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狠毒/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奈何平静心中的震动,他和宫水琴一样,他并非什么相师,但是对于奇门遁甲可是有所研究。特别是他修习的奇书《诸天妖典》里面,就有妖星相术的记录和修行,所以他对星术也是有所涉猎。

宫水琴此时拉着许泽匆匆离开,也不愿意留在这里,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萧奈何的面前。

宫婉清走了过来,问道:“这个宫水琴好厉害,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居然已经是化仙中期了,就算是落在我们宗门里面,也绝对是天才人物,和伯鸿同一个级别的天才!”

雪竹山真不愧是老牌宗门,底蕴果然比丹霞派要强大一些。

萧奈何点点头,道:“走吧,今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再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安心等盛典开始吧!

“大哥,刚才你为什么不出手?雪竹山那个许泽明明已经动了杀心,想要击杀丹霞派的弟子,你为什么不出手呢?”就在不远处,那位青衣男子问道。

站在旁边的白衣男子盯着场中渐渐散去的人影,淡淡道:“丹霞派和之前的散修不一样,还有雪竹山那也是一个大宗门。无论如何,我们丹庭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和武道圣地合作,无论是丹霞派还是雪竹山,我们都给点面子。反正没有死人,散了吧!”

不过青衣男子不知道的是,他的大哥白衣男子在转过身子之后,眼前闪过了一丝好奇之色。别人或许不知道,可当时他们依稀看到了丹霞派那个男子手中似乎有一丝金丹道力踊跃起来。

不是一股,而是两股,就好像两股不同的金丹力量。一个仙道武者怎么可能同时发挥出两股不同的金丹道力,别说他一个化仙初期,就算是鬼仙和金仙也不可能。

当时白衣男子就是感觉到了萧奈何身上那两股金丹道力的波动,正是如此,白衣男子才一直没有过去阻止。

“难道是我的错觉,两股金丹道力?除非这个小子身上有两颗金丹,否则不可能发挥出两股金丹道力。看来是我的错觉了!”白衣男子轻轻叹了一声,随即带着丹庭的人离开了四重楼!

…………

远在丹霞派,一处阴暗的角落中,有两个女弟子站在了丛林之中,脸上梨花带雨,样子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而这两个女子的面前,还有另外一个美女。

“七师姐,我求求你了,不要将我们送入此地,我不想死啊!”

“七师姐,我们和你也是相处了十年,为什么你会这么做?”

秋菊冷冷看了这两个女弟子一眼,没错,这两个人正是当初和她一起追求伯鸿大师兄的师妹,已经是合作了十年了。

但是云蔚雪一事之后,秋老暗示秋菊放弃这两个人,她就知道肯定要有两个人来充当替死鬼。

云蔚雪再怎么说也丹正峰的弟子,而且还是获得青萍剑的拥有者。即便秋老是正律院的执事长老,也不可能一手遮天,将所有人都保过去。

秋菊摇了摇头,淡淡道:“两位师妹,你们也不要怪我啊,要怪就只能怪你们,你们跟我这么多年,都没有任何优势。修炼了这么久也不过是天灵境,你们哪怕修炼到化仙初期,有了利用价值,或许我还能救你们,可是仙子……”

秋菊冷冷一笑,不再理会,就要离去。

“秋菊,算是我们看走眼了。没想到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跟随,想要一起追随大师兄,得到他的真心,可你现在出了事情,就要将我们抛弃,难道不怕天谴吗?”

“天谴?”秋菊宛若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冷冷笑了两声,声音愈发的冰冷:“我们本来就是修行者,修行一事本来就是逆天而行。你还想要天谴?就算是被伯鸿大师兄知道了,他也会支持我这么做的。”

秋菊摇摇头,摆了摆手,忽然一道大门关了起来,将这两个女弟子关在了猛兽穴中!

不用一天,这两个人就会被猛兽撕裂。到时候她的父亲就有借口,可以说这两个人是因为害怕被掌门追究,各自离开的。

反正人都已经死了有谁会因为两个死人去得罪他们呢?

站在不远的地方,一脸惊恐看着秋菊的翁虹,她也是原先在一起的四个女弟子之一。只不过翁虹和秋菊一样,她的父亲也是正律院的执事长老,秋菊不可能害了翁虹。

走到翁虹身边,秋菊用非常冷静和轻柔的声音说道:“翁虹,我们现在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无论妳愿不愿意,我们都已经是上了船,若是我出了事情妳也不好过。”

“可是……可是她们终究是我们的师妹啊!她们……跟了我们有十年啊,难道十年的情谊说这样就给抛弃了。”翁虹眼中有一丝泪意。

秋菊面无表情,道:“不是我绝情,而是我们要成大事的、你和我都是非常喜欢伯鸿大师兄,想要得到他的真心,想要成为师兄身边的女人,那么就要绝情。别忘了,她们可是知道云蔚雪的事情,若果被捅出来,我们两个人都要受到惩罚。“

翁虹脸色还很不好看,秋菊继续说道,“不用担心了,反正我们两个人已经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面。别忘了,大师兄那是什么人?他可是要成为鬼仙的人物。不对,我父亲可是说过,伯鸿大师兄最终的目的是丹霞天顶,是要成为天顶上面老祖的人物。妳现在如果肯听我的话,将来跟在师兄的身边,作为宗门第一人的道侣,难道还会在意这两个人吗?”

此时,翁虹点了点头,好像做出了重大的决心,为了自己的将来,翁虹还是觉得秋菊说的对。为了成为伯鸿的女人,这点小私情是可以抛弃的。

就在另外一边,在丹正峰上面,郭若晨正在陪伴另外一位老人,这个人正是秋菊的父亲也是正律院的执事长老,秋老!

“秋老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啊?”

“掌门,我们就明人不说暗话,事情是这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