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玉佩的古怪/盛世权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却见她脖子上挂着的那块青鸾玉佩,似乎隐隐发出淡淡幽光。

她一愣。

这青鸾玉佩她一直戴在身上,却从未见过她发光的模样,今儿怎么?而且,玉佩与皮肤接触的地方,隐隐还有灼烫感传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狐疑之际,忽然听得前头沈初寒的嘴里发出一声细小的呻吟,她一喜,忙收回思绪朝沈初寒看去。

“阿殊?阿殊?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她急切开口,手上动作未停,越来越多的内力通过她掌心传遍沈初寒全身。

“唔……”又一叮咛传来,模糊难辨,仿佛是无意识地发出一般。

宋清欢看向一旁候立的沉星,“去看看王爷清醒了没有。”

沉星忙应一声是,绕到沈初寒前方看去。只见沈初寒仍是双目紧闭的姿态,放在膝上的手也没有任何动弹。

“殿下,王爷好像并没有苏醒。”她看向宋清欢,摇摇头。

宋清欢微皱了眉头。

沈初寒虽然还没醒,但值得庆幸的是,她的内力似乎已被沈初寒吸收了进去,并未出现排斥的情况,她也没有受到任何反噬。只是,她脖子上的青鸾玉佩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青鸾玉佩从前从未发光过,也从未发烫过,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异常,若说是巧合,她却是不信的。

难道——

这青鸾玉佩,与他们体内的生死蛊有关?

脑中一闪现这个想法,脸色愈发沉了下来。

青鸾玉佩是她母妃留给她的唯一念想,而她母妃,十有八九来自玉衡岛上的扶澜一族。生死蛊,也是扶澜族的东西,若说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只是不知道这青鸾玉佩的奇怪反应,究竟是好是坏?

正有几分走神,忽然觉得掌心传来的温度越来越火热。

她一怔,抬眸朝面前的沈初寒望去。

却见他的周身,不知何时已升腾起袅袅薄雾,将他环绕包围,明明只能瞧见个清俊的背影,却像极了那九重天上的谪仙。

瞬间的怔愣过后,她很快明白过来。

这蛊毒发作时,果然如慕白所说,体温会呈现冷热交替的状态。

眉头狠狠一拧,扭头看向沉星,“把炭盆端出去,换冰块来。”

“是。”沉星应一声,快步走了出去,很快端着堆满冰块的铜盆进来了。

“端上来。”感到沈初寒的体温越来越热,宋清欢当机立断,冷声吩咐。

那装满冰块的铜盆一靠近床榻,一股凉丝丝的冷气扑面而来,让她燥热不安的心安定些许,沈初寒的身体温度也似乎有所下降。

宋清欢深吸一口气,摒除掉脑中的杂念,一心一意继续替沈初寒运功排毒。

胸前青鸾玉佩的热度渐渐消退,反而开始变得冰凉起来,贴着她火热的肌肤,有几分舒爽之意。

感到青鸾玉佩的变化,她眼中狐疑更甚。这玉佩的温度,与沈初寒体温的变化刚好相反,若说方才她还有些不确定,但现在她几乎可以肯定,这青鸾玉佩,与他们体内的生死蛊,绝对有什么关系。

这时,忽然听到前头沈初寒又呐呐叮咛一声,手似乎也动了动。

宋清欢一喜,忙开口道,“阿殊,你醒了吗?”说着,收回手,扶住他的肩膀,侧了身子朝他看去。

沈初寒的睫羽抖了抖,果然缓缓睁开了眼。

“阿殊!”宋清欢一喜,“你……你觉得怎么样?”

沈初寒凉薄似雾的眸光落在她面上,怔了怔,沉沉开口,“阿……阿绾?”

“嗯。”宋清欢点头应了,急切开口,“阿殊,你……你有没有觉得好点?”

沈初寒闷闷应一声,声音带了几分嘶哑,“阿绾,你……你方才给我输了内功?”

