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勾引书生的妖女,进屋还爬床了/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确定人生目标的叶久久,晚上在石头上,刷了好半天的微博,甚至百度了不少追男攻略,显得非常有干劲。

结果就是第二天一早吃饭,所有都惊呆了……

她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裙下摆很短,露出白皙修长的腿,正面看都没什么,只是后侧的腰,几乎全部裸露在外,长发垂肩,走路的时候,自是风情万种。

叶久久以前看惯了顾华灼演戏,顾华灼最出名的几个角色,都是祸国倾城的妖妃设定,她模仿过。

勾引人什么的,自然是手到擒来。

“师公、小师叔,早啊!”她又坐到了韩君迟身边。

少女身上柔软的气味无孔不入的往鼻子里面钻,韩君迟往边上挪了挪位置,呼吸有些急促。

她穿得这是什么东西。

露腿又露腰的,真是……

“早啊,这一大早就穿得这么漂亮。”成大春笑道,“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

这边是山上,叶久久平时都是帮忙修复古画,工作枯燥乏味,她有时候裹着个睡衣就出来了,特意打扮的时候,极少。

“女为悦己者容嘛。”叶久久单手托着下巴,就那么直勾勾盯着某人。

“我吃饱了!”韩君迟猛地起身,直接往外走。

“啧——豆浆都没喝完,太浪费了。”叶久久咋舌。

然后某人当着众人的面,端起了韩君迟喝了一半的豆浆,砸吧了一口,舔了舔唇边。

“怪甜的!”

尚未走远的韩君迟耳朵又一次红了红。

众人傻了眼,这算是当众调戏吧。

成大春看着自己外孙落荒而逃,倒是大笑出声,自己这外孙年少成名,导致他性子比较闷,遇到叶久久这种进性格活络的,自然是招架不住。

不过看到他这样,倒是分外有趣。

**

叶久久今天只需要处理一幅画,忙完之后,她就往一侧的画室走。

韩君迟正伏在一张很大的案台上作画,他手中握着一只精细的狼毫笔,笔尖裹墨,细碎的阳光从一侧木质窗花投射进来,就连他侧脸细碎的绒毛在阳光下都分外诱人。

指节劲瘦,苍白隽秀。

案边放着青铜香炉,细烟从炉嘴中缓缓溢出,笔直而上,庄严肃穆。

将他衬托得带着一点仙气。

一股子难以言说的禁欲美。

叶久久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偏头看了一眼,居然是一副《海棠美人春睡图》,初稿已经完成了,正在进行后面的精工细描。

他此刻正拿着笔勾描着美人的云鬓。

“小师叔,美人图啊。”她声音甜腻。

韩君迟刚刚就注意到他了,只是自己在专心作画,就没理她,叶久久也很自觉,等他勾描完云鬓,放下笔,叶久久才凑了过去。

“小师叔,你什么时候帮我画一幅画啊?”

边上帮忙研磨的男人有些无语。

这叶小姐胃口真大,他们小公子专门绘制一幅画,都得七位数起好嘛?

韩君迟没理她,低头调制颜料。

“我可以给你当模特啊,就像人体素描那种,好不好?”

韩君迟脑海中忽然想起素描画中的人体裸模,手指顿了一下,心脏跳得有些快。

这丫头胆子是真大。

边上的男人深吸一口气,研墨的动作加快,妖女啊。

这分明就是现代版的狐狸精勾引书生的戏码啊。

怎么会有这么大胆的丫头啊。

叶久久见他在忙,偏头自己扯了宣纸,也低头学他画画。

韩君迟勾勒完美人唇角的一抹朱砂,这才偏头看着叶久久,她长得无疑是特别漂亮那种,比他见过的任何人都长得好看。

“这边错了,不应该这样画。”韩君迟开口纯粹是因为他太喜欢画画,实在见不得叶久久这蹩手蹩脚的模样。

“唔?错了?”叶久久正打算偏头看他的时候,韩君迟长臂一伸,从她肩后穿过,包裹住她的手,直接攥住她的手。

叶久久瞳孔微微收缩,这……

四舍五入,也算是牵手了吧。

“这样……”韩君迟轻轻带着他的手,在宣纸上勾勒出一片荷叶。

他的手指

边上研磨的男人已经彻底傻了眼。

这特么的是什么神展开,他们家小公子居然……

果然是被勾了魂啊。

“小师叔……”

“学会了吗?”他的声音悬在她头顶上方,幽幽传来,让人心头莫名有些燥热。

“你的手真好看。”

韩君迟当即抽回手,将两人距离拉开。

叶久久放下笔,转身看着他,“小师叔,这要是放在古代,你摸了我的手,就应该对我负责,要娶我的!”

