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强权/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人!

而且来人的实力十分强横。

萧奈何神识微微一扫,忽然一种灼烧般的刺痛直接在他的念头之中产生出来,退了一步,放眼过去,却看到泉方整个人被砸成了血膜,奄奄一息,神魂就要消散。

“小南,我用明镜止水的神通将你隐藏起来,你趁机吸收泉方体内的空间世界。”

小南的身子微微一动,便是窜到了萧奈何的肩头上面,原本萧奈何现在吸收掉泉方的体内世界,肯定要受到众人的注意。

不过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就放在了来人的身上,此时趁机吸收掉泉方的体内世界,正是最好的时机。

丝丝丝……

一丝金光裂开,小南张开嘴巴,一股吸收力无声无息的出现开来。

同时萧奈何将幻术神通的神光笼罩在了小南身上,隐蔽气息。

一人一兽前前后后不过一个照面的时间,便是将泉方奄奄一息的神魂空间吸收掉,萧奈何的神识可以捕捉到泉方的体内空间里面居然有诸多的药草,甚至超过一半都到了绝品一等。

“好家伙,这么多绝品一等,我若是你炼制出绝品丹药之后,要粉碎虚空绝对是轻而易举。”

饶是见多识广的萧奈何,此时看到这么多的绝品药草不断的进入小南的体内空间,他几乎都要兴奋的跳起来。

神道之下是九品药草,而神道之上便是绝品等级的药草了,萧奈何现在吸收的这些药草,绝对远远超过了他如今修为的能力,一旦炼制出来,那就是至上境巨枭都要抢夺的丹药。

这一次小千世界之行,最大的收获不在龙脉,而在于这泉方的储物。就算是五大圣王所有储物,只怕加起来都不如泉方的十分之一丰富。

不一会儿,小南便是吸收干净,连忙是窜入到时空世界里面,萧奈何按捺住狂跳的心脏,运转出如来佛力,将自身兴奋的情绪恢复都了平静。

就在他刚刚恢复镇定的时候,忽然一艘巨大的金舟撞入到整个虚空之中,在地心内世界里面轰破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金光闪烁,这搜巨大的船只居然是漂浮在半空之中,宛如天空之城、人类奇迹!

“这是‘太乙金舟’……难道是无双宗的人?”

就在此时,任公明的声音传了出来,明显有一阵紧张。

无双宗这‘太乙金舟’实在是太有名了,在无双大陆上面,几乎任何一个宗门都知道此物的存在。

可以无视空间法则,穿梭各个世界,横破空间,绝品六等的道器,绝对是无双大陆上面的第一道器。

‘太乙金舟’长达一里,可以同时容纳数十万大军,仿佛通天宝塔,各种极光不断在金舟之上绽放出来。

一股悠长的锐气,从太乙金舟之中穿破出来,进入冲入地上,打破整个天香城!

“居然是无双宗?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四大宗门的高层骤然是骚动起来,说起无双宗,无双大陆上面没有任何和一个人不忌惮的。

即便是四大宗门的各位掌教,见到无双宗的旗号,都要忌惮三分。

此时无双宗最强大的道器打破小千世界,出现在地心内世界里面,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有一种心灵被狠狠揪住的感觉,无法呼吸,就要破灭掉。

“不知道是哪一位无双宗前辈大驾光临?”

星尚行压制嗓子,原先对付泉方那威风八面的气场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仿佛是变成了一只温驯的小猫,战战兢兢!

就在此时,虚空之中一片静穆,忽然一种从九天之上的威压直接是碾压下来,化成了无尽的流光,不断的压制。

一股股威压几乎是将在场所有人都给压垮,一些修为不够的人,甚至在心中产生了一种顶礼膜拜的念头。

轰隆!

“好强大的威压!来人的实力远远超过了泉方,起码是至上境二重的巨枭了!“

萧奈何眉头一挑,他体内的三种本源之力不断盘旋,运转开来,将笼罩在萧奈何身上的威压直接化成了虚无,所以他不同于其他人那样虚弱。

踏踏!

这时候,太乙金舟之中慢慢走出了四道人影,人影闪烁这四个人前前后后走了出来,一层层幽光不断的笼罩起来,数不胜数的神念在虚空中波动起来。

当着四个人走出太乙金舟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有一种感觉,面前这四个人是站在世界之巅,掌控天地无极的人物。

带头者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大约二十多岁,头戴青冠,腰间墨绿的腰带上面有一条条光纹,居然是一件绝品道器。

这个带头者浑身上下的青光融合在了一起,他一个人的威压,就足以碾压在场任何一个人,甚至在场所有人加起来,都远远不如此人。

“您无双宗的邢东阳前辈?”星尚行看到此人,忽然惊讶道。

邢东阳神态惫懒,唯有一双深沉的眼睛,不断的转动,轻轻扫过星尚行的身上,使得对方忽然有一种置信的感觉。

“你认识本尊?”

此人的声音就好像一种真言,虽然不如萧奈何的‘无尽真言’,不过萧奈何确定此人肯定是修炼了一种绝品的真言道法,而且修炼到了骨子里面,任何话音,都能够融入真言,产生言灵!

“前辈乃是无双宗副掌门,无双大陆上面几乎无所不知您的威名!”

此时星尚行微微是拍了拍邢东阳的马屁,若是论年纪,其实这邢东阳还要比星尚行少上千年,可对方实力超强,已经是至上境二重的巨枭。

在修行界之中,以实力来尊称辈分,所以星尚行称呼邢东阳为‘前辈’,对方绝对是受得起的。

“哦?你是……”

“我是无双宗星日谷的掌教星尚行,他们是衍天阁的任公明、萨满教的刑月、追日……”

“没听过!”

邢东阳忽然打断了星尚行的话,神色漠然,似乎天下间所有人事情都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此时在场四大宗门的掌教和高层,皆是忍不住脸色一白,青红交加!

【作者题外话】:感谢书友闫生山的塔豆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