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漫漫天泷/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师妹,小师妹妳先等等!”

“快点过来,这里已经没有多少线索了。自从一个多月前傲骨江山出世之后,我就算出来有人多少了傲骨江山的一部分机缘,只是不知道是谁!”

在原先天象窟窿之下,一处沙丘之中,连绵不绝的沙坡之后,有五个雪竹山的弟子。若是识货的人在此,必然能够认出来,这五个人分别是雪竹山的七星子:徐泽、杨宏、王熙朝、宫水琴、佘玉林。

而站中间的美娇佳人,秀眉微微一蹙,可见其怜态,让周围几个年轻的弟子一看都心思喜爱。宫水琴将自己的毛鬓微微一挑,道:“有些不对!”

“不对?小师妹妳是指什么?”

“八卦天相之中显现出来,那个得到傲骨江山一部分机缘的人似乎在附近。”

“什么?”

这些人和宫水琴都是同为七星子,而且年龄都是相当。可他们是不敢小看宫水琴,宫水琴可是被掌教称为当世三个能够窥视天相的人物。

宫水琴在这些年来推演出来的结果,都无一例外的发生。只要宫水琴说夺走傲骨江山一部分机缘的人还留在这个小世界上,那绝对是真的。

众人不敢打扰宫水琴,而这位少女正要继续推断的时候,忽然是听闻嗡嗡的飞动声音,所有人抬头一见,只见半空之中闪过了几道精光,精光之内竟然都是人影。

“这是……鬼仙,怎么回事?他们好像都是临烟阁的几位长老,那是东方火,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宫水琴微微一怔,认出了从半空中飞逝离去的人,心中有些古怪的念头。正要说话的时候,忽然是感觉到了一股莫名而熟悉的气息。

五个人一抬头遥望远处,一点黑点在面前无限放大,不一会儿,居然是从九座沙丘之后穿梭出来,露出了真身:“大师兄!”

自古以来,从雪竹山走出来的七星子,无一例外都是当世的天才人物,每一个人都有不逊色于丹霞派四大英才的天赋。像是宫水琴这样的人物,甚至在天赋方面还要比伯鸿出色。

可真正让其他六个七星子折腰的并非宫水琴,而是七星子之首。

“大……大师兄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出门了?怎么忽然会来月朝小世界的?”

“没什么,在一个多月前,我算出了月朝小世界这边有异象发生,特意来看的。没想到碰到你们几个。师尊他们现在已经赶往界河了。”

“界河?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宫水琴微微一怔。

这位神秘的大师兄淡然一笑,像是绝色容颜一般焕发出了倾城的笑意,将面前五个男男女女都看呆了。

没错,就是倾城绝色。

这位七星子的大师兄算起来年纪并不大,甚至在七星子之中是属于很小的年纪,不过是二十左右。但雪竹山向来是以修为来称呼辈分,这位师兄在前三年踏入鬼仙,还不到十八,如今实力之高连几位长老都不敢小视。

若说丹霞派有伯鸿这位天才、临烟阁有张玉霞这个鬼才,那么他们雪竹山就有漫漫天泷这个奇才。

当年掌教在山下一间破庙之中,发现了襁褓中的漫漫天泷,据说这位师兄被掌教抱回来之后,浑身焕发出妖异的精光。十几年来身子清洁无尘、一股奇异幽香环绕在身,远比那些天天洗澡女孩子都要清香。

特别是漫漫天泷面貌倾国倾城、天生艳丽,当初宗门不少人都将这位师兄看成了绝色美女。漫漫天泷的容貌甚至还要在宫水琴等雪竹山女弟子之上,当真无愧的“第一美人!”

可漫漫天泷一旦开口,充满男子气息的口吻和阳刚之意完全暴露了他自身的性别。

当然漫漫天泷到底是男是女,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不断争执中。连掌教都看不出这位七星子之守到底是男是女。还是漫漫天泷让众人称呼自己为师兄才罢休的。

“天生丽质,却有十足纯阳。若为女可让女为之嫉妒,若为男可让男为之羡慕。”只是百丽仙子对漫漫天泷的一句评价,大概意思就是无论漫漫天泷是男是女,对于被人来说都是能够成为别人妒忌羡慕的存在。

漫漫天泷扫了众人一眼,将所有人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悠悠然道:“临烟阁这是要去界河上面迎接客人。听说丹霞派丹月峰等人被逼得反出,现在逃到月朝小世界来,临烟阁的人可是很热心。哦对了,伯鸿似乎也来了。”

“丹霞派伯鸿?”

念起这个名头的时候,其余几个人脸色都是有些变化,忽然王熙朝一咬牙道:“那个贼子终于舍得出来了,当初他欺骗师姐,夺走师姐的机缘。如今他出来的话,难道我们能够坐视不管吗?”

“伯鸿既然来了,师兄,我们几个人也过去吧。我们七星子和伯鸿有着大仇,可不能不报!”

漫漫天泷微微点头,神色正然:“没错,我这里有一件法宝能够日行千里,你们快点上来,我立马将你们带过去!”

………………

话说这边,萧奈何催动体内灵力运转战神魔象的双臂,把握日月乾坤剑,朝着薛烈便是打射出去,顿时在虚空中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痕迹。

“我的神通!”薛烈睁开双眼,声音中有一丝颤抖,不知为何,他的手中忽然有些湿润的灼热感觉。

萧奈何脸色很平静,可在场所有人都不知道,萧奈何的体内已经耗费了不少灵力。若非有度厄金丹的灵力不断补充,在萧奈何灵力损耗之后里面填补上来,只怕这一下他已经倒下去了。

“为了杀你,我故意隐藏能力,无论是和伯鸿一战还是挑起你们的矛盾,这不过是要将你引出来。我特意破掉伯鸿的道心,使得你对我心生忌惮,恨不得杀了我才会亲自动手。可你哪里知道,早在一开始,我已经做好的完全的准备击杀你。”萧奈何将一口浊气吐出,身子微微一颤,指着薛烈,冷声笑道,“这界河上面,就是映射你死状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