宋清欢点头,眸光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生恐错过他一丝神色的变化,“你方才昏迷了过去,我怕你抗不住这一波,所以才……”

沈初寒脸色一沉,“阿绾,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听得他语气中带了几分冷硬,宋清欢一愣,有几分委屈,“阿殊,我……我也是怕……怕你有什么危险。”

沈初寒虽然得了宋清欢的内功输入,但蛊毒发作的痛楚,又岂是这么容易能消除的?他如今虽然醒了过来,但体内那两股冰寒之气仍在不断争斗,全身都是难以言喻的疼痛,也正如此,他脑中一片繁杂,所以刚刚对宋清欢的语气才生硬了些。

见她眼中波光粼粼,沈初寒深吸一口气,运功勉强压下一波又一波涌上来的痛楚,勉力温声开口,“阿绾,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只是……我只是不想你以身犯险。我这蛊毒发作时来势汹汹,之前玄影慕白尝试着给我输内力时都遭到了反噬,你内功不及他们,我担心你的身体吃不消。”

“我没事。”宋清欢斩钉截铁,试图打消他的顾虑。

她并没有撒谎。

刚刚虽然给沈初寒输了不少内力,但这会子除了身子感到有些疲乏虚弱外,并无其他不适感。这也是她为什么她明知自己内力不够深厚,却仍坚持撑到现在的原因。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冥冥之中,那块青鸾玉佩似乎对她有所帮助。

沈初寒抿了抿唇,瞥见她眼中的倔强,眼中闪过无奈,只得换了种方式,“不过,也多亏了阿绾的帮忙,我才能苏醒。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自己吧,阿绾去外头等着吧,我不会有事的。”

“不行。”宋清欢看着他惨白的脸色,想也没想便拒绝了。

从刚才慕白和玄影的反应便知道,这一次,沈初寒发作的情况格外严重,让她什么也不做,就只在外头等着,她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阿绾……”沈初寒仍待再劝,却突然觉得心脏又是一阵绞痛。

方才消退一些的锥心刺骨的痛意,再次卷土重来。

额头上顿时渗出豆大的汗珠。

他心中其实清楚得很,尽管这次蛊毒发作的时间有所推后,但对他身体的影响,是越来越大了,竟让他一开始便痛晕了过去,这在从前,可是从未发生过的事。

然而,尽管心中再多担忧,他也不能让宋清欢察觉出来。

刚刚她替自己运功排毒已耗费了不少真气,尽管她没有如慕白玄影那般遭到反噬,但自己绝不能让她再次插手。

咬了咬唇,费力压下体内两股真气交汇带来的撕裂感,可是,那痛楚排山倒海而来,他的下唇已被咬出了血迹,疼痛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

瞧见沈初寒陡然色变的神色,宋清欢也是一慌,急急开口,“阿殊,怎么了?可是又痛了?”

沈初寒摆摆手,勉强扯了扯嘴角,“我没事,阿绾,你先出去吧,我自己能应付得过来。”话音落,眉头便是狠狠一拧,身子不由自主弯成弓形。

见他如此,宋清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不由分说,双腿盘起,气沉丹田,将内力汇聚在掌心,双手朝前一推,落在了沈初寒的后背上。

“阿绾!”沈初寒一惊,刚待转身,却听得宋清欢沉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阿殊,别乱动,听我跟你说。”

宋清欢此时正在运功之际,他若贸然动作,有可能会导致真气反灌伤到宋清欢。为了不伤害到她,沈初寒只得调理好内息,听话地停止了动作。

虽是背对她而坐,眸光却是不住地朝后瞟去,满眼凝重。

宋清欢转头看向一旁有些不明所以的沉星,凉声吩咐,“沉星,你先下去,把冰块撤下去吧。”

沉星虽心存疑惑,但心知自己在此处也帮不到什么,应一声,忧心忡忡地端起冰盆,挑帘走了出去。

打发走了沉星,宋清欢屏息凝神,一面调理内息替沈初寒排毒,一面缓缓开了口。“阿殊,我查过古籍了,你我身上的子母蛊,虽居于不同宿主,仍具有联动效应。子蛊发作之时,沉睡的母蛊若能感应到,有些情况下会苏醒,能对子蛊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

沈初寒虽全身疼痛难耐,脑子却是清明,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重心,“若母蛊苏醒,会对宿主产生什么影响?”

宋清欢眉眼一垂,不知如何开口。

沈初寒是何等聪明之人,见她如此反应,岂能不明白?眉眼一沉,凉而急促地开了口,“阿绾,母蛊苏醒的后果,古籍上也并未说明是不是?”

