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更 祭祖/名门盛宠:军少,求放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陆明泽打完电话,陆拂桑对自己的婚事有了新的认识,简直是发生了质的飞跃,光送嫁都有百十人,那其他方面呢?还不得更壮观?

她无比的期待了。

她虽不虚荣,但嫁人这种事,作为女人,就没有不希望自己的婚礼盛大而美好的,都想要个独一无二、终身难忘,如此才不负最好的年华遇上那个他。

陆宗信带人走了后,陆家就只剩下几个女儿家和佣人,尤其是西院,就陆拂桑自己,于是,秦烨赶来陪她,没有岳父岳母在,他更如鱼得水。

陆拂桑可不想被他撩的上不去下不来的难受,所以,故作好奇的缠着他问婚礼上的细节,秦烨如何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但看破不说破,纵容的由着她。

两人说来说去,最后话题就说道了婚纱照上。

婚礼的事,秦烨可以一手操办,不让陆拂桑费劲受累,但拍婚纱照,他一个人可办不了。

“要不就不拍了吧。”陆拂桑并不多看重这事,“你又不喜欢拍照,我现在这样子,化妆什么的也不合适,高跟鞋都穿不了,拍出来也不好看。”

秦烨却不同意,“一辈子就这一回,爷哪一样都不愿少,你放心吧,我让小七去安排,尽量不累着你,爷想留下这段回忆,等咱们老了,还可以拿出来看。”

闻言,陆拂桑就叹道,“老了再看婚纱照,那不是成心找刺激吗?”

秦烨虎目一亮,“媳妇儿放心,爷再老,宝刀也能出鞘,用不着看婚纱照找刺激,再说,你在爷眼里永远都是最美的,不管是年轻还是年老。”

陆拂桑不被情话打动,反而无语,“秦四爷,你能不精虫上脑的瞎想吗?我之前那话的意思是,人生最悲哀的事莫过于英雄末路,江郎才尽,美人迟暮,等咱们年老了,再看着年轻时的照片,难道不觉得难受?”

秦烨挑眉,“还有这说话?”

“难道你觉得不对?”陆拂桑反问。

秦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当然不对,江郎才尽也许是别人对自己的期望太高了,写出一部经典,难道还能部部就都是经典了?一旦超越不了,就被人说江郎才尽,那是嫉妒,还有英雄末路,真正的英雄就算走到末路,也能绝地反击,就算赢不了,死也会死的光荣伟大,那又有什么悲哀的?就像项羽,死也不肯过江东,难道你觉得他很悲哀?爷觉得他一生很轰轰烈烈,堪称英雄,至于美人迟暮嘛,爷觉得那都是些喜新厌旧之人的推诿之词,像爷,爷就绝对不会,爷喜欢你现在的模样,几十年后,爷照样会爱慕你脸上的皱纹,不管过多久,你这张脸在爷眼里,都是盛世美颜,无可替代。”

陆拂桑幽幽的道,“秦四爷,你口才越来越好了。”

秦烨故作沉思状,“可能是吃媳妇儿的口水吃太多的缘故吧。”

“滚……”

“呵呵呵……”

拍婚纱照的事还是在秦烨不容置疑的坚持下,定下来了,江小七接了电话后,就马不停蹄的去操办了,全班人马都是最顶级的配置,据说拍摄阵容堪比冲击国际电影节的级别。

这些都是后话。

眼下最火的莫过于陆家祭祖的事。

陆家回俪城祭祖的事,在雍城和俪城都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尤其是俪城,祭祖是大事,尤其是陆家这样繁衍了几百年的大家族,就更是引人注目了。

陆家自然也重视,从很多天前就准备,虽没刻意宣扬,但到了清明那天时,还是惊动了不少人,媒体更是闻风而动,全程参与了拍摄。

蓝钻国际娱乐自然更不会放过,关系户啊,被安排在最好的位置不说,还被允许近距离的跟着,甚至,陆明泽还愿意在镜头前露脸,对一些祭祖的风俗做了详细的描述,让好奇的众人大饱耳福。

拍摄的视频还上了当天的国家级新闻,在网上更是火爆,稳稳的霸占了热搜榜第一的位置。

陆家人一时都因此自豪不已。

陆家的声名也再上一层楼。

陆拂桑自然也观看了视频,那些古老又带着些神秘的习俗,那些一板一眼、一丝不苟的规矩和礼仪,都让人心生敬畏和动容,当仪式开始时,气氛莫名的就变得神圣而庄严,让她都敛下随意的心思,变得正经起来。

陆家的祠堂,陆家的祖陵,都在这次的祭祖视频里得见天日,也着实惊艳震撼了所有的人,一座座沉寂无声的墓碑,一个个肃穆的牌位,诉说着陆家几百年的历史和辉煌,这是无人可以取代的底蕴和骄傲。

当陆宗信亲手捧着从雍城带回去的牌位,颤巍巍的摆进祠堂里时,陆拂桑都忍不住红了眼眶,隔着屏幕,都有种身在其中的激动,而视频里,陆宗信老泪纵横,陆修璞和陆修玦也哭的不能自已。

这是几代人的等待和执念,终于在这一天实现了。

以前,陆拂桑对此还有些不以为然,可现在,她觉得当初的自己对认祖归宗的看法太浅薄了,这更应该是一种信仰,每个陆家人不该淡忘的信仰。

还好,那时候她没置之不理,这才有了今天的感动。

而让她更震动的还在后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