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怀孕/盛世权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话,容筝眸光一沉,心底起了思量。看来,这几人果然来者不善,只是不知她们突然提起皇后娘娘,却又是为何?

尹卿容转身望来,打量的目光落在容筝身上。

冬雪见尹卿容停下脚步,嘴角勾起一抹一闪即逝的笑意,低垂了头,不再多说。

“你与皇后娘娘交好?”看了容筝片刻,尹卿容淡淡开口。

容筝的眉头几不可见一蹙,想了想,半虚半实地应了,“皇后娘娘身份尊贵,小女一介平民,怎称得上与皇后娘娘交好呢?不过是娘娘曾在小女这里购买过香料罢了。”

宋清欢来过沉香阁的事,稍微一打听便能查到,既然这侍女特意提出,显然是有备而来,矢口否认,并不是什么好做法。

“哦?”容筝饶有兴致地一挑眉,又走到店铺中坐了下来,“不知皇后娘娘在你这里购买过什么香料?”

容筝歉意一笑,“抱歉长帝姬,这些都是本店客人的隐私,没有本人的允许,小女不便外露。”

见尹卿容眉头一皱,似有不悦,容筝赶在她前面接着又道,“若是之后有人来问长帝姬买了什么香料,小女一样会守口如瓶的。”

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若再胡搅蛮缠,难免失了颜面,尹卿容悻悻地咬了咬唇,没有再问。

一旁的冬雪见状,眸光转了转,看向容筝笑吟吟道,“慕容姑娘过谦了,奴婢听说……皇后娘娘与慕容姑娘关系甚好,还想替慕容姑娘做媒呢。”

说到这里,看一眼尹卿容,“殿下,这做媒的对象您也认识,就是方才我们在街上遇到的楚大将军。”

容筝心中一“咯噔”,感到了几分来者不善。

难道说……皇后娘娘只是个引子,她们真正的目的,竟是为了慕白而来?

目光不动声色地在尹卿容脸上一扫,见她眼中似有震惊色,心中不禁泛起了酸意。

她知道,慕白从前随皇上在凉国待过很长一段时间,难保他和宁乐长帝姬不会认识。莫不是宁乐长帝姬听说了她和慕白的事,所以特意来探探自己的究竟?

不对。

看尹卿容眼中的震惊,应该也是才知道这个消息。

这么说——

她将目光挪到冬雪面上,恰好瞧见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异色,眸光不由沉了沉。

这么说,今日之事,应该是这名叫冬雪的侍女擅作主张。那么,她究竟是为了自己的主子抱不平呢?还是另有目的?

尹卿容眼睫颤了颤,有几分酸涩地开口,“你……你与慕白认识?”

听她叫得这般亲密,容筝心里自然很不是滋味,定了定心神,眸光不避不闪地迎上去,“是。”

“皇后娘娘有心给你们做媒?”

容筝低垂了头,似有羞涩意,什么都没说,可落在尹卿容眼里,就是默认了。见容筝面若桃花的模样,心底很不是滋味。

难怪在无垠陵中他还对自己悉心护佑,方才再见,却是一片冰冷神情,与自己形同陌路。原来,是已有了心上人,想要避嫌呢。

心里头冷哼一声,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容筝清凌凌的目光一扫,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很快转眸,看向冬雪,笑吟吟的模样,“冬雪姑娘刚来临都没多久,连这些小事都知道了,看来很关心皇后娘娘呢。等下次我见到皇后娘娘了,一定把冬雪姑娘的关心带到。”

听出她话里的威胁之意,冬雪虽有恼意,但也只能讪讪一笑,不敢再多说。

容筝看回尹卿容,“长帝姬还有什么需要小女的地方吗?小女方才香料调制到一半,若长帝姬没旁的吩咐了,小女就先上楼了。”

尹卿容抬头,沉沉看她一眼,终于蠕动嘴唇,“慕容姑娘,告辞。”

说着,再不看她,转身出了沉香阁。

冬雪将手中的银子塞到掌柜手中,带着春夏秋三婢,也急急赶了出去。

落下的毡帘很快隔绝了她们的身影,容筝眉头一蹙,定定看了一瞬,忽的转身,神色如常地看着掌柜吩咐,“我先上楼了,再有人要见我,就说我不在。”

看出她的心情不是很好,掌柜也不敢多问什么,呐呐应了,目送着她上了楼。

推开雅阁的门,正在房中踱步的慕白闻声看来,见是容筝,不由舒了口气,急急走到她跟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道,“阿筝,怎么样,她们没为难你吧?”

容筝摇摇头,看一眼慕白,关上房门,一言不发地走到长几前坐下。

慕白一见,脸色也沉了下来,走到她对面坐下,皱着眉头开口道,“阿筝,怎么了?”