宋清欢沉默一瞬,心知瞒不过他,只得低低承认。

沈初寒眸光一寒。

生死蛊有多可怕,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不能让宋清欢承受与自己同样的痛苦。

脸色越发寒凉,暗中聚力,准备强行阻断宋清欢内力的输入。

然而,宋清欢对他的性子,自是了解不过,见他准备发力,忙开口又道,“阿殊,你先别急,还有一事。”

“何事?”见她神情急迫,似真有要事,沈初寒想了想,还是暂且按捺下来。

“我脖子上的青鸾玉佩,方才给你输入内力时,突然有了反应。”

青鸾玉佩?

沈初寒没想到宋清欢要说的,是这么一件事,眼中有浓浓的狐疑浮上。

“什么反应?”他沉声追问。

“它,突然发出了幽幽光芒,而且……它会随着你体温的变化,温度也有所变化。”不知为何,宋清欢总觉得这青鸾玉佩有什么古怪,细想下去,一时间都手臂上都起了一层细小的疹子,声音也带了几分颤意。

“随着我体温的变化而有所变化?”沈初寒沉声重复了一遍她说的话,眉头紧皱。被宋清欢分散了注意力,全身的疼痛感似乎也减轻了些许。

“对。”宋清欢深吸一口气,沉沉点头,“确切说来,是与你的体温变化相反。当你体温升高之际,它便逐渐变得冰凉,可当你体温降低之际,它又开始变得火热起来。”

沈初寒眉头拧作一团。

从宋清欢的描述来看,这青鸾玉佩,果然有古怪之处。

“从前可曾有过这样的情况?”

“一次也没有过。”宋清欢答得很肯定。

沈初寒没有说话,只眸色愈加深邃,一眼望不到底,也猜不透他心中在想什么。忽的,他眼波一动,眼中射出凌厉的光芒。

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前世宋清欢从城墙上跳下之后,他抱住她时,似乎也曾见到她胸前有幽光一闪,很快熄灭。只是当时他悲痛欲绝,根本就没心思细想。此时想来,才察觉出了几分不对劲。

“怎么了阿殊?”感受到沈初寒气息微沉,宋清欢眉头一蹙,开口相询。

沈初寒顿了顿,还是把方才想到的事告诉了宋清欢。

宋清欢神情一怔。

她前世死后,青鸾佩也曾微弱光芒闪现?可此事乍听起来,似乎与生死蛊并无关系。

这块青鸾玉佩当中,究竟潜藏了怎样的秘密?

她思索了一会,仍没有任何头绪,只得将此事暂且放至一旁,一心一意替沈初寒运功排毒起来。

沈初寒如今既已苏醒,情势似乎有明朗的趋势。他亦凝神运功,将宋清欢输入体内的内力与自己的内力融合在一起,共同抵抗体内那两股冰寒真气。

出乎意料的是,效果竟有些出奇得好。

宋清欢是女子,她的内力本就偏阴,而沈初寒的内力偏阳。这一阴一阳的内力,恰好克制了体内冰寒两股真气,蛊毒带来的痛感也渐渐消退。

然而,宋清欢内力本就不算雄厚,又源源不断向外输出,渐渐有些力不从心起来。感觉到沈初寒的体温渐渐恢复正常,身子也不如一开始紧绷,宋清欢心中明白,他们的方法,大抵是起了效果的。

因此,她什么也没说,咬紧牙关坚持着。

丹田中的内力渐渐流失,宋清欢的身子越来越绵软起来,眼前也渐渐模糊。

沈初寒原本怕分她的神,也心知她不会收手,只得暂且住了嘴,后来便没再出声。可渐渐的,他也察觉出了几分不对劲,身后宋清欢的气息,似乎越来越绵软无力起来。

他心思一沉,刚要说话,忽然感觉到身后宋清欢的手离开了自己的后背,紧接着,有温软的身体倒在了自己背上。

“阿绾!”他一惊,收回体内游走的内力,转身朝后看去,一把揽住了宋清欢软绵绵的身体。

宋清欢只听得沈初寒一声惊呼,很快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不知昏迷了多久,再次睁开眼时,她已经躺在了榻上,而沈初寒正坐在一旁握住她的手,眉眼凝重而焦急,沉星和流月站在一旁,也是一脸急色。

见她长睫眨了眨,缓缓睁开眼,沈初寒眼中露出欣喜之色,将她的手拉到唇边吻了吻,嘶哑的声音中带了一丝后怕,“阿绾,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宋清欢迷惑地眨了眨眼,呆呆地看着沈初寒,有些难以回神。

片刻,才想明白方才发生的事。

她原本在给沈初寒运功排毒,但内力消耗过度,这才晕了过去。

见宋清欢不说话,沈初寒急了,拉着她的手叠声问道,“阿绾?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有没有觉得哪里痛的?”

