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00】团聚,一胎两宝/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灵芝在仙宫见到了许宗主、雷尊者以及大护法三人。

三人如今都是仙界的红人,在仙界拥有自己的洞天福地,又因着曾经“抚育”过乔薇薇的关系,倍得仙尊看重,此番赴宴,得到的坐席也比寻常上仙要靠前一些。

灵芝一路走过大殿,在众人惊艳的注视下来到了三人的席位前。

“宗主,师伯,师父。”灵芝客气地打了招呼。

雷尊者摸了摸一头浓密乌黑的长发,笑道:“灵芝来了啊,你师父念叨你半天了。”

灵芝忙又给大护法行了一礼。

大护法微笑着拍了拍身旁的垫子。

灵芝走过去,跪坐在了垫子上。

许宗主隔着雷尊者与大护法,望向灵芝道:“怎么没看见小慕儿?”

灵芝无奈一笑:“本是要打他过来,门口又碰上相熟的玩伴,玩去了。”

“啊。”许宗主失望地挑挑眉,好歹自己也养了那小家伙这么多年,来了也不知道先见见他,难道那些才见了几次面的小仙童比他还亲吗?

灵芝瞥见了许宗主的神色,心知宗主吃味儿了,忙轻声道:“我去叫他。”

大护法拍了拍灵芝的手:“别理你家宗主,他自己等急了会去找的,你把小慕儿拽过来,小慕儿该哭了。”

许宗主板起一张脸道:“这是什么话?本宗主发现,飞升后你对本宗主越来越放肆了!”

大护法抿了抿唇,忍住笑意,小声嘀咕道:“中域第一翘。”

许宗主瞬间炸毛了,四下一看,压低音量咬牙道:“大护法!”

这称号是打哪儿传出去的已不得而知了,许宗主起先死活没明白这顶第一翘的帽子是怎么扣到他头上的,毕竟他又没长尾巴,对吧?

一直到飞升前一年,他下山捉妖,从那猫妖口中才听到了全部真相,他可是没活活气死。

那时原本按照他的修为还不能这么早飞升的,可为了摆脱这羞耻的称号,他愣是突破了极限,一年功夫便飞升了仙界。

“不许给我说漏嘴!听见没有?!”许宗主威胁。

大护法哦了一声。

许宗主掸了掸宽袖,起身去找他的宝贝小“孙孙”了。

望着他潇洒威武的背影,雷尊者古怪地摸了摸下巴:“大家已经改口叫仙界第一翘了,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许宗主挺了挺骄傲的小翘臀,一板一眼地迈出大殿了。

“嗤~”雷尊者摇了摇头。

灵芝看了他一眼,忽然道:“师伯,你掉了一根头发!”

雷尊者忙摸上脑门儿,果真摸下了一根断发,他肉痛得一阵抽抽:“何首乌!何首乌!”

灵芝拿起桌上的一截何首乌:“给。”

……

殿外,正与一群仙童打得火热的小慕儿让云烨给叫住了。

小慕儿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云烨:“叔叔,你是谁呀?你找我有事吗?”

云烨一眼看出了他的本体,这小家伙,简直与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胆大包天的女人,竟撒谎说这不是他儿子?

不是才怪了!

听着自己儿子喊着自己数数,云烨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云烨决定了,不论灵芝愿不愿意,他都要认回儿子。

“你叫……小慕儿?”云烨听见仙童们这么称呼他了。

小慕儿点点头。

云烨抬起如玉修长的手,轻柔地抚了抚他发顶:“小慕儿,叔叔有话对你说。”

小慕儿哦了一声:“你说吧。”

“其实叔叔是你……”

“哎呀!小慕儿!你在这里呀!我可找到你了!”

云烨话未说完,被一名凭空出现的魔修打断了。

这魔修不是别人,正是魔族大长老的亲传弟子,他曾有幸在中域见过灵芝一次,为灵芝的容貌气质所倾倒,自此对灵芝穷追滥打,他知道灵芝有儿子,但他不介意。

魔修温和地看向面前的小家伙,一脸笑意地说:“还记得我吗?”

