暗中看戏的程文刀一见到许泽的目光,立马缩了回去。伯鸿大师兄的丑事他早就知道了,哪里还敢留在这里,连忙退了下去。

还想走!许泽冷冷一哼,身子像是窜了出去,三步一并猛地一冲,眨眼间便是一手揪住程文刀的衣领。

程文刀不过是化仙初期,而且他的仙道境界几乎都是由他炼制出来的丹药强行提上来的,哪里能够和许泽这个化仙后期相比。

只见许泽双手如鹰爪,一叼就抓起来:“程文刀,我们也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吧,上一届丹药盛典你一看到我就跑得和兔子一样快,现在还不是被我捉住。”

“许泽,你最好放开我,我们丹霞派的人都在这里,连范师兄和李师兄两位都在,你只要敢动手,肯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许泽就像是老鹰捉小鸡一样,一把拎起了程文刀。

“范景引和李鑫言?哼!当年或许我见到他还真的要转头就走,但我现在已经修成化仙后期,他们两个人不过是化仙中期,我用得着怕他们?他们不来还好,若是来一个我就揍一个。”

听得许泽语气不屑,范景引和李鑫言脸色都有些难看,各自对了一眼。徐谦很是好奇为什么这两个师兄都不肯出手,难道真的是怕了这个许泽不成。

“还不出手吗?他们两个人是丹礼峰和丹战峰的人,我知道你们丹霞派有四峰脉,每个峰脉都在互相竞争。我相信我今天教训你之后,他们两个人非但不会生气,还会拍手叫好。你如果识相的话,赶紧告诉我伯鸿那个贼人在哪里?若是不肯……”

程文刀还没听的许泽说完,一股骤寒顿时生出,许泽只是冷冷一看,仿佛就是一个视线将自己拖入了无尽冰窟之中。

萧奈何脸色平静,唯有一丝好奇,转过头去传音给了李佩兰:“师姐,妳知道这许泽和伯鸿有什么恩怨吗?”

李佩兰冷冷一笑,眼中竟然闪过一道讥讽,也是传音说道:“还不是伯鸿那个臭小子的风流韵事惹的祸,当初伯鸿还是化仙中期的时候,就和雪竹山的七星子之一紫萱有过一段风流史。那时伯鸿年纪轻轻,乃是宗门第一天才,较之雪竹山的年轻一辈几乎是冠绝首指。当时紫萱和伯鸿合作执行任务时,那女人对伯鸿暗生情愫。”

“原本两派之间的长辈都同意两人往来,毕竟这是门当户对的事情。就在紫萱对伯鸿的情意愈发强烈的时候,有一天紫萱她遇到了一次大机缘。原本是不属于同行的伯鸿,可伯鸿不知道怎么抢走了紫萱的机缘,得到了上古玄宠天马和一颗五品仙丹,似乎还有一门传承功法。雪竹山的长辈知道后大为怒火,立马找到掌门想要讨个说法,可没想到掌门将所有事情都让给伯鸿处理。伯鸿这个负心人为了这一次机缘直接断了和紫萱的来往,再也不接见紫萱。紫萱伤心成病,至今未曾出山。至此雪竹山和我们丹霞派也成了仇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