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7章 居然是他/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奈何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丹庭天主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将自己抓过来,直接来见自己。

要知道,现在的萧奈何已经是到了九重巅峰,而且在四中大道运转之下,就算是君永夜、北松阳这样的高手,都没能在萧奈何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和上风。

反而是在丹庭天主的手下,轻轻松松的就将萧奈何整个人都给移动过来了。

就不知道在中央大陆上面,有没有人发现自己。

龙先生肯定是会察觉到异样,毕竟萧奈何和龙先生用神识沟通的时候,被丹庭天主强行打断,龙先生怎么也能够猜出一二来。

“不知道丹庭天主,将我带过来,所为何事?”

萧奈何小心翼翼的提问着,脸上十分的淡然,心中却很戒备,体内的穴窍之力,都在不断的斗转,只要丹庭天主做出任何一点事情,萧奈何都会在一瞬间做出反应来。

这丹庭天主的眼睛里面,一丝光芒不断的闪烁起来,好像星星点灯,传出了一种十分美妙的感觉出来。

而流转在萧奈何的眼中,却让萧奈何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萧奈何本身就曾今踏入到超越至上境的无源境界,对于本源合一是十分的熟悉,看到丹庭天主的眼睛表现之后,立马就知道什么,脸色微微一动。

这丹庭天主并非是什么神念分身,也不是什么身外之物,而是真真正正的本尊。

“我听闻刘秀身边有一个三修圣子,我推算了一下,就推算出你的身份来。你继承了北南衣的衣钵,得到了的‘诸天妖典’乃是六界奇书之一。说起来,当年我见到的那个人,他也是修炼‘诸天妖典’,成就天妖。”

说到此地来,丹庭天主的眼睛又是一转,在萧奈何身上停留了一下,随后便是放到了旁边去。

但是萧奈何听到这里,心中猛的一动,虽然丹庭天主没有仔细说明这个人是谁,但是萧奈何能够猜想出来,只怕这个人就是上一世的自己,也就是北南衣。

“奇怪,我记得在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的,难道什么时候见过一面,但是我没有注意,被我忘记了?”

萧奈何仔细想了一下,将自己前世的记忆搜索起来,一面一面记忆之墙翻过,摇摇头,确认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丹庭天主。

如果见过的话,萧奈何肯定会忌惮。这个丹庭天主都已经是本源合一的高手了,四界之中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没有理由不记得才是。

“你不用紧张,我这一次见你也不过是有点兴趣而已。我真的要对你不利的话,你现在就不可能安然的站在这里了。”

丹庭天主似乎是瞧见出了萧奈何心中的戒备,不由得笑了一声,语气微微变得平淡起来,好像一股魔力,在引得萧奈何放松下来。

“那倒也是,本源合一的高手,可以说是天上天下无敌了,几乎没有人能顾战胜无源境界的高手。不过我也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如果你真的要对我不利的话,我也只能够奋起反抗了。”

萧奈何摇摇头。

自从萧奈何一进来这个奇怪的空间之后,丹庭天主身上就浮现出了一种非常恐怖的神威,似乎可以将任何人的神魂都给挤压掉的压力。

这就是本源合一的厉害,萧奈何就算在神魂、意识方面不害怕,但是身体还是本能的做出了一种反应——我不是他的对手!

“有点意思,当初我在一方世界里面见到你的时候,你可是连我的神念分身都敢挑战啊,怎么现在反而这么畏手畏脚了。你的气势呢?”

丹庭天主微微一笑,两手一拍,做出了一种懒洋洋的姿势来,若是不知道丹庭天主的身份的人,看到这种举动,都会绝对丹庭天主没有什么礼仪。

但是落在萧奈何的眼中,丹庭天主的一举一动里面,都蕴藏着各种大道。

难怪花相、君永夜、盘灵子等人都想要在他的身上得到晋升的秘密。

这个丹庭天主确实有他绝对的秘密。

“一方世界?”

萧奈何听到此地,神色怔了一怔,忽然恍然,立马是闪烁出了一丝惊讶:“难道你就是那个……天尊?”

这事情还是以前萧奈何跟着衍天阁和其他无双大陆上面那些宗门子弟,到一个一方世界里面,最后发生的某件事情。

那个一方世界,其实就是被一个强大的存在,动用了什么道法,直接包围起来,形成了一个独立的世界开来。

就好像如果萧奈何现在愿意的话,也能够勉强动用自己的神通,将整个无双大陆用一种秘法给包裹起来,形成一个独立空间,让无双大陆和外面世界无法沟通。

但肯定做不到天尊那么彻底,完全隔绝,甚至连进出都只有限定的条件而已。

“当时我在一方世界之中遇到了一个叫做天尊留下来的神念分身,厉害无比,当时我就知道这个天尊肯定是不逊色于我天妖时期的实力。却没有想到,居然是此人,是丹庭天主。”

原来,一方世界里面出现的那个天尊,就是丹庭天主。

一方世界被隔离开来,形成一个独立的世界,起码是有几万年的时间了。

也就是说,这个丹庭天主起码是活了几万年,是从远古之中生存下来的,和洪家老祖的岁数差不了多少。

这样的远古大神,萧奈何两世为人,居然都不知道。

“居然是天尊阁下,不过当时我们各为其主,和你的神念分身短暂交手,也是迫不得已。”

萧奈何知道丹庭天主就是天尊之后,心中是越发忌惮起来。

他对丹庭天主为什么将自己带来这里,和道出了自己的身份,十分的不了解。

这天主,从头到尾都没有按照常理的规则来,越是看不透此人,萧奈何就越是忌惮此人。

“当初我也接受了你的一丝意念,太古圣、北南衣、释迦的衣钵传人,我真的很想试试看,你到底是到了何等的境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