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无情、有义/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仙?”宫婉清微微一愣,聪明绝顶的她此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师弟你的意思是……”

萧奈何淡淡道:“和伯鸿交手了一下,我就知道这个男人,肯定会在最近突破鬼仙。到时候他应该能够成为年轻一辈第一个鬼仙!”

如果伯鸿真的能够成为鬼仙,那么丹正峰势力做大,对于萧奈何和伯鸿之间的冲突,到时候肯定要落入最不利的地步!

一时间丹月峰的弟子都沉默下来,对这个丹正峰的弟子心生了忌惮。

唯有萧奈何很是轻松,就算伯鸿成了鬼仙,实力可以比拟鬼仙中期,按照现在的萧奈何,也绝对不会忌惮一个伯鸿。

“可惜的是,金贤堂没有得到两样炼制身外之物的材料,否则今日的情形肯定就不同了!”

若是能够炼制出身外之物,今日别说一个战长风,就算三个金仙老祖,萧奈何也有绝对的把握让他们向自己低头。而不是被逼得将丹药拱手奉上!

这个场子,总有一天是要找回来的!

“踏踏!”

萧奈何眉头微微一皱,忽然一道香风迎面而来,萧奈何就算没有抬头,也知道在身边站着的人是谁了!

“师尊让你进去!”云蔚雪轻柔的声音在萧奈何的耳边泛起,像是羽毛一般在耳边轻轻的扰动,使得萧奈何忽然生出了一丝异样。

随后萧奈何压制住心中的古怪,点点头,走入到了吕诗月的洞府。

瞧见云蔚雪的举动,朱琼微微一愣,脸色有些悲伤。这么亲密的动作,只怕她和小师弟真的有什么亲密的关系。

吕诗月站在寒潭旁边,靠着百年的寒气在恢复自己的灵力。她本身修炼的道法属于阴性,在这种地方修炼是事半功倍。

不过因为乾坤鼎的事情,已经导致她很多灵力损耗掉。在三个老祖的争锋相对之下,让吕诗月感觉到了绝对的危机!

“师尊!”萧奈何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不过人影已经入了洞府,不一会便是落在了吕诗月面前。

对于眼前这个小弟子,说真的吕诗月并没有多少了解。萧奈何在进入丹月峰之后,表现出了他极高的天赋,如今已经成就化仙中期。

而且他背后肯定有绝高的丹道造诣,他为什么能够有这一番丹道能力。吕诗月并没有多问,她也知道有些东西就算是师傅也不能问出来。

“你知道吗?在第一次你进入丹月峰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好你,因为你是丹月峰有史以来第一个男弟子,一开始我也是很排斥。”在萧奈何进来之后,吕诗月忽然自顾自说。

萧奈何知道吕诗月现在肯定要告诉他什么事情,便是安静的等待。

“可是当初朱琼的事情,虽然有些鲁莽了,但我看得出来你确实是重情重义。后来的事情我也逐渐将你当成丹月峰可以信任的弟子。”吕诗月微微一顿,继续说道,“在月朝小世界发生的事情,你帮助两位师姐逃出生天,其实我本意是不太相信。但你这个弟子,是我吕诗月在收取的弟子之中,最让我省心的一个。就算是婉清,也没有你这般让我信任。“

很奇怪,吕诗月感觉萧奈何这个人的性子和年龄根本不一样。他的性子成熟甚至不在自己之下,反而年纪轻轻的要比其他的丹月峰弟子小一些。

“六品丹药我无法保护,他日有机会,师尊一定会为你讨回这个公道。”吕诗月很肯定的语气。

萧奈何微微一笑:“多谢师尊,不过我希望,到时候讨回公道的人不是妳,而是我!”

吕诗月微微一愣,想起今日萧奈何居然一人之力迎战两位正律院的长老,不由得让吕诗月十分的相信,他一定能够成长到一个非常高的地步。

这时候,吕诗月从旁边取出了***法,交给了萧奈何:“这是另外一本鬼仙功法,是我当年经验所得,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学会了逍遥一气功,不过鬼仙道法不是万能的,你一定要好好注意一些经验!”

“我省的!”虽然萧奈何自己已经对于鬼仙之道非常的清楚,但是为了不让吕诗月担心,还是答应下来。

在萧奈何离开洞府之后,吕诗月望着这个弟子的背影,眼中闪烁了一丝精光,随后是愈发的坚定下来,手中紧握。

随后,结界启动,一切平静!

萧奈何退出洞府之后,手中攥着的鬼仙道法经验收入在怀中,正要离开,顿时感觉到了一阵清新。

“又是妳?”萧奈何眉头一挑。

此时落在萧奈何眼前的人正是刚才相见的云蔚雪,对于云蔚雪,萧奈何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

他早已经不是那个“萧奈何”,因为因果执念的缘故,萧奈何才出手帮助了对方。在丹正峰的事情,萧奈何也是出于本心救了云蔚雪一次。

不过这两次的缘故,导致了自己和云蔚雪之间的关系愈发的复杂。

他可没有奢望云蔚雪会真的看重这个所谓的夫妻名头,在他们这种修者的眼中,世俗的关系已经没有多大的约束力了。

“萧奈何……还是我,该叫你北南衣?”云蔚雪脸色复杂,忽然开口说话。

萧奈何身子微微一震,听到北南衣的名字,他忽然是想起了以往的事情,在他没有成为萧奈何之前的时候,北南衣还是一个在三千三百世界中混迹的修妖者,一举成为天妖,挑战九天众多至上高手,最后在最强的神明手上尘归于土!

“北南衣吗?”萧奈何心中暗暗呢喃了这个名字,随后是恢复了常态,淡淡道:“我现在是萧奈何!”

云蔚雪脸色一变,随即是缓和了下来,脸上的表情愈发的奇怪,像是轻叹、像是惋惜,也像是哀怨:“原来是你!当初咏怀说的洗髓丹一事,我就已经怀疑到你。皇家狩猎场中,我就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从未见面的北南衣怎么会出手相救,当初他说是欠我的。现在我终于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我是北南衣如何?不是北南衣如何?”萧奈何淡淡道,“我现在是萧奈何!”

云蔚雪一怔,下意识问道:“既然你有如此厉害的本领,以你的能力,肯定不是一天就能够成就如此修为。为什么没有救下萧家?以你的实力,挽救萧家根本不是难题。”

“这个世间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想要救,却是没有能力。另外一种就是人有能力,但是却不想救!”

“你是在说自己是第二种人吗?”云蔚雪眉头一蹙。

萧奈何转过头去,淡淡道:“其实还有第三种,人就是有能力,但是他却救不了。”

云蔚雪此时多少也有些了解萧奈何的意思,只是她哪里知道萧奈何当时根本没有救人的可能。因为他那个时候还不是现在的“萧奈何”!

一见萧奈何正要离开,云蔚雪急忙叫住:“等等,我最后问一下!”

“问!”

“你……你既然从来没有看重我们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要救我两次?”这个问题在云蔚雪的心中已经是憋了很久。

萧奈何沉吟了一会,淡淡道:“我想,救人需要理由吗?如果需要理由的话,就当我一时兴起吧!”

说完,也不再理会云蔚雪。萧奈何脚步轻轻一踏,他现在的实力,随便踏出去,云蔚雪是不可能追上的。

看着萧奈何离开的背影,云蔚雪心中苦涩,不知道自己心中到底是怎么样的情感。她所希望的是北南衣,但并不是萧奈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