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流光瞬息蹉跎河/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阎罗眼睛一眨,心中几乎不敢相信,他居然追着萧奈何,追到眼前这个地方。

众多雪白山峰连在一起,黯淡的天色和昏天暗地的雪飘。在连绵不绝的雪峰之下,有着一条条诡异的空间裂缝。

这个地方非常接近界河,是属于一处死地。阎罗已经有上千年的寿命了,也不是第一次来过这种界河死地。

“这个地方应该是月朝小世界通往无双大陆的大小界河中的小界河地带,没想到我来月朝小世界不只有千百次了,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个地方。若不是今日追着这个小子过来,只怕还真发现不了!”

阎罗一边追击一边四周遥望,可是让阎罗更无法相信的是,萧奈何居然遁入到了界河地带的裂缝之中。

血魔阎罗的脸色骤然之间变得难看之极,沉声道:“好小子,还真的是有舍命一拼的气魄,界河地带的缝隙可是有时空规则的危险。一旦进入里面被卷入到了界河深处,那可真的是永远都无法回到现实,永远被困在界河深处之中!”

别说阎罗了,相信天下任何高手都不会进入界河地带的裂缝,就算是虚神清和傲骨江山这种妖魔两道第一高手,也不敢妄意进入里面。那是连金仙都无法走出去的地方,更别说一个化仙武者!

不过阎罗还是真的挺佩服这个萧奈何,为了躲避自己的追杀,居然不惜进入到界河地带的裂缝。虽然被自己追上那就是十死无生了,但是进入到这界河地带裂缝,阎罗也相信那绝对是必死无疑。

“到底要不要下去呢?”阎罗现在心中也是十分的挣扎,不说其他的,就说萧奈何身上有天翁仙君的大秘密,那个神鼎和六品上等丹药,价值就不比傲骨江山的金身差了。当日如果萧奈何在傲骨江山那里得到了什么气运的话,也绝对不能放过的。

一咬牙,阎罗眼中血光一闪:“拼了,大不了这个小子如果潜到裂缝十里之下,我就马上退出来,不和他发疯!”

阎罗还是压制不了心中的贪念,那可是两个大高手的气运秘密,血魔阎罗绝对不能放过,不甘心啊!

“嗖!”一声响动,阎罗的身子一投,直接是进入到了界河地带裂缝之中,朝着萧奈何追去。

此时的萧奈何还在不断的超越裂缝生出,不过他在进入这条裂缝的时候,心中也是犹豫了一下,不过他仗着身上有时空符篆,有一拼的资本。如果自己真的是陷入到了界河深处的话,最多就引动符篆,直接穿梭时空。

“呼呼!”

萧奈何微微一怔,脸上流露出了一抹震惊和苦笑,“这个血魔阎罗还真的是不要命了,为了天翁仙君的宝物和傲骨江山身上的秘密,居然敢追过来。”

萧奈何摇摇头,不过脸色一正,随即是看了深处一眼,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现在已经潜入到了深处,差不多有三里的地方。

看着低下蓝色河流,还有很多奇怪的晶石附在断壁之中,萧奈何知道,这就是非常境界界河的空间裂缝了。

“界河之中有时间空间的法则运转,一旦进入其中,别说现在的话,只怕是三尺神明这种超强存在,也难以存活。只能看看这个血魔阎罗到底有多大的决心,能够追我到什么时候。”

萧奈何心中暗下决定,他知道现在的地方,已经是非常接近界河了,还真的是富贵险中求。萧奈何得到了傲骨江山一部分气运,需要经历危险磨练,才能雨后见晴!

嗖嗖!

萧奈何没有任何的犹豫,现在的他已经是寄出了造化神鼎,这一尊神鼎有七品神器的能力,在天象窟窿之中全靠它隐藏了气息避过了傲骨江山的感知。

现在萧奈何是愈发的靠着这神鼎,只希望这一尊神鼎能够再给他一些气运。

“臭小子,你还要进去!”在背后传来了血魔阎罗的呼唤声,明明他知道自己这么叫萧奈何,对方肯定是不会停下来的,但就是忍不住叫道。

看着自己沉落的地方越来越下,阎罗是心中愈发的惊惧,特别是当他穿过了七里裂缝的距离,那股让自己无法操控自身存在的气息,更是让他无法平静下来。

“你个白痴,让我停下来,落在你手中还不是死路一条!”

“只要你停下来,将身上的东西交给我,那我保证绝对不杀你!”

“别废话,当初你为了天翁仙君的秘密,居然敢对本相魔出手,我怎么会相信你呢?”萧奈何讽刺了一声。

血魔阎罗微微一怔,原来这个小子见过了本相魔,难怪他能够得到天翁仙君的秘密,原来真相就在这里。

“别让我抓到你,否则我一定将你击杀!”阎罗此时也不敢再和萧奈何废话了,这个地方是越深下一寸,就有一分危险。

忽然,萧奈何眼前一亮,身上的造化神鼎似乎是砸到了什么东西,一股气旋在此时从腹地深处传来,化成了惊天威压的气旋,不断朝着萧奈何和阎罗两个人浪聚而来。

阎罗一看到,顿时头皮发麻:“是……是界河裂缝的空间气息!”

此时的阎罗再也没有追杀萧奈何的念头,开玩笑!眼前这可是界河空间气息,只有他们两个人已经进入到了界河的腹地,否则是不会遇上的。

萧奈何无视阎罗转身逃跑,速度比刚才还要快。他现在在造化神鼎之中,不断的被界河的空间气息渗入了,已经有些意识模糊,灵力居然被克制住了,连催动空间符篆的灵力都没有了。

“真的是大难!”萧奈何苦笑,不过就在这时,他忽然眼前也是一变,不知道自己被气旋卷入到了什么地方。

只见一条蓝色波光的河流在界河深处,而他现在已经看不到阎罗的身影,只有这一条河流的存在。

“这是什么河流,怎么这么奇怪的?”这是萧奈何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随即眼前一暗,倒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