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演算,震惊/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定是玄机子了,这个老家伙在我没有重生之前,已经是至上境四重了。现在我从将中令的记忆之中,也看出来玄机子已经踏入五重境界,血肉至圣。”

萧奈何将将中令的记忆消化之后,已经是完全的将将中令记忆、道法领悟全部收归起来。

虽然将中令不过是神主境后期,不过对方的人道领悟可比萧奈何的还要精湛,吸收将中令的道法经验确实非常有用。

天机台在他的头顶上面不断的漂浮,释放出来的光芒已经将自己的命数天机全部屏蔽起来,现在任何人都算不出萧奈何的命数了。

天机台本来就是超越天道,推演天地太宇的道器,起码也是绝品八等的道器。

玄机子虽然厉害,但也是至上境五重而已,想要勘破天机台的屏蔽,是不可能的。

这位玄机子就是无双大陆上面的超级巨枭,无双宗第一高手、太上长老。他在很久以前,萧奈何还没有完全重生,那个时候他还是北南衣,就曾经和玄机子干过一架。

现在回忆起来,玄机子的厉害萧奈何还隐隐约约有些记得。

“我现在可要小心了,不过我现在已经成就巅峰巨子,几乎能够和天道抗衡了,可以运用不少天机台的能力了。”

之前的萧奈何没有粉碎虚空,实力依然在天道掌控之中。为了屏蔽天劫,萧奈何尽量使少用天机台,而且每一次使用都会控制能力。

现在就不一样了,他成就巅峰巨子,粉碎虚空圆满层次,连天劫都不怕了,就算是动用天机台的大部分能力,也不怕天道惩罚。

当然萧奈何在神道范围之内也不可能将天机台的所有能力都开发出来,毕竟一件绝品八等道器,起码也要虚空重聚,而且到了至上境七重甚至八重才能够真正开发所有能力。

当初那位拥有天机台的天机老人,就是修为不够,无法完全动用天机台的所有能力,反而是遭遇天劫,命数残缺,三魂不定,反而是蒙受了诸多灾难。

最后天机老人才会放弃天机台,故意将天机台让断空盗走!后来断空也无法真正掌控天机台,使得一生命运多舛,最后死在将中令的手中。

若非萧奈何无意间进入到断空地宫里面,他也不会发现天机台。

“不说这些,我现在已经粉碎虚空,达到了巨子巅峰层次,不过还没有渡过神主天劫。如今正好是雷云季节,我就撕裂虚空,到外面去面对神主天劫再说。”

萧奈何念头一动,便是窜了出去,直接朝着数千里外的空间撕裂过去。

龙脉气运已经散出,小千世界和外面世界的禁制结界很快就要消失,直接和无双大陆同化,萧奈何也不用特意去找衍天阁的人,一起离开。

他现在刚刚进入神主境巅峰,一身气血还压制不住,太过引人注目了,最好先别接触人才是!

…………

无双宗密室,天地秘境之中,山水纵横,林间交错。

哗哗哗的瀑布洗刷一道人影,玄机子从瀑布下面跳了出来,身子微微一抖,忽然一股热气从体内喷射出来,将周身的水球全部化成了浓浓的水雾。

不一会儿,玄机子的眼中的神光一闪,整个秘境之中的天地一下子就变化开来。

原本山水相交的天地,一下子就变得黑暗起来,整个秘境仿佛是进入到地狱之中,无间地狱!

“小将,不会让你白白死掉的。不过那个人虽然远远不如我,我要杀他几乎不用动用吹灰之力,只是他的身上似乎有什么法宝,居然能够屏蔽天道天机,将我的推演之力全部给屏蔽下来,果然了得!”

玄机子走了出去,原本老态钟龙的他,走出这个秘境的时候,居然焕发出了生命力,仿佛返老还童,化成了真实的,变成了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年轻人。

此时玄机子的身上所有生命力就好像是春天一样,吹过的春风,直接将周围的树木衍生过来。

只是他的眼中一片死气,虽然将中令死了,可玄机子就好像不生气,谁都不知道此人的心中想法到底是什么,只见他走了出去,整个秘境一下子就关闭起来。

“那到底是什么法宝?是天道级别的法宝?只怕是绝品道器,而且还是六重甚至七重的道器,否则我的推演之力不会被割断的!”

玄机子微微沉吟了一会,便是将一丝力量注入到了虚空之中,忽然是衍生出了一颗光球。

光球仿佛是包含了无上的力量,将整个无双宗的力量包含到了里面,忽然天地之中便是裂开了一道裂缝,将整个密室之中的一切全部掩盖起来。

而且玄机子身上的力量一下子就从生命力到了死气的转换,忽然浑身的神念不断的升腾,一种强大到难以置信的力量在他的周身上边不断的衍生出来。

“天地无极!”

倏地,玄机子眼中的精光一下子就从虚空之中点射到了光球里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只有几个呼吸的时间,远在小千世界的邢东阳忽然脸色一变,连忙是站在原地。

身边那几个同伴似乎是感觉都了副掌门的样子有些奇怪,微微想了一下,立马是发现了什么。

“太上长老?”

邢东阳的声音微微一颤,随后身边那两个同伴一个颤抖,脸上都是震惊,看向邢东阳的时候,愈发的古怪。

怎么太上长老这个时候会传音过来的,难道有什么事情不成?

“将中令死了!”

玄机子第一句话,就是如此。没有任何的隐瞒,赤裸裸的说出来。

不过邢东阳听完之后,浑身颤抖,一开始他是愣住的,不过在回过神之后,心中一股寒意一下子就涌动出来。

“怎么……怎么可能?将中令他刚才还和我们在一起,怎么会……”

就在此时,邢东阳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抬起头来,看向天际的星云,整个夜空一片静谧,唯有一片片黑压压的星云不断的移动之中,双指一点,似乎演算到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