边上的男人低头研磨,完犊子了,这妖精又要开始作祟了。

韩君迟手心滚烫,手指收紧,他忽然伸手脱了外套。

叶久久傻了,等会儿……

“小师叔,不好吧,还有人,你这样……”他里面穿了一件白色短袖,他没怎么锻炼过,肤色很白,几乎通透那种。

“小公子……”那人手一抖,手中墨条落在地上,桌上溅落了几滴浓墨。

“转过去!”韩君迟压着嗓子。

那人怔愣的转过身。

我滴乖乖,小公子这是魔怔了吧,他还在这里呢,这是想干嘛啊。

“小师叔……”叶久久傻掉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

韩君迟走过去,微微弯腰,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就拉近了,他清瘦白皙的胳膊,从她腰上穿过。

她腰后是全部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间的摩擦,亲昵滚烫,叶久久秉着呼吸,就是参加比赛,她都没有这么紧张过,浑身紧绷。

他手臂很冰,身上味道清冽,分外好闻。

外套包裹住她的下半身,手袖从她腰上穿过,韩君迟伸手,将袖子系上,一抬头就看到少女正怔愣得看着自己。

“小师叔,我不冷。”

“嗯。”韩君迟应了一声,手指用力,将衣袖拉紧,少女的腰肢玲珑纤细,好像自己一只手就能掌控,“回屋再脱。”

“小师叔……”叶久久忽然凑过去,少女身上的柔软馨香,就那么猝不及防逼近,韩君迟扯着衣袖的手指陡然收紧,“你长得真的好看。”

韩君迟陡然抽身离开,直直往外走。

到了门口还不忘叫自己身边的人出来。

“小公子,石青我弄来了,您……”一个男人正拖着颜料进屋,却看到自家小公子快步走了出去,“小……”

“快点跟过来!”另外那人扯着他的衣服。

韩君迟直接回屋,将两人关在外面。

“怎么回事啊?”那人低头看着手中的石青。

“刚刚小公子……”那人附在他耳边说了两句,四目相对,两人都傻了眼。

他们家小公子一直走的是禁欲路线啊,怎么忽然……

**

叶久久倒是乐呵呵的回到了自己房间,正打算午睡换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裙摆后面有星星点点的红痕。

她当即红了脸。

我……

她例假是完全乱掉的,有些时候为了比赛,会刻意服药推迟例假来的时间,所以她对这个根本没有任何时间概念。

我的天,丢大人了。

小师叔那是在帮自己啊,自己居然还想着调戏她?

叶久久拍着脑袋,这可怎么办?怎么好端端的来例假啦。

她伸手捂着脸,在行李箱翻了半天,这才想起自己居然没带那东西,行李是顾华灼帮她整理的,当时母亲还问她,要不要带点那东西,她非说不要,占地方,结果好了……

这边几乎都是男人,她犹豫半天,换了衣服,弄了点卫生纸在下面,就跑去找厨房帮工的阿姨。

“哎呦,我一把年纪了,早就不来那个了。”阿姨一直摇头。

叶久久急得咬牙,那怎么办?

没办法,她只能敲开了韩君迟的房门。

韩君迟刚刚准备午睡,一打开门,就看到某个少女水色潋滟的眸子,可怜兮兮的盯着自己。

“小师叔,救命——”她伸手扯住他的衣领,声音娇媚得能将人心都化开。

“你……”韩君迟吓得往后退了两步,“你有……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她怎么一上来就这么的……

“除了你没人能帮我了。”叶久久咬着嘴唇,往他身上又凑了凑。

“你站好了。”怎么和没了骨头一样。

“我们进屋说好不好?”叶久久小声询问,让韩君迟想到自己以前养的一只猫,当时父母怕他一个人画画觉得闷,特意给他买了个宠物。

想吃东西了,那只猫也会这么凑过来。

可惜那只猫……

后来跑了。

他至此再也没养过宠物。

这些小动物都是些小没良心的,自己掏心掏肺的伺候它,结果连声招呼都不打,也不知道跟哪只野猫跑了。

“在门口说吧。”韩君迟垂头,“你先松开我。”一直扯着自己衣领,实在不舒服。

“怎么在门口说啊,这可关系到我的清誉问题,在门口不方便,走吧,进去说!”叶久久可不管,推着韩君迟进屋,抬脚,将门勾上,动作潇洒利落。

不远处两个男人,彻底傻了眼。

“我是不是眼瞎了,叶家小妖精居然跑进我们小公子屋里了?她想对我们小公子干嘛?”那人睁大眼睛。

“你特么没看到嘛,她人都要贴到小公子身上了,我们小公子这么多年修身养性,潜心作画,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妖女,整天穿得妖妖艳艳勾引咱们小公子。”

“那小公子肯定把持不住啊。”

“妖精啊,这可怎么办?要不要给夫人打电话啊?”

