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震惊/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在不久前,云家里面很多人几乎都忘记了萧奈何这个人物。但在今日,萧奈何的声名顿时回来,不过不是以前那种弱小前辈的声名,反而是成了一个强者的存在。

“我之所以能够晋升为天灵境,还是因为萧哥给我的一颗神丹妙药。”

“神丹妙药?”

云念慈等人微微一愣,若说在云家中最瞧不起萧奈何的人是谁?那绝对不是云寒柏,而是云蔚雪的弟弟云咏怀。

能够让云咏怀心甘情愿这么崇拜萧奈何,怕是萧奈何有什么高明的手段。

“停,我回来只不过是想要拿我之前留在房中的一卷佛经,听现在是云公生负责的家事,所以我过来问一下。”萧奈何打断了他们的话,很是不耐烦。

云公生微微一愣,连忙说道:“可你之前那间房中根本没有留下什么佛经,应该是说……里面没留下你的东西啊!”

当初萧奈何什么身份,几乎和云家一些高级小厮差不多的身份而已,哪里有什么钱财买五品,全部是靠着云家随意分配下来的。

萧奈何这样是着相了,他没有习惯以前这副身体的身份,所以一时间是没有推想到这些。

“不过如果是说你留在萧家的东西,或许应该是收到了朝廷监管局那边,倒不如进皇宫问问。”云念慈忽然想起什么。

她隐隐之间感觉到了萧奈何和新皇之间有些联系,要不然新皇刚刚一登记,就将萧家满门封为忠烈。若是之间没有联系,说什么云念慈也不相信。

“也是,那我就到皇宫一趟!”萧奈何倒没想过通过正常的手段进入皇宫。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潜入皇宫,根本没人能够阻拦。

“家主!”

就在此时,云家的传唤下人急忙是走到了门口,在云念慈耳边说什么,还偷偷看了萧奈何一眼。

“还真的是瞌睡一下就来了枕头。”萧奈何听力何等敏锐,一下就听到了这个下人在云念慈耳边说道,皇宫里面有人来传唤自己。

看来自己进入云家之后,肯定是被皇宫中的耳目听到,这个消息绝对是在第一时间传到了天学之耳中。

“既然如此,我便随他们过去,正好我也要进去,省得我浪费时间。”

云念慈脸色古怪,在她的认知中萧奈何一直都是那种谦卑怕事的模样,如今因为实力的变化,形成一股气场,即便是面对皇帝都没有这种压迫感。

不只是云念慈,还有周围云家中人,他们知道萧奈何连云寒柏这样的天才都能够直接一招击败,在他们的心中萧奈何几乎是成为了家主一样级别的人,此时大气都不敢出。

站在外面的人萧奈何倒不认识,应该是天学之身边的人。此人一副八字奸角的模样,站在萧奈何面前,连忙是一抱手:“萧先生,在下是陛下唤来的,是有事情请您入宫,不知您此时有没有时间?”

“带路吧。”萧奈何也不废话,径直坐在马车上面。

武鸣乃是御前带刀侍卫,一身实力已经达到了天灵境初期。他此次是被天学之叫来的,要请萧奈何进宫商量大事,而且再三吩咐自己一定要用最大的礼仪来接待萧奈何。

一开始武鸣还不煞其事,以为萧奈何不过是云家一个普通的入赘子弟,后来听到丞相也要让自己好好接待萧奈何,不能怠慢,这才让武鸣觉得奇怪。

“此人看起来也没什么特殊,为什么陛下要将众多耳目安插在云家之中,一直守着这个萧奈何的消息?不过我有些感觉,此人身上的气血已经非常平稳,不像是一个有武道修为的人,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丞相和陛下这么看重他,莫非是什么大文豪?”

武鸣这个御前带刀侍卫虽是天学之的心腹,不过终究年轻,又是没有修炼到位,哪里知道萧奈何现在成就仙道,已经是内敛气息,几乎做到了返璞归真。

一个是仙,一个是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云家大门之后,云咏怀此时被人迎了进去,而云念慈刚刚一进去,便是听到了云寒柏一丝吼叫,在叫嚣什么。

“咏怀,你此次下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那萧奈何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个问题不单单是云念慈想问,就算是周围的云家人,包括云巧倩、云公生等人都是很好奇,萧奈何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居然能够一招将云寒柏给打败。

“萧哥他现在不是武者。”

“不是武者?怎么可能?刚才他明明这么厉害,一下子就将寒柏他们丢出去,废了他们的修为。”云巧倩声音尖锐。

云咏怀扫了她一眼,他在丹霞派磨练了这么久,早就将锐气给磨掉了,在体面上的功夫可以说做到了滴水不漏:“自然不是武者,因为他已经是仙者。他和姐姐一样修炼到了仙道境界。”

“什么?仙人?”

云念慈、云公生和云巧倩等人面面相觑。他们虽然是京都世家,但并不是那种古老世家,家族中有老祖修成仙道的存在。

当年慕容沣见成就半仙,直接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连云念慈都要畏惧的存在。

如今萧奈何和云蔚雪居然能够修炼到仙道,那种震惊简直是让众人又惊又怕。

惊的是云蔚雪成就仙道,云家中有仙人了。怕的是萧奈何居然也是仙人,特别是以前安歇对萧奈何冷嘲热讽,天天欺负他的人感觉到了恐惧。

云寒柏那样的天灵境后期,放在朝廷中立马就是一方大将军,居然在萧奈何手下撑不到一招,可见是何等恐怖。

“还好,云蔚雪成了仙人,就算萧……萧奈何成了仙人,想必要看在云蔚雪的面子上面,肯定不会和我们一般见识。”

“是啊,他是仙人了,怎么会和我们过不去。”

“最多以后躲着他就是,否则他一发怒来,谁都无法保住我。”

云咏怀暗暗冷笑了一下,不过想起以前自己也这样对萧奈何的时候,不由得是感叹了一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啊!”忽然,云巧倩娇声一叫,掩嘴道,“那我现在要不要将房间让给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