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信雨/辣妻当家:调教军门痞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天怀里抱着茶娜,有那么一刻晃神……说实在的,真想亲亲她。

可是……头都低下去了,半道又打退堂鼓了。

一犹豫之间,就错失了良机。

茶娜即便有心,也不能一直摆着姿势在那等着……微微一笑,用手掖了掖头发,自然的离开了他的怀抱,“天哥,谢谢你啊!”

身子一挣……面不改色心不跳,走到了他的前面。

叶天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了……又懊恼又沮丧,还有点恨自己。

可他的顾忌也是有原因的。

生怕自己莽撞了,一口亲了下去,对方要是不同意,那有多尴尬?

他是个傲娇的人,一辈子都没失败过,在这个紧要的关头,更怕自己性急而断了后路,就此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心里想着……耐着性子,就在等一宿,你倒茶那看到了自己的心,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到时候两情相悦的水到渠成,反而比这种冒险更稳妥。

反正八年也等了,也不急在一时。

这么一想,心情又好了起来。

快步追上了茶娜,两个人并肩而行。

弯月如钩,可以清楚的见到满天的星,路边的树叶摇曳,偶尔静下来的时候可以听到沙沙声,路灯昏暗,微风拂面,两个人觉得气氛正好,边走边聊,好像都想把这八年里发生的有趣的事……通通讲给对方听。

叶天讲他在军校里的糗事……第一次跳伞的忑忐,上机试飞的小波则,还有对未来的展望。

茶娜静静地听着,唇边挂着一丝微笑……望着他的眼神是柔柔的,柔得让叶天以为自己不是走在路上,而是踩在云端。

反正身子是轻飘飘的……心也就剩二两重了,轻快得一阵风刮过来,都能在天上飞两圈。

两个人真走了个把钟头,这才到了回民饭店。

茶娜有些感慨,“附近的街道都不一样了,如果你不带我来,我是一定找不到的!”

“嗯!好多房子都拆迁了!这一片因为是回民的聚集地,还保留着过去的风格。”叶天不由得叹了口气,“现在的变化真快,别说是你了,我有的时候出门都发懵!”

“你?”

“啊!这几年我多数都在军校,也没时间出来逛!课程也比较重,学校里的一些杂事也多,基本上就是家,学校,学校,家,不瞒你说,我连一场电影都没看过!”

一提起电影,两个人就想起了第一次的约会。

同时低下了头,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有时候年少轻狂可以做的事,在长大了,成人了之后,反倒拘谨了。

两个人进了饭店。

老板一下就认出了叶天,看来他真是这里的常客,“叶少校,今天……不是自己呀?”

偷瞄了一眼茶娜,呵呵的笑了,“还是老座位吗?”

叶天点头,“嗯!”

老板将两个人引到了靠窗前的桌子,小声的向茶娜说,“小叶就喜欢坐在这里!每次来都一样!”

顿了一顿,“我这店开了这么多年,这人来了走,走了来,像叶少校这么念旧的人还不多呢!”

茶娜点头,“嗯!他人是挺……”

不往下说了。

也没用他们点菜,老板自顾自的上了羊汤和火烧……两个人相视一笑,仿佛回到了从前。

这回坐下了,轮到叶天问茶娜,“你给我讲讲国外的生活吧?有的时候我也向往你……们可以在外面,见识很多不同的事物!如果有可能,我早就出去找你……们了,可惜我是现役军人,按照规定,不允许出国!”

茶娜挑了几样有趣的事,细细的给他描述了一番。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眼看着店要打烊了,两个人只能起身离开。

天色已晚,叶天打了辆车,把茶娜送回了南星儿的住处……送他上了台阶,“我就不进去了!嗯……万一你今天收到了我的东西,一定要尽快答复我,不论多晚,你都可以打我的手机,我今晚回我父母的住处!”

茶娜点头,“知道了!你快回家吧!时间也不早了!”

温柔的一笑,转身进了房。

客厅里特意为她留了盏小灯,南星儿听到了动静……赶忙有睡房里迎了出来,“娜,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吃饭了吧?叶天在这里等你一会儿呢!”

“我知道,我见过他了!星儿姨,你快回去睡吧!我吃过饭了,以后千万别等我!”

南星儿点头,“那就好!赶紧回房睡吧!”

