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怎么是他?!/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珍才刚刚出去没有多久,云咏怀便是慢慢坐在云蔚雪的面前。他此时已经没有以前要进入内门那股炽热的决心。

在前不久,云咏怀很是羡慕自己的姐姐能够进入正统的丹正峰上。云蔚雪得到了青萍剑,对于云咏怀来说,即是心中默默高兴,也是隐隐觉得很大压力。他何尝不想出人头地。

不说其他三峰,就丹正峰,几乎是所有外门弟子最大的希望。因为进入到了丹正峰,那就代表着进入了宗门的正统内门之中。成为丹正峰的弟子,这是外门所有弟子心中所渴望的。远比进入丹月峰、丹战峰和丹礼峰要强烈的多。

可现在云咏怀反而没有那股炽热的渴望,在见识萧奈何的实力之后,和丹月峰上面和不知名的高手一战让他第一次见识到了萧奈何真正实力。在逼上丹正峰连连挑战多人之后让云咏怀对萧奈何是又敬又怕!

云咏怀现在反倒是非常羡慕萧奈何,这个男人在云家的时候被人看不起,连自己也看不起他。可一进入丹月峰立马成为人上人,原来这个他这位“姐夫”也是和姐姐一样的天才。

“哎,他拿了一颗珍贵的丹药给我,我也要知足了。”想起以前对萧奈何的那种种不屑和讥讽,云咏怀脸上竟然有种红烧的错觉。

就在云咏怀不断感叹的时候,忽然发现手中微微一动,神色中流露出了震惊。因为这个时候云蔚雪的手指居然轻轻弹了起来!

“姐姐……”

“不要开口!”云咏怀刚要交换的时候,云蔚雪身子一弹,连忙将弟弟的嘴巴给捂住,示意他不要开口惊动别人!

云蔚雪神色中有三分紧张和慎重,这是云咏怀从来没有见过的。他这个优秀的姐姐,在很久以前他就十分的憧憬和敬佩,似乎天下间所有事情都无法难倒她的样子。可现在他发现自己的姐姐眼中居然有一抹担忧。

“你照顾了我一天我早就知道了,两天你过来我也知道了。”云蔚雪松开了云咏怀的口,一开口就让云咏怀十分吃惊。

“姐姐妳两天前难道就醒了?”云咏怀虽然天赋不高,但是在萧奈何当初无意中的刺激下,慢慢已经开始明白这个大宗门里面一些阴暗面。

比如他的姐姐,这一次被宗门弟子谋害,他也开始感觉丹霞派已经不像是他以前单纯认为的武道圣地!

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阴谋!

云蔚雪点点头,她绝美的脸孔上面露出了担忧之色,慢慢道:“我在两天前就醒来了,不过因为体内的灵力没有恢复得当所以就没有表露。现在我恢复的七七八八,不过刚才我感觉到伯鸿大师兄身上那一股不寻常的气息,让我毛骨悚然,所以我才会决定提醒你。”

“伯鸿大师兄?”云咏怀微微一愣,伯鸿在丹霞派的盛名不只是内门弟子圈中,连外门弟子都一直传着这位大师兄的天才之名。

在之前跟在萧奈何身边,云咏怀已经见过了伯鸿一面,但是他觉得伯鸿大师兄身上有一股无法忽视的威压。特别是在知道萧奈何是云蔚雪的丈夫之后,一瞬间暴露出来的杀意,让云咏怀差点被吓瘫了。

这个大师兄不是普通人,而他也对伯鸿十分的惧怕,就好像面对师门中的前辈一样,即便面对李蛟龙也没有那种强烈的压力感!

“伯鸿这个男人追求我已经有一段时间,这一次的事情我知道不是他做得,但是……”云蔚雪慢慢回忆起了不久之前伯鸿坐在自己的床上,脸上那阵慢慢挣扎的表情。、

这个男人,当时觉得是想要了自己。她十七年来的清白之身,差点就要交代出去。

正是如此,云蔚雪真正感觉到了伯鸿这位师兄的恐怖之处。门派中传的年轻一辈第一人果然名不虚传!

云蔚雪思忖到此地,脸上的担忧更甚。

云咏怀急忙说道:“姐姐也不用怕,想要谋害妳的两个女弟子已经被找出来了,她们已经被妖兽杀了!”

“两个?”若是云蔚雪没有猜错的话,给自己下迷药的人应该是不止两个!

这个时候云咏怀将知道的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云蔚雪一边听着,一边心中是感觉到了一股森寒的寒意!

秋菊和翁虹两个人居然没有事?听到云咏怀解释了一下,好像当日还有正律院两位执事长老出面。

“我记得这两个女人好像是正律院那两位长老的女儿!”云蔚雪仔细回忆了一下,她原本就是聪明绝顶,不过是通过云咏怀的话多加推磨,一下子就讲其中的关节都摸清楚。

云蔚雪眼中尽是霜寒,紧紧握住拳头。那两个死去的女人虽然也有份,但也只是背锅而已。秋菊和翁虹这两个女人却相安无事,居然因为正律院两位长老?

第一次,云蔚雪对这宗门感觉到了失望,“师尊乃是大能者,比我聪明十倍,既然他回来了,难道以他的能力,仔细一想推磨难道还不能揣测出其中的猫腻吗?”

此时云蔚雪愈发的烦恼,将一切狠狠压住心中的不平,睁开双眼,脸色慎重:“咏怀,此次回去之后你不要将今日的事情说出去,我现在灵力恢复不算完整,而且事情还有些未解,我会再假晕两天。也瞒不了多久了!”

云蔚雪轻轻一叹,脸色有一丝苦涩,苦笑道:“我们在丹霞派算是举目无亲,连正律院的长老都徇私枉法!师尊也不知怎么回事?到底有谁……有谁能帮助我们?”声音之下满是悲苦!

“或许他可以!”云咏怀忽然说道。

“谁?”

“姐姐不知道吧,这一次上山救妳的人,其实就是萧奈何!”

萧奈何!

云蔚雪心中一震,脸上的震惊不比刚才得知秋菊二人平安无事要小,甚至还要更甚三分。

“怎么是他?”回忆起了那个在云家诺诺怯怯的萧奈何,连在云家都不敢大声喘气的萧奈何,居然是救自己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