容筝抬头看他一眼,见他一脸紧张的模样,心中虽有委屈,却又觉得慕白什么都不知道,似乎不该把这气撒到他身上。

再者,她的性子向来沉静,让她对着慕白撒娇赌气,似乎也做不出来,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宁乐长帝姬是不是喜欢你?”

慕白一听,懵了懵,半晌才哭笑不得道,“阿筝,这又是哪里来的消息?”

“我亲眼所见,难道还有假?”容筝睨他一眼,嘴唇微翘。

慕白皱着眉头,一脸不解,“怎么可能?”他起身,走到容筝身旁坐下,认真看着她道,“阿筝,方才宁乐长帝姬说了什么?”

容筝便把刚才的事同他说了一遍。

慕白听罢,有些不解,“阿筝……她们莫名其妙来找你这一遭,的确有些意味不明,不过,这怎么就能看出宁乐长帝姬对我有意呢?”

容筝睨他一眼,“直觉!”

慕白苦笑一声,刚要解释,忽想到什么,话临到嘴边改了口,“阿筝,我不管她怎么想的,但我的心里只有你。等下次进宫的时候,我就请公子给我们赐婚。到时我们有了婚约,任其他人心里打的什么主意,都与我们无关。”

容筝听他说得真诚,心底最后一丝不快也烟消云散。慕白说得对,只要他对尹卿容没有意思,就算尹卿容再喜欢他又如何?

瞥一眼容筝神情,慕白知道她不多想了,笑笑,接着又开口,“我好不容易回来,不说别人了,阿筝这段时间过得可还好?”

……

容筝和慕白在这里互诉衷肠,另一厢,尹卿容所坐的马车上,气氛却有些凝滞。

尹卿容坐在正中,半倚在车壁上,双目紧闭,脸色有几分阴沉。

冬雪看她一眼,没有出声,眼中是若有所思的神色。

尹卿容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因为,她现在心里,颇有些心乱如麻。

自打从沉香阁出来后,她就觉得心里憋了团火。

从前,她一直是很喜欢沈初寒的,从他还在凉国为相时就喜欢上了,可是后来,他主动求娶聿国舞阳帝姬,在夺剑大会上,她看到他看着宋清欢的样子,才知道,原来他并非对每个人都那般清冷孤傲,他的笑,他的温柔,都只对那一个人而已。

见过舞阳帝姬之后,她彻底明白,论相貌论才情,她都不可能竞争得过她,所以,她自那时起,就对沈初寒彻底死了心。

这一点,她并没有骗宋清欢,和谈书上的那最后一条,也不是她的要求。至于苏娆为什么会这么做,她还没有明白,也许,只是单纯地想要膈应宋清欢罢了。

而那之后,她好像突然就对感情之事看淡了,再加上皇兄性子越来越古怪,整个凉国都被苏娆把控在了手中,她就更没有时间忧心自己的小情小爱。

只是偶尔夜深人静之际,她坐在榻上,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不知为何,有时会想起无垠陵黑暗中那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一个将自己牢牢护在身后的背影,她的心底,就会泛起一阵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涟漪。

今日在街上与慕白再次重逢,她才发现,她的心底,似乎早就对慕白存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只是,这星星点点的火苗还未起,就被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她觉得全身发冷,就好像自己已被整个世界遗弃,前路茫茫,不知道属于自己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迷迷糊糊间,马车驶回了会同馆。

她下了马车,也不看冬雪她们,径直进了房间,将门一关,把自己锁在了房中。

春夏秋冬四婢面面相觑一眼,冬雪沉声开口,“你们好生看着殿下,快午时了,我去吩咐厨房准备午膳。”

说着,转身离去。

*

尹卿容去过沉香阁的消息,很快通过隐卫之口传入宋清欢耳中。

她摆了摆手,遣了隐卫下去,若有所思地垂了眸。

流月方才也在一旁听着,看向宋清欢好奇开口道,“殿下,长帝姬这是何意?”

宋清欢眸光微动,把玩着手腕上的镯子,没有出声,似在沉思之中,良久,她才抬了眸,“我看,这不见得是尹卿容的主意。”

流月和沉星闻言微怔,沉星看向她开口道,“殿下是说,这极有可能是苏娆的主意?”

宋清欢“嗯”一声,想了想,看向沉星,“沉星,你亲自出一趟宫,请阿筝入宫来见我。旁人问起,就说我最近在调制香料,有些不懂的地方,请她进宫来指点一番。”

沉星应是,很快退出了大殿。

宋清欢端起一旁的茶盏喝一口,余光瞟见流月黑漆漆的眸子正望着自己,不由失笑,放下茶盏,“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

沉星不好意思地笑笑,“殿下,您就这么让沉星光明正大地请慕容姑娘进宫,难道苏娆那边不会察觉吗?”