小慕儿摇摇头:“叔叔,我们见过吗?”

魔修一本正经道:“当然见过了,我是你爹呀!”

云烨的眸光唰的一下沉了!

他还没死呢,就有人敢冒领他儿子了?!

云烨看向了小慕儿,儿子,你千万别信他!我才是你爹!

小慕儿睁大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魔修:“你真的是我爹吗?”

魔修拍拍胸脯道:“当然了,我难道还会骗你吗?你也不想想自己是谁,放眼六界,有谁敢骗你吗?”

就冲着灵芝与魔族少主的这层关系,仙尊与魔尊都是她的后台,因此六界之中,还真没什么人敢跑去坑骗灵芝母子,魔修也因是魔族大长老的亲传弟子,才多长了几个胆子。

“你真的是我爹哦?”小慕儿问。

云烨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傻小子!他不是你爹!我才是!

魔修看也没看云烨一眼,抚摸着小慕儿粉嘟嘟的小脸蛋道:“是的,我就是你爹,我来找你们母子了,从今往后,都让我来照顾你们,好不好?”

云烨简直要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好哦。”小慕儿道。

云烨:“?!”

傻小子,你这智商到底随了谁?!

魔修高兴坏了,小家伙都开口叫他爹了,想必灵尊者不会再拒绝他的提亲了吧。

“儿子,我们去找你娘吧!”魔修兴奋不已地说。

小慕儿把手中的孔明锁递到了他的手上:“等等,你先拿着。”

魔修不知小慕儿想做什么,但还是开开心心接过了。

下一秒,小慕儿自背后抽出了一根魔尊送给他的狼牙棒,对着魔修的脑袋嘭的一声砸了下来了!

云烨当场石化。

小慕儿抓着狼牙棒,跳起来,梆梆梆梆地砸在魔修的身上。

不过眨眼功夫,魔修便被打成了猪头。

魔修是屁滚尿流地逃走的……

云烨简直看呆了,暗暗给儿子竖了个大拇指,小家伙看着呆呆傻傻的,没想到这么聪明,一眼便看出对方是假冒的。

教训得好!

真好!

不愧是他儿子!

“话说,你是怎么看出他不是你爹的?”云烨含笑看向儿子,想到儿子的表现,他高兴得都快合不拢嘴了。

小慕儿瞪圆了眸子:“咦?他不是我爹吗?”

这下,换云烨惊讶了:“你难道以为他是吗?”

小慕儿点点头:“对啊,他是我爹我才揍他嘛,谁让他当初都不要我,还欺负我娘亲!”

云烨瞬间感觉自己的膝盖中了两箭!

小慕儿又道:“对了叔叔,你刚刚要和我说什么来着?你是我什么?”

云烨看着儿子手里寒光闪闪的狼牙棒,胆寒地咽了咽口水:“……没、没什么。”

……

历经一百年的寻找,就在仙尊寿辰当晚,魔尊总算找到了破解封印之法。

所有人,连同仙尊在内,纷纷打寿宴上赶了过去。

魔尊拿着一块五光十色的玉石道:“这是玉魂石,只要把它的玉髓融进碧空镜,便能破除心魔的封印。”

许宗主忙道:“那还等什么?快把薇薇和小修救出来啊!”

魔尊将玉魂石交给了清水真人,这种宝物需要天地间最精纯的力量才可以提炼出最强大的玉髓。

“慢着!”就在清水真人打算催动灵力之际,仙尊扣住了他的手腕。

仙尊神色凝重地看向他:“我给你提个醒,没有活物能在碧空镜里生存那么久,你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或许已经……已经不是当初的样子了。”

大护法难过地仰了仰头。

清水真人握紧玉魂石道:“不论薇薇变成什么样子,她都是我和青鸾的孩子。”

魔尊点了点头。

仙尊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自家师弟的肩膀:“动手吧。”

清水真人催动了自身的灵力,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玉魂石五光一闪,一道至纯的玉髓破体而出,这玉髓早早地开启了灵智,不甘为人所用,离体后转身就逃!

