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手持弯刀/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身上的衣袍被撕得支离破碎,堪堪只能挡住隐秘重点位置,她靠着墙,侧过身,险险躲过那两个男人伸过来的脏手,背后却被一根水管抵住。

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夜色越发的深,她的脸垂着,阴影笼住她的神色,让人看不清、辨不明。

两个男人只觉得当真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这样的美色,这样的皮肤,就是身上的血腥气有点败兴。

不过,没关系……。

两人互视一眼。

反正玩完了之后,她也是出气比进气多了,到时,还省得他们亲自动手。毕竟,强奸罪若是被逮住,总归不太好看。

冷奕瑶眨了眨眼帘,这两人的恶意不言而喻,归根究底,在这片国度,男尊女卑的习性一直沿袭至今,贵族女子出门戴面纱,只有底层女子或奴隶才会抛头露面。所以,越发壮了这两个人的熊胆!

若是青天白日,她还能利用人群引来纷乱借以逃开,倒是眼下夜深人静,不想被宫殿里那横七竖八的死尸牵连上,还是最好安静点。

天时地利人和,竟然统统站在对方那边。

冷奕瑶眼底微微一深,这次重生,真他妈的是考验她底线是吧!

两人见她一直垂着头,肩膀处迎着冰冷的空气,微微爆出鸡皮疙瘩,立马笑得极其隐晦,脸上的贪婪越发不加掩饰:“来,咱哥俩帮你暖暖身子。”

说话间,两手就搂过去,两人团团将她圈住,不得一丝缝隙!

冷奕瑶定定地看着肩上那两只黝黑粗壮的脏手,只一瞬,手指微动,她从腰侧将那把从陆冥护卫手中夺来的弯刀横刀一劈,刹那间,流光一闪,鲜血淋漓,血光四溢!

“啊!”两声凄厉的惨叫几乎是同时爆出,下一刻,重叠在一起!

云溪旋身,一把用刀柄敲碎其中一人牙齿,眼中凶光毕露:“给我闭嘴!”

下一瞬,用尽全身力气,一个扭身,将手中刀刃送入另一个人的腹中。

粘膜切碎的触感从手心清晰传到脑中。

她微微顿了顿,冷眼看着那壮汉从暴怒发狂到不可思议,再到缓缓坠地的惊惶恐惧……

看,这才是恃强凌弱!

以为两个男人对上她,就一定会是她乖乖就范?

冷奕瑶咬紧牙根,将冲到嘴边的一抹血腥气强自咽下,慢慢地转身,冷笑地看着被吓得连牙齿剥落都没空理会的另一人。

腰上的伤口实在太重,刚刚强自使力,怕是伤口又被强行撕裂得更厉害。

只是,即便已经是强弩之末,也不能让这人看出一丝端倪,否则,今晚,就真的活不过去了。

就像是凶狠的狼,眼神锁定了猎物之后,绝不会轻易放过。

他们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对方都互相看清了彼此的容貌。他们要强上再杀她灭口,她却是直接一刀割了那人性命。彼此都有对方把柄,即便眼下他们各退一步,就此罢手,谁也不知道明天对方的描摹画像会不会被官方挂在全国各处悬赏通缉。

说到底,不过是三个字——信不过!

男人被同伴瞬间惨死震了一瞬,下一刻,摸了摸怀里,掏出一把尺寸更大的长刀,行动间小心谨慎起来。

刀形大曲,犹如弯弓,和冷奕瑶手中那把精致如工艺品的舍施尔弯刀风格迥异。

沙漠民族,生存环境相较其他地域要恶劣得多,这就造就了民风彪悍。

晚间行走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大多数人怀里都会揣上武器。贵族大多是枪械,而普通平民则多是弯刀。

冷奕瑶目光在对方弯刀的刀刃上微微一顿,便小心后退一步。

看刀痕便知是使刀的老手,关键是这刀尺寸比她手中的刀要大上些许,挥舞起来,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对方劈开骨头。