宋清欢勾了勾唇角,看一眼沉星,“你觉得,以苏娆的能耐,她会不知道会同馆已经被我的人盯住了?”

沉星一讶,“殿下是故意让她知道的?”

宋清欢“嗯”一声,眸光微冷,落在光滑的白玉石地砖上。

尹卿容如今被春夏秋冬四婢女牢牢看管住,不大可能还有心情在街上闲逛,她去沉香阁的事,十有八九是苏娆授意。不管苏娆意欲何为,这件事都说明,她已经把主意打到了容筝身上。

自己叫沉星光明正大地请容筝进宫,就是为了告诉她,她的伎俩自己都看在眼里,让她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至于苏娆的真正目的,等容筝进宫后一问,应该就能清楚了。

半个时辰后,容筝随着沉星进了宫。

宋清欢制止了她的行礼,直接拉着她坐到自己身旁,“这里没有旁人,就不用这么多虚礼了。”

容筝笑笑,谢过了她。

宋清欢让流月上了茶来,将其中一盏推到她面前,笑笑道,“阿筝,昨日慕白去找了你吧。”

容筝耳垂红了红,羞涩地“嗯”一声。

宋清欢玩笑般打趣了她两句,说话正题,微微正色看向容筝,“阿筝,你知道我今日突然叫你进宫是为何吗?”

容筝眼睫一垂,“是为了昨日宁乐长帝姬之事?”

宋清欢点头,“阿筝,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宁乐长帝姬昨日去沉香阁做什么?”

容筝也意识到这事有些不寻常,点点头,将昨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给了宋清欢听,当然,其中省略了一些跟尹卿容不大相关的事,比如慕白对她说的那些情话……

宋清欢听罢,面露沉思之色。

这件事,果然有些猫腻。

“对了,慕白说,他昨天在去沉香阁的路上,还碰到了宁乐长帝姬。所以后来在外头听到她的声音后,心中起疑,才会从窗户翻入我的房间,避免了与她正面撞上。”

宋清欢应一声,心中隐隐起了几分猜想。

难道说,尹卿容她们去沉香阁,其实是冲着慕白去的?

想了想,开口又问,“她们在铺子里待了很久吗?”

“宁乐长帝姬买完香料就想要回去,但是她的侍女似乎一直在拖延时间。”

宋清欢眉梢一扬,“是不是一位叫冬雪的侍女?”

容筝略显吃惊,“你怎么知道?”

宋清欢勾了勾嘴角,“这个侍女,可不是普通角色。”她想了想,看向容筝道,“阿筝,凉国皇后苏娆的名字,你有没有听过?”

容筝点头,“便是之前风头正盛的宸国沁水帝姬吧?”

“对。她曾在我手中吃过瘪,一直对我恨之入骨,我怀疑,这次凉国主动求和,一定另有猫腻。”顿了顿,又道,“尹卿容身边那几名婢女,便是苏娆的人,所以我怀疑昨日之事没有那么简单。”

“需要我做什么吗?”

“阿筝,这些日子,除非必要,你还是先待在容府吧,尽量少去沉香阁。”

见宋清欢面色郑重,容筝便也没有多问,点头应了,“好。”

她虽不知事情的来龙去脉,但也能猜出个大概。沁水帝姬如今知道了她与宋清欢的关系,难保不会从自己下手,自己不会武功,也帮不上宋清欢什么忙,唯一能做的,就是护好自己的安危。

宋清欢笑笑,“抱歉,连累到你了。回头我让玄影在容府附近也安排几个隐卫,希望是我想太多了才是。”

“谢谢你,欢儿。”容筝真心实意道了谢。

宋清欢又宽慰了几句,不想她为此事烦忧,便说起了她和慕白的亲事,又提到慕容濯可能短时间内回不来的情况。

之前慕容濯中毒一事,为了安抚民心,并未传到临都,所以容筝对慕容濯曾中毒的事也是一无所知,此时听到宋清欢征求自己的意见,也顾不上羞涩,想了想,认真道,“欢儿,我还是想让哥哥亲眼看着我出嫁。”

“好。”知晓了容筝的想法,宋清欢心里有了底,“依我看,只要和谈的事有了结论,慕容濯应该就能回来了。不过眼下,你和慕白,就只能再等等了。”

“没关系,都等了这么久,不在乎再多等些日子。”容筝打趣。

和凉国的事,本与容筝无关,所以宋清欢也不想将她牵扯太深,略略说了几句便岔开了话题。

过了几日,事情终于又有了新的进展。

凉帝尹湛终于回了信,同意去掉和谈书上的最后一条,但为显诚意,宁乐长帝姬仍会留在昭国,请沈初寒替她寻一门合适的亲事。

与尹湛的回信一同来的,还有另一个消息——

凉国皇后苏娆,怀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