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耻辱/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堂堂四大宗门的掌教,都是无双大陆上面一流宗门的顶尖人物,站在各个领域的巅峰。

任何一个一流宗门,起码掌控了二十个城池这样的大宗门。居然被邢东阳说不认识、没听过,而且配合邢东阳一种莫名的真言之力更让人信服,这样比打杀他们还要可怕。

只要任公明他们四个人修为不够、道心不强,立马就要本心失守,修为瞬息倒流,永远都无法冲破神道,虚空重聚!

“呵呵!”

这四个人干笑了一身,这邢东阳这么说,他们四个人根本不敢反驳,因为此人身上依稀笼罩出来的神念波动,实在是太强了。

萧奈何猜测这邢东阳的实力起码是到了至上境二重,虚生心电的能力!

还有的是,在邢东阳背后的三个人,其中两个人的气血也十分的强横,差不多在泉方这种层次,都是达到了至上境一重!

还有另外一个人……

“嗯?居然是他!”

看了一眼,萧奈何忽然是认出眼前第四个人的身份,这个人正是当初萧奈何在小世界的地宫里面,遇到的那个强大的神念分身。

当初地宫之中的神念分身,是从很久以前留下来的,已经达到了神空境巅峰。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人的实力肯定更进一步了。

“将中令!”

萧奈何脑海中忽然是出现了这个名字,这个将中令就是当初派遣神道使者到十个小世界的人,也是封印十个小世界的神道气运的幕后黑手!

“果然是他,而且他的实力已经到了神主境巅峰!”

将中令似乎是感觉到了某个人的念头,忽然转过头去,不过此时萧奈何已经是将自身的灵力收了起来,化成了虚无,就好像一个透明人一样,根本就感觉不到。

“他果然是忘记我了,不过也是,当初我在地宫之中遇到的是他很久以前留下来的神念,而且当时的我还没有突破仙道,远远不如此人,在他的心目中那个时候的我就是蝼蚁般的存在,自然兴不起此人的兴趣。”

嘘…………萧奈何轻轻嘘了一口气,神识变得愈发的清明。

现在无双宗的加入,情况已经变化了。龙脉肯定得不到了,不过萧奈何得到了这么多的草药宝贝,特别是泉方的储物世界,这才是最大的机缘。

“我们追杀泉方这个叛徒,来到小千世界之中,而且这个小千世界现在就由我们无双宗接手了,你们若是没事,就速速退出去!”

幕飞翔踏了出来,身上流淌着一层流光,至上境一重的神念波动不断的盘旋,使得在场所有人都有一种无法超越的念头。

一句话,四大宗门的掌教顿时脸色大变,还有李康、傅江恒和薛晴音等人,他们虽然年轻狂妄,但也分得清楚,眼前这些人已经远远不是他们能够想象。

这四个人联合起来,已经足以毁掉任何一个一流宗门,若是留在这里,这才是最危险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行告退了!”

星尚行声音微微一落,忽然是施展出了一道符篆,一下子就闪烁开来,各种血色流光转入到了星日谷一行人身上,就要飞出去。

忽然,罗绝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这符篆不错,可以炼制成绝品道器,留下来吧!”

声音刚刚一落,罗绝眉间顿时是飘出了一颗神念,这神念在虚空之中变得强大起来,化成的一只无形大手,红光闪烁的那一瞬间,顿时将星尚行这张符篆给剥夺过去。

一种冲击的力量一下子就撞在了星尚行体内,神魂几乎要被捏碎。

这符篆是他炼制出来的法宝,几乎要成为本命法宝了。星尚行花了两千年的时间融合下了心血,已经是隐隐有一种要成为绝品一等的道器。

一旦这符篆成为绝品道器,那么四大宗门掌教排行,他绝对是第一!

现在,罗绝说抢走就抢走,硬生生的在神魂深处之中抢夺过去。

只见到罗绝神念一挑,眉间的灵光窜入到了符篆之中,顿时是抹去掉了星尚行留下来的神识。

那神识被抹去之后,这件宝物立马成为了无主宝物,而且星尚行感觉到了神魂几乎是被撕裂开来,罗绝这种手段无异于将自己留在外面的神念分身直接给撕裂,带给自己的绝对是重伤。

星尚行倒退了两步,脸色虚白,心中顿时有些滴血,他这一下子被罗绝弄得实力倒退,几乎发挥不到之前的一半实力。

“师弟,这符篆就给你的,它叫星日天圣符,你好好淬炼一下,可以成为一件很不错的绝品道器。”

罗绝双手一弯,便是将这符篆放在了将中令的手中,将中令也不客气,直接是收入到体内空间。

“多谢师兄。”

前前后后这对师兄弟抢夺别人的东西,就好像是喝一碗水那么容易,那么平常,仿佛这种事情他们经常做的样子。

星尚行脸色苍白,被人抢走了辛辛苦苦炼制两千年的神器,他简直是生死不如。

更何况四大宗门的人都在此,还有他的弟子也在这里,星尚行有一种被人扒光衣服,丢人到家的感觉。

“怎么?我就让你送我师弟一件宝物,你也不同意吗?”

罗绝神识锁定,一种死亡的恐怖忽然是涌上了星尚行的心头。

“不……不敢,我们这就走……”

星尚行喘了一口气,连忙是后退开来,连恨意都提不上来,几乎是逃跑一样,将自身的力量卷入起来,带着星日谷的弟子便是消失在地心内世界之中。

金三武和门派中的人面面相觑,连忙道:“前辈,我们也告辞了!”

不过有之前的教训,金三武不敢轻易动用出自己的法宝,连忙是带着自己的门下中人,化成几道流光,破空而去。

现在,留在现场的人就只有衍天阁、萨满教还有神乐佛尊一行人了。

幕飞翔脸色一冷,冷冷喝道:“你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我无双宗的话你们听不懂?”

刑月神色一白,压制住内心的恐慌,说道:“前辈,我们之前是为了小千世界的龙脉……”

【作者题外话】:感谢书友泰米尔的塔豆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