宋清欢神思渐渐清明,瞧见他一脸紧张的模样,忙定了定心神开口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真的?”沈初寒似有些不信,大手抚上了她的额头。

宋清欢点点头,“真的。”

除了身上有些绵软无力之外,她的确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似乎体内的母蛊并未被唤醒,又或者,虽然被唤醒了,却并未对她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

想到这,她眉头一紧,清凌凌的眸子往沈初寒面上望去,“阿殊,你呢?蛊毒那一波可过了?”

沈初寒点点头,握住她的手不放,却扭头看向流月和沉星,“你们先下去吧。”

知道二人有私密话要说,流月沉星应声,退了下去。

两人一走,沈初寒便转了目光,切切地落在宋清欢面上,“我没事了,阿绾不用担心。这一次,真是多亏了你。那一波痛意,比往常消得都要快。”

“当真?”宋清欢眼尾一扬,喜上眉梢。

沈初寒点头,见她面色恢复点点红润,微定了心,脸色也舒缓了不少。

“我就说我的法子有用吧。”见他这次没有吃多少苦头,宋清欢心下高兴,神情也飞扬起来,看向沈初寒笑笑,又很快严肃起来,“下次发作,别再躲着我了。”

“没有下次了。”沈初寒想也没想便拒绝。

宋清欢皱了眉头,“什么意思?”

“下次,就算我发作得再厉害,我也不想再让阿绾你插手。这一次你好歹还只是昏迷过去,若下一次有旁的伤害呢?生死蛊不是什么普通的毒药,我不允许你拿自己的生命冒险。”沈初寒斩钉截铁,根本就没得商量。

宋清欢脸上笑意退去,霍地坐起身,一双玲珑杏眼直勾勾地瞧着沈初寒,“同样的话,我也送给你。生死蛊不是什么普通的毒药,你难道想每一次都靠自己硬扛过去么?这一次是昏迷?那下一次呢?会不会就是直接休克了?”

她心中有几分着恼。

明明自己有能力减轻沈初寒的痛苦,他却偏生要如此固执而霸道,难免也生出了不满的情绪,说话语气也冷硬起来。

见她鼻尖微皱,眉尖儿蹙成一团,脸上因气愤而显出几分红扑扑的润泽感,沈初寒心中一软,伸手搂过她的肩膀,又见滑落下来的锦被朝上扯了扯,沉了沉语气,温声开口道,“阿绾,你别生气。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只是这件事太过凶险,稍一不注意便有可能对你造成伤害。阿绾,我忍受不了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见他不松口,宋清欢心中仍是着恼,“君殊,你不想我受伤,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又何尝不是这样?你明知道生死蛊万分凶险,而我又找到了能减轻你痛苦的法子,就这样了,你还叫我袖手旁观?”

她声音清脆,带了些气恼的控诉,听在沈初寒耳朵里,越发心软,只得缓了口气,“阿绾,我也不是这个意思。”顿了顿,不想再次惹得宋清欢不快,朝她笑笑,摸了摸她的发,岔开话题道,“好在这次有惊无险地过去了,阿绾别生气,我会命人再仔细搜寻关于生死蛊的信息,相信在下一次发作前,一定能找到更稳妥的法子。”

宋清欢眼神没有波动,直直地看着他,半晌,才幽幽叹一口气,语声沉闷,“阿殊,你明明知道,要想根治你体内蛊毒的办法,就只有上玉衡岛,找扶澜族圣女。”

沈初寒落在她发上的手指一僵。

------题外话------

啦啦啦,感谢以下姑娘的支持:(四月起)

月票:琉璃千羽、小零儿、只愿君心似我心、6713、神舟苏苏、仲夏的楠木、喝多也吐、执迷不悔、亦暖暖、冬函璎珞、d2e5、df54、maxiongying、蝶露

评价票:8498、琉璃千羽

有票票的赶紧向夭夭砸过来呀,说不定夭夭一个高兴,就能多更了?

另外,没有冒泡领奖的姑娘记得冒泡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