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沙漠之城/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D城,中东地区最富裕的城市,亦是沙漠国度中最重要的现代化都市。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D城的人不一定人人都是亿万富豪,但,这世上最有钱的富豪,一定是在D城。于是,它又被称为“黄金城”。

而此刻,夜凉如水,寂静森冷,在这座全世界最膜拜最向往的城市里,却发生了最诡异的一幕——

一道漆黑的暗影立在墙头,静静开口:“殿下,这群人杀不杀?”黯哑的声音在诡异的空气中传出来,声音没有一丝起伏。

若细看,才会发现,说话人笔直伟岸的侧影透过朦胧的月光映在门框上,一举一动都悄无声息,偏浑身煞气凌冽,带着军人一般的克制。

他们身处之地是这D城中绝无仅有的珍贵绿洲,在此拔地而起的建筑亦被全球称为“沙漠奇迹”,可眼下,却毫无美感可言。

院子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三十个哭得一脸鼻涕眼泪的孩童,只看了一眼,刚刚说话的人脸上便闪过明显的烦躁。

“咯哒”——

拨弄枪械的声音,虽然极为轻微,却打扰了一直倚在沙发上慵懒坐着的男人。似是被那杀气侵扰,被尊称为“殿下”的人,微微一笑,慢慢地睁开眼。

只一瞬,四周守在一边的保镖都被这一眼惊得闪了神。

这是一双吸取了天地精华才能拥有的璀璨双眸,皎洁、光明,却也冷淡、酷烈。矛盾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却也美好的让人不敢靠近。

一身白色风衣半遮半掩地披在身后,就像是浑身都能让人如沐圣光。他的眼,极深极深,像是碧海一样,让人只看一眼,便能溺毙其中。可他的眸色,却极淡极淡,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不能掀起其一丝波澜。

这一瞬,他看了一眼四周,似乎对被团团困住并堵住了嘴巴的少男少女十分感兴趣,洁白修长的右手轻轻地点了点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众人:“他们便是这一批的祭品?”

他的声音很轻,也很低,可仿佛是从冰箱里刚刚取出的冰块,声音刚落,整栋宫殿似乎都为之一静。

即便是“祭品”中脾气最暴躁的那个少年,都不等不承认,便是这一腔声音,美妙得都让人甘于赴死。他不知道怎么用言语来表达这种感觉,或者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只言片语能形容这个人,就仿佛这个浑身沐浴在夜色中的男人拥有魔力一般,便是再波澜不惊的一句话,也让人觉得毫无抵抗能力。

可他嘴里吐露的言语,明明是那般冷冽无情。

活祭,在中东,依旧是合法的存在。和西方国家的开放自由相比,D城依旧遗传了一些古老历史传统——比如,和英国一样保留了王室传承。再比如,为了祈福,会杀死活人以便献祭的残忍制度。只不过,后者轻易不会对外宣布,祭品更不会选择他们这些出身富豪的孩子。而这一次,显然出了岔子。

“回殿下,他们便是明日活祭的最后一批。”清冷俊逸的队长铿锵有力地回答道,眼睛定定地看向白衣男子,手中的枪却已经上好了子弹。他看了一眼口袋,目光微微一顿。可惜,忘了带灭音器,呆会可能要吵了点。

“既然这样,那就都杀了吧。”他清冷一笑,轻轻地吐出今晚最冷酷的语句,轻而易举地决定了所有人的结局。脸上却依旧是一片平静无波,俊美到让人根本挪不开眼。

用活祭祭祀本就不是新鲜事,可惜,王兄有时候太过任性,又太过相信那些古老东方的古籍。陆冥无奈地笑笑,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王兄竟然坚信只要将九九八十一个身份尊贵的童男童女活祭给上天,就可以确保国家的石油资源不会枯竭。

眼下这三十人已是被王兄暗中搜罗来的最后一批适龄少男少女,而此前的五十一个在他赶来之前就已经活祭了。这种事情,若是普通平民,消失了便也消失了。关键是这一批是祭品,一个个背后来路都不简单,若是查到了蛛丝马迹,他们王室的丑闻将彻底震惊国际。

呵……这种事情若真披露出来,他倒乐得看王兄的笑话。只可惜……。

陆冥眼底阴鸷一闪而过。

父王的偏心已经深入骨髓,他若隔岸观火,只怕最后反倒会惹火烧身。

可若是将这三十人放回去,那五十一人的行踪便是暴露无遗,唯今之计,只得直接处决了他们,以绝后患。

至于王兄明日可能的暴怒,他眼底闪过一抹轻蔑,那压根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陆冥挥了挥手,再不说一句话,喝了一口红酒,神情淡然地闭目养神。