魔尊打出一丝魔气,轻轻松松地裹住了潜逃的玉髓。

玉髓挣扎无果,被魔尊化作能量,滴入了碧空镜。

碧空镜的封印果真被解开了。

魔尊第一个飞入了碧空镜,清水真人紧随其后,很快,仙尊与灵芝等人也挨个进了镜子,然而令众人目瞪口呆的是,里头根本没有乔薇薇与神王印的影子!

秦灵儿的也没有!

许宗主结巴了:“人、人、人呢?”

……

万峨峰,层峦叠嶂,山清水秀。

半山腰坐落着两处清雅别致的小院,其中一座小院的小水池中,一朵精致的小冰莲安安静静地开在水里,一条威武霸气的小胖龙在小冰莲的身边游来游去。

游了一半,身体猛地扎进水里,漂亮的小龙尾甩起一片水花,溅了秦灵儿一脸。

秦灵儿黑着脸抹掉脸上的小水珠,蹲下身来,摸了摸面前的小冰莲,露出一抹清浅的笑:“还是你乖。”

小胖龙扭着圆滚滚的小龙身游了回来,变成了一个粉雕玉琢的两岁小女娃。

小女娃看上去不到两岁,小脸儿粉嘟嘟的,眼睛大大的,粉嫩可爱得不像话,胳膊腿儿宛若莲藕一般,一节一节的,胖嘟嘟,圆滚滚,动一动,肚子上的小肥肉能荡出一圈水波纹。

小女娃撇嘴儿道:“宝宝也很乖!”

秦灵儿抱怀,挑眉睨了她一眼。

“功课做完了?”

“没有。”

“法术练完了?”

“没有。”

“饭菜吃完了?”

小胖舒眼睛一亮,点头如捣蒜:“吃完了!”

秦灵儿登时炸了毛:“你又吃完了?!那是全家的!我做了一整天呢!”

小胖舒低下头。

秦灵儿危险地问道:“现在还觉得自己乖吗?”

小胖舒委屈巴巴:“不乖。”

秦灵儿直起身,无奈地啧了一声,自顾自地喃喃道:“比你娘还能吃,到底随了谁?又得去做饭,真是!”

秦灵儿郁闷地走掉了,太着急的缘故,忘记带走一篮子洗好的浆果了。

小胖舒看着红彤彤的小果果,口水一阵横流。

“我我我……我就吃一个。”

小胖舒在篮子边坐下,肉呼呼的小手抓了个又亮又红的小果果,张开红嘟嘟的小嘴儿,吧唧咬了一口。

在小胖舒看不见的地方,池子里的小冰莲慢悠悠地晃到了边儿上,冰晶般的小莲叶一伸,将半篮子浆果扫进了嘴里。

小胖舒第一个,忍不住又去拿第二个:“呃……唔?”

篮子里的果果好像少了?

小胖舒看了看手中的小果果,脑袋没转过弯来,继续开吃。

小莲叶再次一伸,将剩余的一半浆果也扫进了嘴里。

等秦灵儿做好饭回来时,篮子里的浆果已经一颗都不剩了。

小胖舒还在一小口一小口地啜着手里的果核,而小冰莲已经安安静静地泡回池子里开花了!

这一晚,小胖舒又被“训”得好惨。

另一座金光闪闪的别院中,一砖一瓦、一桌一椅皆以纯金打造,暮光的照射下,说不出的富丽堂皇。

最奢华的主屋中,冥修与乔薇薇结束了一整日的修炼。

二人盘腿坐在地板上,额角渗出细密的薄汗。

冥修收回最后一丝神灵之力,睁开眼,看向面色红润的乔薇薇,温柔地说道:“可感觉好些了?”