“怎么说啊,说咱们小公子被妖精勾了魂儿……”

“要不干脆报警吧!”

“怎么报警啊,说咱家小公子被那个妖女扑倒了?多丢人啊。”

……

**

叶久久还是第一次到他房间,陈设简洁干净,都是金丝楠木打造的家具,还带着一股子淡淡木香,床单被罩都是漂亮的雾蓝色,就连床头的摆设都一丝不苟。

“你想和我说什么?”韩君迟一直和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我不是那个了嘛……”

“嗯?”韩君迟拧眉。

“我们家亲戚来了。”

“你家亲戚来了?”韩君迟没反应过来,“你不去接待你家亲戚,来我这里干嘛?”

叶久久一愣,这让该不会是个呆子吧,“我说的是腿……那个亲戚!”

韩君迟耳后顿时一片血色,“那你和我说干嘛?”

“我没有那个东西,这里都是男人,我也没法找人借,想下山去,可是我不会开车,我这件事只有你知道,所以想请你帮忙……”叶久久犹豫着说出自己的诉求。

“你想让我帮你买那个?”

“嗯。”

韩君迟踟蹰片刻,“那你等等。”他说着拿了外套就走了出去。

“我和你一起?”

“你方便?”韩君迟打量着她。

“那好吧!我等你回来!”叶久久笑靥如花。

韩君迟直接走出去。

等以后韩君迟发现某人开车贼溜的时候,忍不住发问,“你当时不是和我说你不会开车?”

“你是不是傻子啊,你看不出来我当时是想泡你嘛!”某人说得理直气壮。

**

韩君迟要下山,他身侧的两个人有些傻了眼。

不是说画作修复不好,绝不下山?

“小公子,您要去哪里?”坐在驾驶室的人,偏头询问。

“超市吧。”韩君迟偏头看着窗外,伸手整理衣领,想到她刚刚扯着自己衣服的模样,只觉得喉咙都有些干涩发烫。

“您要买什么,我们帮您去买就行,这么热的天,您何必亲自出来?”正午的阳光,烤得路面都要融化了。

韩君迟但凡潜心作画,基本就处于不问世事的状态,一切生活都是他们两人负责打理的。

“我自己去。”韩君迟攥紧手机。

三人到达超市的时候,正好是正午最热的时候,超市人不算多,冷气非常足,吹在他身上,凉意彻骨。

韩君迟推着购物车,在超市来回转,后面的两个人都傻掉了。

问他买什么,他又不肯说,就推着个车,在超市来回窜,他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最后他的目光终于落在了卫生用品区,前面是卖抽纸、卫生纸之类的,后面才是女性用品的地方。

他站在货架前,有些傻掉了。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种类。

他拿出手机,准备给叶久久打个电话,却发现一直处于没信号的状态,他拧着眉头,看着货架,叹了口气。

没办法,他就每个牌子,每个种类都拿了一样。

后面两个人懵圈了。

小公子这是打算回去搞批发,卖卫生棉?

牌子多,种类更是纷繁复杂,每样拿一种,购物车很快就满了。

然后韩君迟指着身后的两个人,“你们去结账。”

“不是,小公子,我们去结账?”两人傻掉了。

“你俩不是一直要帮我做事吗?去吧。”韩君迟挑眉。

卧槽!

推着一车这东西去结账,会被人当成变态吧。

韩君迟低头百度着女生来例假应该注意什么,自己又走到卖红糖的地方,拿了两包姜红糖。

果不其然,那两人去结账的时候,收银员都懵圈了。

“先生,请问有会员卡吗?”收银员吞了吞口水。

“没有,抓紧帮我们结账。”两人垂着头,一副不敢见人的模样。

真是被坑惨了。

**

三人回去的时候,韩君迟直接去叶久久房间敲门,叩了半天门,愣是没人答应,索性门没锁,他推门进去,房间就是简单的一居室,陈设一览无遗。

她的房间出人意料的没有任何少女气息,床头居然还放着一把仿真枪,韩君迟目光从枪上挪开,房间并没人。

他蹙着眉,都那样了,还到处乱跑?这么有精力?

“小公子?”身后两个人每人都提着两大包东西。

“先回房。”韩君迟拧眉,人去哪里了。

他一推门进屋,就看到自己被窝拱起一块,当即傻了眼。

门外的两个人更是傻掉了。

这特么的进屋就算了,怎么还上床了!

------题外话------

叶久久,你这波操作很溜啊,登堂入室,还上床了!

叶久久:(╯‵□′)╯︵┻━┻你走开,我是肚子疼!

你自己没房间吗?没床吗?

叶久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