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大事不好/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牛见萧奈何的目光有些不善,心中恐惧直生,连忙是躲在了罗烟金蛛背后。

唯有罗烟金蛛淡淡笑道:“算了吧,天牛也是我的人!”

萧奈何点点头,倒不是给罗烟金蛛的面子。而是萧奈何就算不给也没办法。毕竟罗烟金蛛的实力远远在自己之上,一旦翻脸萧奈何只怕是凶多吉少。

“既然是你说的,那么我和它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我他日若能够踏入方谷林,可不想再遇到第一次那种情形了。”

“不会的不会的!”天牛摇摇头,当初自己想要击杀萧奈何确实是手到擒来。

不过现在的萧奈何太过变态,一个化仙武者,居然能够追杀自己和猫妖,那种能力,让天牛一想起来都感觉到了头皮发麻。

只是萧奈何并不知道,他所说的以后踏入方谷林,只怕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在他回去的丹月峰上面已经发生了大事!

萧奈何自方谷林内层领地离开,进入丹霞派之中也不过是一个时辰的事情。可在这一个时辰之内,丹月峰发生了一件大事。

丹月峰中,原本标志着峰主的峰脉之巅的印像,此时已经化成了虚无。

原本方谷林在半个多月前发生的骚动,其他三大峰主还以为是有妖兽要进攻他们丹霞派的意向。

没想到自从当初方谷林的异向过去之后,再也没有发生什么状况。所以在前一段时间中,郭若晨下达命令,将戒备令撤销掉。

内外门各个弟子现在已经是散开了,各自开始和平常一样活动。

然而这一天,在丹正峰中的郭若晨,正在等待伯鸿的出关。他掐指一算,伯鸿也差不多要出关了,便是守在了峰中!

“嘘嘘!”

忽然,在丹霞派的天顶出现了幽蓝色的光芒,一股奇异的气息在这个时候出现。

郭若晨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从书房中窜了出来,望向天空的时候。只见幽蓝色的光芒是在南边传来。

“那个好像是丹月峰的方向?丹月峰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从云蔚雪从丹正峰中被转入丹月峰,郭若晨对吕诗月便是生出了一丝恨意。他原本和马若男达成的条件,也因此无形中取消了。

不过现在瞧见丹月峰那边有状况发生,顿时有些愣住了。

“上!”

郭若晨身子一顿,骤然是漂浮到了虚空之中,腾在峰脉之巅,遥望过去。

在他的眼中丹月峰的峰脉之巅的印像居然不见了,那道标志着峰脉峰主的标志居然消失不见了。

此时,郭若晨心中忽然一动,一个可能性从他的心中浮出来:“难道是吕师妹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印像不见了,那么吕师妹是不见了?”

随后,郭若晨连忙是下到书房之中,将宗门一件法宝仙镜抽了出来,上面有四峰之间的模样,只要发生了什么大事都能从仙镜中看出来。

“果然,吕师妹不见了。怎么回事?”郭若晨心中一震,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伤心,总之来说,作为宗门的掌门,就算和吕诗月之间有些矛盾,他的心态现在还是很复杂。

“天玄,薛烈,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不待郭若晨收起宝镜,此时薛烈和李天玄的身影已经是出现在了丹正峰。三个鬼仙强者在这个时候同聚一堂,而他们所为的一件事情全部是丹月峰的事情。

“我在丹礼峰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丹月峰中吕师妹的气息消失不见了,特意赶过来,看你拿出仙镜,只怕真的是和我想的一样。”李天玄第一眼就瞧见郭若晨手中的宝镜,自然知道这样法宝的意义!

唯有薛烈脸上挂着一丝冷笑,论起仇恨,他现在是恨死丹月峰,“肯定是了,我若没猜错,她必然是因为三位老祖的缘故,贸然冲击金仙境界,却没有成功,反而灰飞烟灭!”

果然,最清楚吕诗月的人并不是她的弟子和朋友,而是她最大的敌人。早在来的路上,薛烈已经是将各种可能性翻了一遍,唯有这个可能性最大。

郭若晨点点头,丹月峰虽然已经不受到正律院的遏制。不过因为之间面对三位老祖的天威,想必吕诗月一定会心中难以承受。为了打破丹霞天顶上面没有丹月峰老祖的僵局,或许真的是闭关冲击金仙境界了。

“难怪,差不多一个月来,我都已经没再见过她一面。若是她真的是闭关冲击金仙,那就说得通了。”郭若晨眉头一挑,“我进入鬼仙后期远比她要长,至今都没有冲击金仙的把握,吕师妹贸然冲击,只怕真的……”

话没说完薛烈却是转过头去,虽然他们是看不到薛烈的表情。不过李天玄和郭若晨都能够感觉到薛烈绝对是这一次高兴的人!

“丹月峰现在一定乱糟糟的,走,我们也去瞧热闹!”没有吕诗月在丹月峰,薛烈连最后的忌惮都没有了,直接无视了丹月峰之前提出来的要求……

和薛烈等人说的一样,在丹月峰此时已经是乱的一塌糊涂。

萧奈何刚刚踏入到丹月峰中,一股沉闷的感觉从内心深处升起。

不知道为何,看着远处不断游离的丹月峰弟子,萧奈何心中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在萧奈何身边忽然是闪过了一个弟子,萧奈何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忽然听闻一声:“萧奈何!”

“云蔚雪?”

两个人几乎是在第一时间,目目相对。

而在这个时候的云蔚雪眼中却闪过了一丝异色,或许是当初听过萧奈何的话,还有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身份,此时的云蔚雪脸上有一丝尴尬。

只是在骤然之间,云蔚雪的脸色瞬间是平复下来,变得十分的严谨:“你在这里,峰脉中出了大事!”

“大事?”萧奈何也不管和云蔚雪站在一起那种古怪的感觉,而是问道,“什么大事?”

“你不知道?大师姐已经将消息从通知令牌传出来了。”

“宫婉清?”

云蔚雪话中的大师姐自然是宫婉清,她既然已经成为了丹月峰的弟子,自然要按照丹月峰的规矩行事。不过这差不多一个月来,云蔚雪也是十分乖巧,丹月峰的人也将她融入进来。

可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又出了状况。

“好像是师尊出了事情,婉清师姐让我们丹月峰所有弟子都感觉一趟。”

吕诗月居然出了事情?她可是鬼仙境巅峰的高手,在宗门里面就算是薛烈或者郭若晨这样的强者都撼动不得,怎么可能会出事?

“难道是三位老祖因为什么事情出手?”萧奈何摇摇头,没有理由正崇光三个人会对吕诗月下手。

只能过去看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萧奈何也不矫情,和云蔚雪两个人直接赶往丹月峰顶上。

一路上萧奈何已经遇到了周音、李佩兰和朱琼,这三个人和自己比较相熟。但在这个时候她们已经没有多少意思想要和萧奈何交谈,可以瞧出她们三个人眼中的焦急。

这个时候萧奈何心中的不详预感愈发的强烈,待到他们进入丹月峰大堂之中,宫婉清的身影已经映入在萧奈何眼中。

“婉清也进入了化仙后期?”萧奈何第一眼就看得出来,宫婉清身上的仙力变得沉厚起来,依附在表面上却内敛不放。除非是化仙后期,否则是不可能有这种气息。

但是,现在的宫婉清没有任何进入化仙后期的喜悦感。她的脸上尽是沉重,此时她第一句话便是将众人都给镇住了:“师尊,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