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6章 误会,调戏/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令闻。”

从另一道虚空裂缝之中走出来的人影,赫然就是当初和萧奈何有过一段小恩怨的周令闻。

当初的周令闻为了自己的侄子,特意是去找萧奈何麻烦,原本以为要将一个小子拿下来,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可没想到对方的实力非但不在自己之下,甚至隐隐约约已经超越过过了自己。

按照力量,周令闻虽然称不上是创世主之中的第一人,不过也是七重境界里面的中坚份子了。

却没想到依然不是此子的对手,周令闻还好最后是心思活跃,和萧奈何交了个好,付出了‘大造化丹’。

不过现在在这里见到萧奈何,周令闻一开始也是觉得有些吃惊。

“早在萧圣子进入到内堂之中,我就知道萧圣子的身份了。”

周令闻微微一笑,似乎是传了一点念头到了谈末然的脑海中。

谈末然神色一动,脸上的笑意是略显惊讶,隐隐约约,还有一丝不服的样子。

“创世主?没想到你也是创世主,而且还瞒过了我的感知,我还以为你的道侣才是真正的创世主。”

他说的这个道侣,自然是误会了纳兰容的身份。

背后的纳兰容微微一愣,随后脸上一红,不过那一丝红艳在一瞬间就消失不见,直接消失不见了。

纳兰容静静的看着萧奈何,她和萧奈何虽然是有恩怨的,不过自从萧奈何抓了自己,也没有怎么伤害自己。她知道萧奈何封印自己的力量,是要来克制火罗王,不过看得出萧奈何的心思、性子都是上上之选。

不但如此,这萧奈何还是传说中第二位三修圣子,很有可能是太古时期三界霸主‘圣’的转世。

这样的人物,若是放在神界之中,也绝对是神界子弟里面佼佼者,还是属于前三的存在。

“三修圣子,三修圣子?我可听说过,在太古时期,圣作为第一个三修圣子,统治三大道界,震慑五界,成为三千三百世界之中的第一人,连神界都撼动不得。”

谈末然微微一笑,不过此时他的话锋一转,略显的有些凝化,“不过那又如何?圣最后还是消失了,就连不久前圣之秘库都被人挖出来,里面的宝物都不知道被抢到哪里去,死后照样被人盗了墓!”

“那又怎样?你今天就是过来和我说这些么?你们丹庭虽然势力大,不过你代表不了整个丹庭,就算是代表得了整个丹庭,你觉得我会害怕不成?”

萧奈何漠然说道。

他连天下有雪都敢算计,抢走对方的‘飘雪人间’。

刚才萧奈何甚至在算计超天大圣,因为他只要有‘飘雪人间’在,就有足够的力量和超天大圣对抗一番。

谈末然不说是八重境界,顶多就是一个半步八重的创世主。

萧奈何现在只是肉身境界没有积累到八重境界,但是他的经验、神魂、力量已经足以和八重初期的巨枭搏杀了。

“好大的口气,不过我说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算是传说中的三修圣子,也不是万能的,也是会死的。”

萧奈何双眼一眯,他身上虽然没有一丝灵力波动,站在那里古井无波,似乎稳如太行山,可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他体内隐隐的神力波动:“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不算威胁,我今日过来其实主要还是为了这个姑娘。”

谈末然语气一转,目光一下子就放在了纳兰容的身上,脸上露出了春风一般的笑意,“姑娘,妳若是有心的话,离开他,来我丹庭,妳就会知道,这世界上只有真正的力量才算得上实力。”

说了半天,没想到谈末然居然只是因为纳兰容来和萧奈何挑衅而已。

连萧奈何都微微有些变了下脸色,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眉头一挑。

纳兰容也是愕然了,立马是反应过来,这谈末然简直是色胆包天。

不说纳兰容不是萧奈何的道侣,就算纳兰容真的是萧奈何的道侣,当着面去调戏一个创世主的道侣,除非是超天大圣那种人物,否则天下间还没有人敢这么做。

连周令闻都不得不佩服谈末然的勇气。不过他是知道,谈末然确实有这个本事去挑衅。

“谈长老还是这个老样子,色心未死。”周令闻皱了皱眉头。

在丹庭上层之中,没有人不知道谈末然的性子,这个谈长老对于女色有一种极其强烈的贪欲,这和他修炼的双阴双修道法是有关系的。

丹庭里面不少人都知道,周令闻底下有一个庞大的后宫,佳丽美女数不胜数。

当初谈末然甚至敢当着面打白狐、云蔚雪的主意,现在来打纳兰容的主意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不但如此,在天道彤出来的时候,谈末然甚至是在打她的主意。所以才有刚才和天道彤叫价,接机搭话的一幕出现。

“萧奈何,你怎么说?”

纳兰容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真的是好笑,她堂堂一个神界子弟,居然被三千三百世界里面一个修者示好。

这算不上什么,在神界之中给纳兰容示好的人并不在少数,最主要的是谈末然将自己当成萧奈何的道侣,还是当着面挑衅。

那一瞬间,纳兰容忽然是心中一动,有种想要知道萧奈何的想法的冲动。

萧奈何面不改色,修炼到了他这种境界,渡过两世的人,已经是心如古水,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在打动他。

就算他现在知道白无机死了,只怕也不会有任何震惊。

“哦?我只是想知道谈兄你想怎么做?”

“我想怎么做?我今日不过是来和这位姑娘一声,若在丹庭永远会敞开大门欢迎妳的。在此之前,未请教姑娘芳名。”

“我?”纳兰容微微一笑,好像是唯恐天下不乱,“我叫纳兰容。”

“好一个纳兰容,人如其名,纳兰容若、雍容文雅。”谈末然卖了一下文采,就不再说话了,而是露出一丝深沉的笑意,带着周令闻便是出了厢房。

【作者题外话】:感谢书友乐看天天、芝艳和一叶轻舟的塔豆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