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此事万万不可/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股声音传来的时候,精风也随之戈然而止。

然后,整个大殿里面一股股流动的灵气瞬间是汇聚起来,形成了一道道八卦形态的五行阵图。

阵图之中,有一种斩断一切,目视为空的味道。

强大的灵力、威压在此时显化出了实体的形态,正是一个人影。人影退散周身的黑色气息,立马是化成了真人。

“元白鹭长老,你终于是来了。”傅海念头一动,立马是发现场中这位忽然出现的人就是三长老元白鹭。

元白鹭长在那儿,距离萧奈何不过是咫尺一般的距离,两个人身上隐隐露出了一丝气息,居然是慢慢纠缠在一起,好像神魂交手一样。

这不是萧奈何想要这么表现的,而是这个元白鹭一出现,立马是将浑身的威压内敛成一线,丝丝缕缕遍布整个大殿,化成了一道寒流,向着萧奈何身边流淌而去。

这股威压是神主境初期的层次,远远超越萧奈何。

他萧奈何不过是神真境中期,被这股寒流卷中的话,立马就要道心破掉,全身修为散破,陷入万劫不复的后果。

“元白鹭?元白鹭?难道他就是元惊云的父辈吗?肯定是了,我在天机台上面推炼了一下,也推断出了元惊天有一个父亲,肯定是他了。没想到这个人一来就暗中表现出要除掉我的念头。”

萧奈何何等聪明,瞬息之间就将前前后后的事情给联系起来。

他将云惊天打得入定,无法恢复神态。就算是神主境的巨子,也很难破掉。除非精通左门幻术,擅长打破十万种变化真幻的能力,才能够让元惊天恢复正常。

他元白鹭虽然是神空境初期,不过萧奈何这下子也明白了,这个元白鹭绝对也破解不了他留在元惊天身上的“明镜种子”,特意来找自己麻烦的。

“这位宗门前辈,我们似乎还没有见过面吧,难道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要致我于死地,莫非是小子有什么对不起你得罪你老的事?”

萧奈何强自运转四修神念,将元白鹭逼入进来的威压全部挡在外面,虽然吃力,不过他知道元白鹭肯定不会真的动手斩杀自己。

他萧奈何现在又莫闲掌教的精纯神念,一旦元白鹭对自己动手,立马就要陷入不义。萧奈何占据了“大义”,元白鹭却没有。

“白鹭,你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和一个小辈过不去的?”

傅海双手轻轻一动,立马是将元白鹭身上这股威压散去,原本大殿之中一片浓重的气氛,在这一手挥动之下,全部是化成了虚无,进入平息。

元白鹭脸色漠然,在此时听到傅海的声音,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很快将自己放在萧奈何身上的注意力,尽数收回来。

“只是听到了宗门里面有捣乱的外人,所以我特意过来看看。”元白鹭双手一拱,行了个礼。

可在场的几个人,都已经瞧出了其中的一丝诡异,他们都是聪明人、老狐狸,只是短短之间的发生状况,立马是猜测出了萧奈何和元白鹭有什么矛盾。

不过一个是神真境中期,一个是神主境初期。一个是外来的普通人,一个却是衍天阁高高在上的三长老,这两个人的身份、地位、实力、修为差距太大,为什么会发生什么矛盾?

正是如此,连傅海这个老辣椒,此时也感觉到了一丝古怪,心中不断的琢磨演算,却无法猜测出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冲突和矛盾。

“可不是啊,这三个人都是奉了莫闲掌教的神识,投入我衍天阁之中,之前和邱云龙发生的事情,全部是一个误会。”

魏秀谷微微一笑,做起和事老来。

“哦?”

元白鹭收入心神,他在外面已经听到了刚才这些人的对话,自然了解了事情的前前后后。他之所以对萧奈何动手,确实想要先斩后奏,破掉对方的道心,给自己的儿子报仇。

不过想到自己儿子身上那怪异的无念无我状态,元白鹭又不敢动真格。一来他担心萧奈何可以解掉元惊天身上的幻术,就不敢下重手。

可二来,元白鹭又知道宗门里面还有掌教在,掌教是神主境巅峰的巨子,必然对元惊天身上这股幻术念头是手到擒来,所以在一时间又想杀掉萧奈何。

所以,进退两难的情况下,元白鹭才会以这种方法对付萧奈何。

“莫闲掌教确实是我们衍天阁一位宗门前辈,不过那也是上万年前的人物,他们怎会有莫闲掌教的神识,不可信。倒不如将他们擒拿下来,让我刑法殿好好询问一下。”

元白鹭动了动手,身上虽然没有流露出一丝杀意,可他的话流露出了的味道,却远比杀意还要可怕。

只要萧奈何落入元白鹭的手中,只怕什么结果都问不出。就算萧奈何有莫闲掌教的精纯神识,也无事于补。

“这元白鹭还真的是狠心,此人额骨高突,鼻梁玄高,双眼之间间距小,肯定是奸恶之人。此人怕是动了私心,想要了却私仇,对宗门的事情并不关心。”

萧奈何神色微微一动,将元白鹭的想法是在心中仔细推拿了一下,立马是领悟出了这个元白鹭的想法。

他萧奈何还真的没有猜错,元白鹭本来对莫闲掌教就么没有太高的归属。元白鹭在衍天阁之中出了命斩空,对这种没有实在的宗门前辈名头,更是没有任何的在意。

只要萧奈何落在元白鹭的手中,这个人说什么也要将萧奈何折磨到死。

“不妥,莫闲掌教的神识绝对是伪造不了的,这事情必须让我们一起来解决,你刑法堂管教的是宗门里面的人,还是不要越线。”

魏秀谷眉头微微一皱,他和元白鹭本来就不是一线的人,一个是倡导战争的以暴力行事的元白鹭,一个是以儒文仁义行事的魏秀谷,这两个人都是不同的流派,各自之间早就有这不小的冲突。

“是吗?难道我刑法堂还要你儒文堂过问是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