乔薇薇舒展了一下筋骨,点点头:“好多了。”

冥修仍不放心,拉过她的手腕,三指搭上了她的脉搏,一边诊脉,一边满意地嗯了一声:“气息全都平稳了,果真是痊愈了。”

一百年前,他们被雪兰伊的心魔封印在碧空镜,本以为必死无疑,索性豁出去,拜了堂成了亲,谁料洞房花烛当晚,神魔之体的结合引动一股巨大的能量。

天际裂开一道黑漆漆的口子,二人不知那路究竟会通往何方,可总比坐在碧空镜等死强。

临走前,二人自心魔手中夺回了秦灵儿的肉身与一缕残魂。

进入通道后,三人便来到了这处山清水秀的地方。

这里似乎并不属于六界,冥修尝试了无数的法子,都只能堪堪回到碧空镜中。

可碧空镜并不适合生存,一番思量后,冥修决定留在这里。

那时,秦灵儿伤得很重,二人前前后后花了十年才总算治愈了秦灵儿的伤势,乔薇薇付出的代价巨大,她为了给秦灵儿修复残魂,耗费了大量的魂力,导致她一度变不回冰莲之体,生育两个小萌宝时,情况也一度十分危急。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乔薇薇的伤势也彻底痊愈了。

不是冥修拦着,乔薇薇都想化神小魔龙,天上地下地兜一圈了。

乔薇薇眨巴着水汪汪的眸子,难掩欣喜地问道:“我以后是不是都不用再修炼了?”

冥修把玩着她柔弱无骨的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亲:“嗯,不用了。”

乔薇薇的龙尾巴吧嗒一声跑出来了,在身后兴奋地晃了晃。

冥修捉住她的龙尾巴,连尾带人拽进了怀中。

乔薇薇稳稳地坐在了他的腿上,睁大一双清泉般动人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

那勾魂的小模样,挠得冥修一颗心都酥酥麻麻的了。

冥修抚摸着她柔软的腰肢,暧昧的眼神,几乎要将她溺毙了:“伤好了,是不是该给孩子们添个弟弟了?”

乔薇薇害羞地抿了抿唇,压下翘起来的唇角,轻轻地点了点头。

冥修忍俊不禁地笑了:“我说什么都照办?这么让我胡来的?”

乔薇薇躺在他臂弯里,脸颊红艳艳的,像是敷了上好的胭脂。

冥修一把将人压在了身下:“这么招人疼,让人想客气都不行。”

乔薇薇害羞地说道:“那你别客气。”

冥修的心口滚过热浪,恨不得立马将她嵌入身体,狠狠地疼爱一番。

他这么想,便也这么做了。

夜色温柔,他也极尽轻柔。

可就二人渐入佳境,渐渐有些意乱情迷之际,屋顶轰的一声塌了!

清水真人与魔尊从天而降。

望着从天而降的爹娘,小俩口的身躯瞬间石化了——

魔尊大人的面色沉了:“相公,大砍刀呢?”

清水真人的眸光冷了:“娘子,轰天炮呢?”

冥修唰的闪了出去!

再进屋时,手里多了两个洗澡洗到一半的小萌宝。

他一人怀里塞了一个!

看着怀中光溜溜的小萌宝,轮到清水真人与魔尊石化了!

这小子趁他们不在做了什么,怎么连小崽崽都出来了?!

冥修趁二人不备,拉着乔薇薇的手,一溜烟儿地闪出了大门口。

清水真人一手抱着小胖舒,一手拔出四十米大砍刀,杀气腾腾地追了出来:“臭小子你给我站住!我今天不宰了你,我就不叫清水!”

……

小茅屋内,重伤的卓玛自昏迷中缓缓地醒来,看着给自己喂药的清隽少年,唇角一勾,问:“我叫贺兰倾,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乔峥。”少年红了脸。

(本番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