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啊!你有一个邮件,下午就到了,我放在你房间的书桌上了!”

她有一些纳闷儿,“邮件上也没有邮票!盖得是军用章,不会是叶天给你邮的东西吧?他晚饭在这儿了,可也没提这事儿啊!”

茶娜没等她说完,立刻就往自己的房间跑,“星儿姨,晚安!”

一头扎进了卧室。

迫不及待的冲到书桌前……见一个牛皮纸信封,端端正正地摆在书桌上。

深吸了一口气。

盼了一天的东西,此刻见了,倒仿佛有些紧张了。

将子袋抱在了怀里,坐在椅子上,发了一会儿呆,这才打开抽屉,取出了剪刀……

慢慢的……

剪开了封口……

手一滑……

劈了啪啦的……几百张小信封,像雨后的桃花,纷纷飞飞的飘落到地面,散得到处都是。

茶娜愣了,双手捂着嘴……掩住了那声惊呼。

从椅子里滑下,蹲在地上,缓缓的扫视着信封上那遒劲的字……

茶娜!

茶娜!

茶娜!

仿佛像是叶天的呼唤。

有那么一刻,她觉得眼底一片灼热,嘴角挂着欣慰的笑,泪水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随手抽出一封,小心翼翼的拆开了,没空回了信封的完整。

信上廖廖数语:

茶娜:

今天和表哥见面了,他回国了……回来和家人一起过年!

你呢?

远在异国他乡,有没有人陪你包饺子,放鞭炮,有没有人和你一起笑?

在这阖家团聚的时刻……屋外是一家人的欢声笑语,可我却觉得寂寞,一个人坐在书桌前,给你写这封信。

四年了!

你还好吗?

我……想……你!

想!

祝你新年快乐

叶天

于春节炫丽的烟花中留笔

x年x月x日

茶娜咬住了手背,抑制住了自己的哽咽……却控制不住泪水的泛滥。

擦了,还有!

拭了,又来!

她抽抽搭搭的拆开了所有的信件……一封一封的读,一封一封的数,一共是624封。

到了最后,她的泪眼模糊了面前的一切,根本什么都看不清了,干脆将头埋在臂弯里,痛痛快快地抽泣了起来。

痛!

心痛!

也快乐着!

她在家里伤心难过的时候……

叶天已经回到了父母的住处。

蹑手蹑脚的开了门,南夜还是听到了动静,穿着睡衣迎了出来,“哎,你怎么回来了,事先也没通知一声,像小偷似的进来了!”

叶天讪笑,“爸,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妈睡了吗!”

“嗯!你没回部队?”

“我请假了,因为点私事儿!”目光回避是南夜,唯恐父亲问得太多,“我先回去睡觉了,咱们明早再谈!”

南夜一见他的表情,心里就有数了,“嗯!睡去吧!”

望着儿子的背影摇了摇头,这才回了卧室。

白天儿半倚在床上,睡眼惺忪的问,“是不是有人?我就说听到动静了嘛!是叶天?”

“嗯!他没回部队,请假了!看他那表情……”南夜捅了捅媳妇儿,“你坐起来,我跟你说话呢!”

“是!南司令!”

白天儿坐起身,靠在床头,抬眼望着他,“现在总可以了吧?说吧!”

南夜有些小兴奋,“叶天刚回来了!这个时候请假出去,不用猜我也知道,八成是搞对象去了!”

白天儿微微歪着嘴角,“切!我不信!不用看我也知道,你儿子的脸色一定不好看!”

南夜最佩服媳妇的观察力,“真是不大好看,你怎么知道的?”

“你们爷俩的性情我最了解!都是心里藏不住事儿的人!有什么高兴的事情,一定得吧得吧跟人分享!刚才,你出去探个头,马上就回来了!这说明什么呢?”

“啊?”

“说明儿子不想和你谈话!你比较识趣儿的……也没好意思上去追问!对吧?”

南夜舔着脸一笑,“艾玛!你就是女诸葛!”

白天儿淡淡的,“我猜……儿子是出去见女人了,至于说是不是女朋友,现在还没法下定论!”

南夜急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声音抬高了半度,“还有,你不是有本事吗?立刻想个办法……替儿子把女朋友追回来!要快!今年就让他们结婚!我马上就要抱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