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供奉,执事/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要有人在的地方,永远都少不了八卦,少不了麻烦。

“只是没有想到,韩真姬和祖蓉这两个人,来衍天阁就是为了躲避麻烦,却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种事情。”

萧奈何摇了摇头,颇有些意料不到。

他前面几个儒文殿弟子都在议论,比不上儒文殿的人弟子就是修炼了无上的儒学文术,就有极高的休养。

相反,一个人如果文化底蕴越高,他的思想就会越灵活,超乎常识限制。就是这样,这些儒文殿的弟子不但不会闭口不言,反而会不断议论,开放自己。

这几个议论的弟子,都是神真境级别的真传弟子,在衍天阁之中也是有着很高的地位。

衍天阁的数百万外门弟子,仙道内门弟子有近百万,而神真境的真传弟子却只有一百零八个,神空境的核心弟子却不到二十个。

现在的萧奈何并不是真传弟子,更不是核心弟子,他是一个外来的执事,这个身份比起真传弟子好一些,但比起一些核心弟子,却略有不如。

“赵无量这位供奉踏入神空境也有百年,不过他也只是神空境初期,听说那两位新来的供奉,可是神空境中期啊,他们还能讨得了好吗?”

“那你就不知道,据说赵无量请来的两位供奉,实力不在新来的两位女供奉之下,他们可是从丹神殿那边请过来的。”

“儒文殿的事情要丹神殿来管?这赵无量供奉也太过分了吧?”

“没错没错,再说那两位新来的供奉也是女人,赵无量他们难道就没有一丝羞耻心吗?”

议论着,周围那些弟子反而是愈发的愤慨,对赵无量产生了强烈的鄙视。这些人修炼道法读书读儒,说不得文化道德造诣高,对“男女”直接的礼仪也是有着极高的看法。

现在赵无量他们三个男的居然去欺负两个新来的女供奉,他们哪里会不气愤。

不过气愤归气氛,这五个人全部都是衍天阁供奉的级别,而在场这些人最高的也就一个执事的分身,大部分还是真传弟子和内门弟子,惹不得供奉。

神仙打架,他们这些小鬼还是少管闲事。

萧奈何眉头一挑,知道今天要来找韩这件、祖蓉二人已经是有些横生枝节了,胡玉沙进去之后还没出来,看来是吃了闭门羹。

“少不得我也要进去一趟了。”

萧奈何念头一动,身子一转,虚化成了一股精烟,朝着儒文殿内堂中走去。

他的数百个记忆种子里面,就有儒文殿弟子的记忆,萧奈何虽然是第一次来此地,可一进入这里,就好像是在逛自己的后花园一样,来去自如。

萧奈何踏入神真境巅峰,气息内敛到了一种极致,三重真身也发挥到了极致,一进去内堂,踏雪无痕。

除非是修炼到了极致的神空境巅峰,否则是很难发现萧奈何的。

萧奈何走入儒文殿的内堂之中,路经几个院子,也没有人拦下他。他一旦踏入儒文殿之中,其他人都会觉得这个人也是他们儒文殿的人。

韩真姬和祖蓉两个人身上的气息很好认,不用天机台来推断二人的踪迹,萧奈何很快就能够找到二人的位置。

“两位师妹,赵师兄这厢有礼。”

隐隐之间,几道模糊的声音是传入萧奈何的耳朵,周围有一道禁制立下来,萧奈何一见,便知道这是神空境的手段,不过这种手段的禁制对萧奈何来说如同儿戏一样,想要破解轻而易举。

萧奈何现在的左门之术里面,无论是结界、禁制、幻术、相术、风水等等等等,都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尖的行列。一走出去里面就是宗师中的宗师,连神主境的巨子都未必有他这种造诣。

如若不然,元惊天被萧奈何下了幻术种子之后,元白鹭和傅海两个人也不会这么束手无策。

韩真姬和祖蓉身着儒文殿供奉的白色袍子,在各个殿堂之中,从执事、供奉、长老、殿堂长老都是有专属的衣服配饰。

这儒文殿中的供奉,就是身着白色袍子,衣袂之上印有儒文六瓣花,正是儒文殿供奉的象征。

其实萧奈何作为执事也有专用的衣服,他在进入神战殿之后,邱云龙就已经吩咐下去。虽然邱云龙和王尚达这两个人对萧奈何很是看好,不过其他人可不知道这两位长老的心思。他们只是想要给萧奈何一个难处,所以萧奈何进入神战殿都好几天来,连专用的执事衣服都没有送来,就是要拖点时间给萧奈何煞煞威风。

只是萧奈何从来都不在这种事情上面纠缠太久,自然不会在意。

“韩真姬、祖蓉这两个人在外面都已经活了上千岁,也是个老江湖了,怎么连这些宗门的纠纷都处理不好的?”

萧奈何暗暗说了一句,他一进神战殿之后,就不断有人要给萧奈何找麻烦。他也很是简单,直接将这些人拒之门后。

其实这不怪韩真姬和祖蓉,她们二人虽然都是老江湖,可从来没有投靠过大宗门,自然不知道宗门里面的三三九九流之事。

而且她们二人进衍天阁,也是抱着不得罪其他人,想要做到左右逢源。

可接下来几天的一堆麻烦事情,也让着两个人巨擘感觉到了头疼,对之前的想法是彻底后悔了。

这不,今天的好脾气彻底被人坏了,而坏了她们脾气的人正是不久前被她们轰走的赵无量。

“赵无量,赵供奉,你不该叫我们师妹的。我们二人虽然都是新加入儒文殿的供奉,不过也知道在衍天阁之中,一切身份都是靠着修为实力来称呼辈分。你虽然在衍天阁之中是老资格。可你现在还是在神空境初期,你应该要称呼我们二人为师姐才是。”

祖蓉也恢复在往日那种大大咧咧的脾气,赵无量这个人在她的眼中,就好像是一颗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软硬不吃。

“哈哈,我们儒文殿倒也是以修为来论辈分的,既然如此,我便叫妳们二位一声师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