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8章 不止如此/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堂之中一片震动,不过是一瞬间发出来的声音,仿佛是虚空里面无数的刀剑碰撞起来,发出非常尖锐的声音。

“请!”

梁思行神色不变,手中的请帖就好像生出根一样,紧紧的被他握在手心里面。

随后,这大堂里面的声音停了下来,一股清风顿时是扫过去。

萧奈何就是这样淡淡然然的坐在上面,居然一动不动,甚至连任公明等人,都看不出萧奈何有没有出手。

而梁思行原本十分的稳固的手掌,忽然是出现了一丝变化,居然震动了起来。

那原本伸出来的请帖,居然被梁思行震出了手掌心。

不对,并不是被梁思行震出去的,而是被一种强大的吸引力,摄取了一下。

梁思行毕竟是创世主,天下顶尖高手,不可能连一张小小的请帖都握不住。

“嘶!”

此时,梁思行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知为何,他就感觉手中的请帖忽然好像是便的沉重起来,有一个大世界一般的重量。

那种承重,足以压垮天下间任何创世主。

梁思行猛的抬头,看了萧奈何一样,他手心死死的放出一股引力,虚空里面的气流一下子就崩裂开来,就要将被震出去的请帖,重新收回来。

“请帖我已经拿到手了,请告诉正君子,他和漫漫天泷的决斗,我一定会过去的。”

就在此时,萧奈何的声音忽然是从虚空里面传来。

原本那还在虚空漂浮的请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落入到萧奈何的手里面。

而原本那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也在这个时候化成了虚无,什么都没有了。

不知何时,梁思行脚下的板砖全部都裂开了,这些板砖都是神级金沙做成的,就算是一般的至上境高手,都无法裂开。

不只是梁思行脚下的板砖,连靠近他的柱子上面,也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缝。

“怎么……回事?”

不只是梁思行,连同皇姐、玉壶清都是神色大变。

好像刚才一切,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他们两个人明明看到梁思行和萧奈何正在抢夺震出去的请帖,可在下一刻,这请帖已经是落入到萧奈何的手中,而且萧奈何还淡然的坐在椅子上面,似乎一步都没有走出去。

能够在一个创世主手中抢走任何东西,这种神通,绝对不简单。

连玉壶清看向萧奈何的时候,眼中都不可遏制的出现一丝震惊和深深的忌惮。

“虚幻神通,幻术手段,萧圣子不但专修三种大道,没想到还开辟出了虚幻神通。在下心服口服!”

梁思行毕竟是创世主,看到这里来,怎么会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给萧奈何行了一个礼。

这一次,梁思行再也没有刚开始那种跃跃欲试,甚至隐隐的不以为意,眼中只有深深的尊敬而已。

任何高手,都会得到梁思行的尊重。

“雕虫小技而已,不足挂齿。”

萧奈何淡淡一笑,便是将请帖收了起来。

可他的话在玉壶清那边听来,却流下了一丝冷汗。

萧奈何刚才施展出来的幻术神通,居然他都中招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如果萧奈何真的要对他们三个人痛下杀手的话,绝对没有人能够活下来。

原本玉壶清忌惮的是萧奈何背后的刘秀,对于萧奈何虽然也是有一些注意,可也没有觉得萧奈何可以和自己相提并论。

可现在看来,萧奈何的实力,只怕不是自己想到那么简单,而是真正超过了自己原先的预料。

“那我和主人,在三日之后恭迎萧圣子的到来,告辞了。”

“任宗主,送客!”

“是!”

任公明带着这三个人,一路送下了山。

回来之后,大堂之中已经有另外几个人,薛行风和李文章都在场。

“他们走了吗?”薛行风问道。

“走了。”

“萧长老,你真的要参观那正君子和漫漫天泷决斗?”

李文章忽然是问道。

“没错,这两个人毕竟都是八重巅峰的高手,他们的对决,或许可以给我一些感悟,特别是那漫漫天泷,此人我一直都算不来。我也想知道,他修炼的到底是什么道法!”

当初漫漫天泷说过,他修炼和萧奈何一样,是六界奇书之一。

妖界奇书和巫界奇书已经被萧奈何修炼了,而且神界奇书还在白无机那里。

那么剩下的魔道奇书、人道奇书还要异族奇书,不知道这漫漫天泷修炼的是哪一种。

或许是上个纪元天地留下来的本源奇书也说不定,就好像萧奈何现在修炼的佛道本源。

虽然不能真正称之为六界奇书,但和六界奇书也是相当的地位了。

“我听说过正君子此人,他在祖神世界之中经营了上百年,人们都说他是天才中的天才。八重境界,九次雷劫。而且做事甚为君子之风,真的是一心为人道着想。他曾经发下宏愿,希望人道之中人人都是龙凤,人人能够修炼成神仙,将人道化成九天神域一般的仙界!”

李文章眼珠子一转,将自己查探的一些资料全部翻了出来。

“这一次决斗的话,肯定会有很多人过去观看,那正君子这么希望扶持人界新秀,说不定很多熟面孔会出现呢。”

萧奈何微微一笑,他的笑意之中多出了三分的深沉。

…………

离开衍天阁时候,玉壶清、皇姐和梁思行一行人是踏上了回归之路。

过了一个多时辰,梁思行站在界河东边,向着玉壶清抱拳:“玉先生,我就此告辞了,希望三日之后,玉先生也能够前来观看。”

“哈哈,一定一定的。正道友可是千古难得一见的奇才,而那漫漫天泷又是横空出世的高手,这一场大战,绝对是非同凡响,我若是不到的话,那就真的是太过可惜了。”

“好,告辞了。”

“后会有期!”

梁思行身影一闪,在天际的红晕之中淹没不见。

只留下玉壶清和皇姐二人在界河水波上面。

半天,等梁思行消失之后,玉壶清忽然是轻轻一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