纤细的颈项,洁白的额头,深而广的蓝眸,洁白耀眼的白衣白服,这就像是一幅画,美到让人忘俗。

直到,第一道凄厉的尖叫划破天际……

“唔”被紧紧堵住的嘴边,鲜血横流,那一个稚嫩少年上一刻还痴痴地望着被整个国家称为“完人”的王子,此时却是头颅落地,死无全尸……

第二声绝望的惨叫随之而来,接着,第三声、第四声、第五声……。

那些个素日里在这片国土亦是骄纵自傲的少年,浑身冰冷地面对着那十五个手持弯刀的壮汉,满脸的泪水,鲜血随着他们被割开的皮肤缓缓流出,艳丽地交织出一地的猩红。

一双双惊惧地眼睛死死地盯着在那个美得不似人的“殿下”,只盼发生奇迹,能有最后一点生还的希望。

可是,身后一声比一声沉重的刀剑入肉声一步步地靠近,心脏像是被人悬在了万丈悬崖,只一瞬,便是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睁开眼的前一刻,冷奕瑶还在纠结于自己目前是处于上、下身分离,还是腹部被铁钩刺穿的状况。

就像是整个人已经被撕成碎片,却还被一刀一刀割开五脏六腑,碾碎最后一点肉末。

无边无尽的痛,就像是镰刀一样,切在她身上的每一处神经。

痛,至少代表她还活着。

庆幸地呼出一口气,只是下一刻,连这点自娱自乐的闲暇都没了。因为,疼痛过去,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知觉……

无奈地叹了口气,她下意识地勾勾小指,可惜,无论怎么努力,无果。

好吧,她的破身体,一次比一次不中用。失望了太多次,她的脾气早已经练就成不动明王。

静下心听听了四周。

静,很静,符合太平间或者坟墓的情况,只是,血腥味太过刺鼻,破坏了她想要沉溺于黑暗的心境。

耳边汩汩,那黏黏稠稠的仿佛流之不尽的东西,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她的血了。

哦,不,更正一点,不是“她”的,而应该是这具“尸体”的……。

通常情况下,如果她心情好,或者当场还有个现场观众,或者她还能说得出话的情况下,她会给对方用最简明扼要的语言概括一下眼下这个诡异的情景。

此乃名副其实的“借尸还魂”!

只可惜,目前没有一个好心人呆在这具尸体旁边,关怀一下“她”的现实感受。

啧,也不是第一次“借尸还魂”了,她又早已经不是十六七八,少不更事、天真烂漫的无知少女,这种情况下,若不想被别人当成妖怪或者是诈尸,最好的办法,还是静静地来,静静地去,不留下一片云彩。

冷奕瑶眼底闪过一抹玩味。

最开始的时候,作为特殊机构培养出来的特务,她这辈子原以为追杀与反追杀、窃取机密这种活计是最简单的内容,可惜,自从死后,一次一次的重生,每次醒来都是一副破烂不堪的身体,她的世界观不断的被刷新,以至于,眼下,她几乎没有太大的震惊。

呵呵,映着孤寂的月光,一双冷到凛冽的眼终于渐渐掀开一角,然后,若无其事地打量起四周的情形来。

不得不说,三十具死尸横七竖八叠加在一起的景象实在不够雅观。而且,四周被牢牢围成个圈,站着的十五个黑衣壮汉也让她重生的好心情瞬间打了折扣。

这一次重生,脑子中残留的记忆,依旧如往昔一般,被她继承下来。

很好,不是穿越回古代,而是干脆重生到一个不知名的中东国家。按照时间来算,文明程度和21世纪差不多,只可惜,完全是个平行世界,和之前重生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截然不同。手机、电脑、汽车、飞机样样不缺,就是,这里再没有她心心念念的祖国和故乡而已。

呵,好歹以前是在自家地盘上为非作歹,到底是个东道主,如今一朝重生,竟然来到了沙漠地区。她都不知道是不是要感谢老天给她这么个狗运气。

气候干燥,按理来说,没有太多雨水滋润的土地本该贫瘠,可惜这里硬生生凭着独有资源成为了另一个阿联酋帝国。明晃晃的四个字刻在帝国头上——有钱,任性!

沙漠中的国度,和其他文明国家比起来,依旧等级森严,当然,男尊女卑的习性也保留至今。

显然,今天下令“清理”他们的陆冥,便是立于金字塔顶尖的王室成员。

只是,很遗憾,今天“见证”她“诈尸”的人实在太多,为了消除后患,她低低一叹,务必要让这些人过水无痕,毫无踪迹……

不过,这可真是个美人儿啊!

忧郁的心情只是一瞬,下一刻,冷奕瑶灼灼地看向那个闭目养神的男子,忍不住笑靥如花。即便阅人无数,可她此刻还是忍不住赞叹一声:“极品。”

天地间的灿烂美好似乎都集于他一身,那张比月亮还圣洁的脸上带着常人无法企及的完美无暇,白得尊贵,白得跗骨。

欣赏夜色的陆冥盎然感到心口一阵冰凉,犹如在森林里突然被狩猎的错觉,就像是被猎人用眼神一层层地剥皮去骨,直到一箭将他钉死在地,血流成河。

这是一种人死前才有的惊心动魄!是一种被狩猎被屠杀前的阴森诡异!

“刷”地一声,他衣摆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转身的那一刹那,他神情惊讶地对上院子里一双淡然的滟滟双眸……

------题外话------

各位宝宝,新文如约而至。还请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支持,MUA。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