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8章 你还有好脾气的时候?(二更)/名门暖婚:战神宠娇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荣思辛瞪了他一眼,“饿了就自己出去吃,我的厨房不外借。”

杨涵翔笑着站了起来,“这边的东西我吃不惯,还是做点吧。对了,我带了一些火锅底料,你这有羊肉吗?”

荣思辛舔了下嘴唇,“蘸料你带了吗?”

“带了。”

荣思辛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咔咔的就点了四斤羊肉还有一些蔬菜。

“你爱吃的金针菇点了没?”杨涵翔笑着提醒了她一句。

荣思辛一拍大腿,“好久没吃火锅了,我都忘了自己爱吃啥了。”

“那赶紧再点一份,我给你邮过来的那个火锅还在吧?”

荣思辛点了点头,“你给我的东西就剩下这个火锅了,其他的都让我扔了。”

杨涵翔嘴角抽动了下,“东西扔了可以再买,只要你不把我扔出去就行。”

“没准哦,等吃完了这顿,我兴许就把你扔出去。”荣思辛点好金针菇笑着放下手机,小食品也顾不上吃了,趿拉着鞋跑去了厨房。

“主食吃什么?面条还是水饺?”

“你不是爱吃国产的方便面么,我给你带过来一些,一会儿咱们把方便面下在火锅里就OK了。”杨涵翔笑着走了进来,见水槽里还有几个碗没洗,连忙挽起袖子拧开水龙头。

荣思辛偏头看了他一眼,“我记得你不爱洗碗的。”

杨涵翔笑着说道:“你也不爱洗碗,我也不爱洗碗,将来怎么过日子。”

荣思辛抬脚踢了他一下,“谁说要跟你过日子了!”

“妖狼爸爸和妖狼妈妈说的,他们说,我以后就是他们的半子,半子不就是女婿么。”

“那你让我爸妈再给你生个女儿。”

“再生来不及了。”

荣思辛瞪了他一眼,拿出几个盆放在琉璃台上,“一会送菜的过来,你就用这个洗,我出去买几瓶酒。”

“这个不给送吗?”

“不成年的不买酒,不许自己去买。”荣思辛快步出了门,拿着钱包出了门。

没一会儿的功夫她拎着两瓶白酒走了回来。

杨涵翔看着她手中的白酒,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幸好我带了瓶红的过来。”

荣思辛白了他一眼,“一看就不是个爷们,连白酒都不会喝。”

杨涵翔笑道:“你倒是会喝白酒,可你是爷们吗?”

荣思辛拿着酒瓶打了他一下,“你这次来是专门来气我的吧。”

“疼你还来不及呢,我怎么可能气你。”

荣思辛拧着眉头上下打量着他。

杨涵翔被看的毛突突的放下了手里的活,“你要打要骂来个痛快,这么看着我,我害怕。”

“你临来前是不是受过培训?”

“哪方面的培训?”

“嘴皮子这么溜,又这么会气人……说!谁是你的老师?”

“我没有老师,以前我让着你,那是因为你还小,大了,我觉得没有让着你的必要了。”

“然后呢?打算跟我对着干一辈子?”

“不会。但偶尔的也会怼怼你,妖狼妈妈说了,小吵怡情。”

荣思辛撇了撇嘴,“我明白了,你这是被我妈给洗脑了。”

杨鸿翔笑着说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火锅我洗好了,肉什么时候能送过来?要是很快的话,我现在就烧水。”

“半个小时肯定送到。”荣思辛放下酒杯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酒杯,“家里就一个酒杯,给你用,我直接对瓶吹。”

“好。”杨涵翔轻勾了下唇角,家里就一个酒杯,那就证明她不带人回来,不错!荣思辛,还是他认识的那个荣思辛,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都不会改变。

“你来之前去看过伊诺吗?”

“去了,她跟我说,她给你买了好几件一衣服,你不回去,她就自己穿不给你了。”

荣思辛一听就笑了,“这种事她还真能干的出来,要不,我看上衣服的份上回去一趟?”

“原来衣服比我有魅力。”

“那是,衣服我能穿,你又不能穿。”

“我能用,你想怎用就怎用。”杨涵翔邪魅的笑笑。

荣思辛紧抿了下唇,“我一会儿就在你的酒里下点巴豆!让你拉死算了。”

“我要是死了,你可就没得用了。”

“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就真给你下药了!”

“我再也不敢说了,你还是饶了我吧。”杨涵翔举起湿漉漉的手做投降状,“真奇怪,荣思辛啥时也开不起玩笑了?”

“荣思辛的好脾气也是分人的!”荣思辛一把推开他,拧开水龙头刷起了那只孤零零的酒杯。

杨涵翔一听就笑了,“你还有好脾气的时候?”

“杨——涵——翔!”荣思辛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声。

“到——”杨涵翔抬手给她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荣思辛哭笑不得的看了他一眼,“烧水!我馋的都快流口水了。”

“是!”

三十分钟后,两个人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刷起了羊肉。

起先,杨涵翔一口白酒都没喝,后来,在荣思辛再三的劝说下,他还是喝起了白酒……

次日清晨,整栋公寓里的人都被惊叫声吵醒,还没等大家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砰砰的捶打声又传了出来。

“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啊!听声音像是三楼那个小姑娘,不会是遇到什么坏人了吧?”

“报警吧。”

“嗯,赶紧报警。”

四楼的热心邻居很快便把警察找了过来,当警察再三敲门、示警都没叫开门后,警察破门而入。可等他们看清房间里的情景后,均是一愣。

------题外话------

推荐好友唐久久一对一婚恋甜宠文【陆少蜜宠:前妻在上】

离婚五年后,重回茗江市的知名珠宝设计师郁安夏在某次活动上被媒体围堵:“郁小姐,请问你对前夫陆先生将要再婚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郁安夏反问:“难道他没有和你们说将要再婚的妻子姓郁么?!”

众媒体一头雾水。

次日,一则“恒天集团老总陆翊臣夜宿前妻香闺”的新闻惊现头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