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强硬/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蔚雪坐在床头,门外一位丹正峰的师姐慢慢开口,只见得门后娇影轻轻一动,随即就是隐没在了后面。

“我知道了,有劳师姐!”

云蔚雪心中坎坷,她知道已经装不下去了,但是从头到尾,她故意醒过来的时间不过是一炷香。知道的人,只有正律院那位王珍,郭若晨又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这位师尊是推算出来,利用占术直接推磨而出?

不知为何,云蔚雪忽然感觉到了这位一直以来视为神仙人物的师尊,在她心中忽然变得如此神秘。在师尊的影子中,有一层层被笼罩起来的氤氲。

云蔚雪也不敢怠慢,下了床后,随意梳洗一番,慢慢打开了房门。

在院子里面,因为云蔚雪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此时院子周围的人并不多,所以没有多少人见到云蔚雪这个小师妹已经醒来了。

“师尊!”云蔚雪来到了郭若晨的院子中,在院子房门口,站着四个弟子,这四个弟子云蔚雪都认得,特备是在首位弟子竟然就是伯鸿。

伯鸿当日虽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在云蔚雪晕迷之前,这位大师兄一直都没有帮她解毒。如果伯鸿愿意的话,只要耗费一半的灵力就能够解开毒药。

伯鸿说什么要追求自己,可是在当日的表现,让云蔚雪心寒。当然不是云蔚雪之前对伯鸿有什么好感,相反,她对这位大师兄的感觉慢慢变得有一丝厌恶起来。

“小师妹终于醒了!”伯鸿负手微笑,脸上自是一番谈笑风生的样子。唯有他眼中闪烁的精光,让云蔚雪暗暗有些别扭。

这个男人似乎修为有了三分精进,身上气息变得有些凝厚,只怕离进入鬼仙已经没有多远的距离了。

“有劳担心,不过师妹要先见上师尊,请师兄让开吧!”

“是的是的,师妹请进吧!”伯鸿很有风度,将房门轻轻一推,示意云蔚雪进去。

云蔚雪也不矫情,直接就踏了进去,在经过伯鸿的瞬间,云蔚雪忽然察觉到了伯鸿脸上露出的那一股胜券在握的表情。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知不觉,云蔚雪忽然发现伯鸿真的有些危险了。以前她不相信师门里面的人会害自己,可经过媚药的事情,她也隐隐开始戒备。这些天之骄子,一旦算计起人来当真是丝毫不给面子的。

诺达的房间四周摆放这十八种兵器架子,在正中间的墙壁上面,挂着巨大的画壁,一副三千弟子练武图。

云蔚雪并不是第一次进入到郭若晨的房间,早在当初郭若晨要传她丹正峰的一些道法时,她就进来一次,也见识过三千弟子练武图。

那个时候她第一眼看到练武图上面三千个弟子,密集的黑点身影聚集在了演武场。每个弟子同出一招,在烈日之下演练,还有浩瀚的苍穹和烈日当空。这些都无一不是给韵云蔚雪一股震动。

这一次再见到这幅画的时候,云蔚雪依然可以感觉到画中栩栩如生的影子。这就是鬼仙高手笔下的墨画。即便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在郭若晨的毛笔之下,也可以将修为低下的武者给震得魂飞魄散。这就是鬼仙巅峰的高手的精神气!

“嗯?”云蔚雪第一次发现,在烈日当空的苍穹之上,居然还有一点笔墨在云层之上,“是人影吗?”

仔细一看,那一道黑点并非简简单单的笔墨,而是一道依稀可见的人影。若不是云蔚雪这一次随意扫了一眼,他还真的很难发现这一张百尺长的壁画居然有这点存在。

天上的人影手持宝剑,身着青衣、头戴金冠,而且身边有一点点金光点缀。这一刻,云蔚雪只觉得人影像是变得活了起来,从死物中复活一样。

人影一动,手持宝剑指天,再对准下面三千弟子。俯视众生,立于天地之上。而忽然间,云蔚雪只觉得人影中似乎闪烁了一下,那一点微小的人影中睁开了一双眼睛,瞟了云蔚雪一眼。

刷!

云蔚雪身子仿佛在这一点目光之下,完全被锁定,无论是四面八方,走动还是停止,她发现完全是无法摆脱视线范围。

被人一手掌握,掌握生死的感觉莫过如此吧!云蔚雪甚至发现,自己的呼吸似乎有些吐不出气来!

“蔚雪,过来!”忽然,郭若晨的声音在房后的书房内响起来,穿过了门帘,直入到了云蔚雪的脑海中。

云蔚雪在这四个字的呼唤中,忽然醒过神来,不知不觉,她的背后竟然生出了冷汗,额头上隐隐可见香汗!

再仔细看向三千弟子演练图的时候,云蔚雪忽然发现不到那云层上面的人影黑点!

“是的师尊!”云蔚雪抱着满心疑虑,此时聪明绝顶的她隐约间感到了空气中的一丝凝固!

踏入书房之中,郭若晨此时坐在太师椅上,手持先天道法工本,仔细在翻动。一见到云蔚雪进来,便是坐直身子,脸上浮起了宛若三月春风般温暖的笑意。

云蔚雪似乎在这一股笑意中,原本紧张绷直的身子慢慢变轻松起来。

“蔚雪,妳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米雪两位师姐已经死了,是畏罪潜逃进入方谷林中,被妖兽杀死的!”郭若晨第一句话,就说中了云蔚雪想要知道的事情。

“弟子知道。”

“那么,原本此事事关紧要,毕竟有违我们丹正峰的风气,也不能多追究。现在妳没事了,而罪人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我们就不要再提。以后妳就好好将精力放在修炼上面。”

云蔚雪身子一阵,聪明如雪的她哪里不知道师尊话中有话。郭若晨似乎在暗示她,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不要再追究。事关丹正峰的派风,郭若晨是不肯让云蔚雪再涉入其中。

“难道说,师尊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云蔚雪心有不甘,秋菊和翁虹所作之事她无法原谅,只能硬着头皮道:“师尊,两位师姐已经伏法,本来我是不该追究,但事情有异,难道师尊不觉得还要仔细推磨吗?”

“师尊说了,此事已经了结了,其他事情,妳不必再理!”郭若晨微微笑道,但是语调却有一分强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