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我也是被逼无奈/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贤堂这半个月来生意不错,靠着丹霞盛典,成交量方面已经超过了以往六十年来的总和。

“不错,今年你们的年底评估肯定可以达到一等!”坐在算台的妖娆女子轻轻翻动账本,微微一笑。

站在赫连琼燕的身边是刚刚晋升执事的申鹤,还有跟在后面的朱立言。这两个人在丹药盛典上面的表现很不错,赫连琼燕和其他长老都非常满意,给予了两个人连升三级的待遇。

现在申鹤和朱立言在别人的前面站着,也是腰板直多了。

不过有时候,朱立言却是在想,如果不是当初萧奈何带来的那五品上等的碧霄草,只怕他和申鹤都没有这种升级的待遇。

“不知道萧奈何他怎么样了?”当初赫连琼燕在东方火的追问下面,没有坚守他们金贤堂万事不出卖客人隐私的宗旨,将萧奈何的消息交给了东方火。

这一件事情申鹤和朱立言都是知道,不过因为他们的等级问题,所以当日他们是没有告知萧奈何。

后来听说东方火一行人去找萧奈何算账,两派的人还打起来,直接将骊山给夷为平地。朱立言还是很担心的,毕竟他们都是来自天枢国的人。

不过也听说萧奈何在丹庭的事情,最后还被人追杀,种种事情也让朱立言愈发无法看清那个年轻的萧家公子。

“叩叩!”

一道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赫连琼燕俏丽的美眸微微一挑,随即轻声道:“进来!”

“赫连长老,外门有个年轻的公子说要见你们一面!”一位金贤堂的侍卫进来之后,将额头的汗水擦干!

“什么人?”

“他没说,不过他说只要妳见到他的话,肯定就知道了。”

赫连琼燕点点头,这个年轻人弄得这么神秘到底是什么来历?不过很快她就释然了,赫连琼燕长得是妖娆美丽,她知道在月朝小世界中,很多年轻的世家宗门翘楚都在追求自己。这么一想,只怕这个年轻男子是要来追求自己,不过今日是换了一点新招数!

“欲擒故纵吗?有趣,这些色胆包天的年轻人居然是开窍了,倒是让我十分好奇!”轻轻笑道,不过笑容中有三分的不屑,“告诉那个色胆包天的男子,只要不挑明他的身份,我是不会出去相见的!”

“色胆包天?赫连小姐是在说我?”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定音般的男音传入到算堂中。

当赫连琼燕听到这一道声音的时候,忽然是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还有她身后的申鹤和朱立言也是面面相觑,各自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阵难色!

萧奈何轻轻走了进来,随意扫了申鹤和朱立言两个人一眼,这两个人顿时犹如坠入冰库,呼吸竟然瞬间屏住!

特别是朱立言,他对萧奈何的认识比申鹤还要多一些,这个萧家遗子,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和自己还有点差距。可现在,对方一个眼神居然让自己直接无法呼吸。这种潜在的威压,就是赫连琼燕都无法给予的!

朱立言哪里知道,萧奈何在后天开辟七十二内循环,又服用了两颗六品等级的丹药,在时间河流那里修炼了近乎五百年。现在即便是只是化仙后期的修为,当说力量也已经可以和鬼仙后期媲美了。

“萧……萧公子,奴家没想到是你,还以为是那些天天烦我的登徒子,望萧公子不要怪罪!”赫连琼燕不愧是金贤堂最年轻的执事长老,不过是瞬息之间,就是缓过神来。

萧奈何淡淡一笑,若有所指的说道:“怪不怪罪,我相信赫连姑娘是最清楚了!”

赫连琼燕心中一突,她不是什么愚蠢的人。相反她非常聪明,在这个年纪就能成为金贤堂的执事长老,这种心机和手段绝对不是任何普通人能够想象的。

“萧公子是什么意思呢?”赫连琼燕装傻到底,表现的一头雾水!

“赫连姑娘,妳是聪明人,能够在金贤堂中做到这个份上,我相信妳肯定比很多人要聪明!”顿了一下,萧奈何若有所指扫了朱立言和申鹤两个人一眼,继续说道,“妳难道不知道我此次前来的目的吗?”

看到萧奈何扫向自己身后两个人,赫连琼燕也知道已经瞒不住了,只好娇声笑道:“萧公子哪里的话,只要我若是有错,萧公子尽管说就是!”

萧奈何心中冷冷一笑,当初若不是为了参加丹庭的小测炼,只怕他直接就来找赫连琼燕算账了:“赫连琼燕,不知道你们金贤堂有没有一条万事不出卖客人隐私的条约的?”

赫连琼燕脸色微微一凝,随后点点头,不过脸上的笑意渐渐退去,化成严谨:“没错,我们金贤堂是有这一条宗旨。”

“既然如此,那么当日我被临烟阁东方火一行人无缘无故追杀的原因是什么?”萧奈何反问了一句。

赫连琼燕这一下苦笑起来,如果萧奈何死在众多修者的追杀下就算了,可是萧奈何现在非但没死,反而是活得好好的。

如果是其他人,赫连琼燕只怕会暗地里动点手脚将对方铲除掉。不过萧奈何不一样,他可是丹霞派的弟子,若是动了丹霞派的弟子,只怕到时候祸患无穷。特别是这个年轻人居然在这么多的修者追杀之下,还能活着回来,不能不让赫连琼燕想到他们丹霞派是不是有人暗中在保护他。

思忖至此,赫连琼燕心中愈发的没底,最后用一种楚楚可怜,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心生怜惜的眼神看向萧奈何:“萧公子,我也是被逼无奈的!你知道,我们金贤堂虽然家大业大,但是和地头蛇的临烟阁一比,可就要逊色不少了。”

“哦?”

赫连琼燕点头如捣蒜!

萧奈何淡淡一笑,不过他的声音里面没有任何的笑意:“一句被逼无奈就能了事?妳是说得罪丹霞派比得罪临烟阁还要划算多?”

不管赫连琼燕表现得有多勾起男人心中怜惜,萧奈何就是视若无睹。现在更是扯出丹霞派来,扯虎皮这种算计他还是能做的。

只是赫连琼燕一听,直接就有些无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