她小心呼出一口气,宁心静气,沉下重心。

男人嘴边是大团的鲜血,此刻,他却顾不得太多,“呸”地一声吐出断裂的牙齿,就压着刀刃挥来。

自上而下,大力狠劈。

冷奕瑶咬牙接住,但腹部忽然震出一股鲜血,伤口再次被撕裂。

就像是蚂蟥忽然吸到了血的味道一样,那人眼底发出渗人的光,刀刀使劲全身之力,“噼”、“啪”、“嘭”地砍下,金属碰撞声不绝于耳。

一刀比一刀重,一刀比一刀狠。

“你不是厉害吗?你不是敢杀人吗?老子今天就剁了你!”眼见冷奕瑶只有抵抗的份,那人笑得越发癫狂!

看,不过是个女表子。

自以为能杀人就很了不起?

他不仅要剁碎了她,他待会还要拿她去喂狗!

眼中充血间,正挥刀挥舞得兴奋,不知道为什么,眼前一晃,那抹身影刹那间一个闪身,躲开一刀。

刀尖盾地,那一刻,他撑大双目,潜意识里只觉得心头一冷,耳边,似乎听到死亡的声音。

冷奕瑶慢慢低哑一笑。强忍着伤口撕裂也要接住他前面那么多刀,就是为了这一瞬的机会。乘他弯刀越举越高,终于在这一次举起刀刃的一刹那,扭身钻到他背后的死角。

那一刻,她眼角微微撩起,一手横劈,让他的脖子,彻底与身体分崩离析。

脑袋掉地的那一瞬间,血红的双眼还直直地盯着远方,似乎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

是的,死了,死在一个看上去瘦弱无力,还浑身是伤的女人手上。这若是平日有人敢这样说,他肯定立马碾碎对方的眼珠。可此刻,他却是再也没有机会了。因为,他如今不过是破屋内的另一具尸体。

两具尸首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都不是好看的死法。

若是一般的女子,怕是恨不得立马放声尖叫,她却只能抗住孱弱的身子,走到第一个男人身边去脱他外套。

这该死的温差。

冷奕瑶皱眉,自己身上这破破烂烂的衣服,不用再遇上什么强人,只要走出去,以她现在的失血状况和体力,不用几个小时,她能立马冻死在路边。

可是,还未来得及扯下那人的衣物,她的动作却倏然一顿……。

一把漆黑的HKP7型手枪不知什么时候竟抵在她的脑后。

冷奕瑶指尖一僵。

没想到,刚刚那场博弈之后,竟还藏着第三人。

只是,即便她如今身体虚弱,但能在她眼皮子底下走到她身后,拿枪抵住她的人……。

她的眼底微微一沉,却是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这人来路不清。是和这两人一路,还是另有缘故?

“你很强。”出乎意料的,对方竟然先开了话头。而说话的内容……

她淡淡挑眉,没想到竟然会是表扬。

自然,对于男尊女卑的地界,能得到一个男人这般夸奖,该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只是,你真的确定,看她杀完两个人之后的评语就是这个吗?

“这两个人,死有余辜。”那人似乎能猜到她心底想的是什么,声色没有任何起伏。反倒是目光顺着她的脸颊一路向下,落在那鲜血淋漓的腰腹处,扫过那被藏起来的舍施尔弯刀,最终才静静道:“这伤再不救治,你活不过今晚。”

冷奕瑶点头,毫不意外:“我知道。”否则,一开始,她不会一忍再忍,可那脏手碰到她肩膀的那一瞬,就破了她的底线。

“给你两个选择。”男人的声音似乎带了一些兴致,大约没见过,哪个人被枪指着脑袋竟然还能这么冷静地对答如流。

在他看来,她也就差那么一口气的功夫就能入土为安了。

“你说。”既然形势没人强,她也不啰嗦。杀之前那些皇室随侍,是因为对方避人耳目,她有机可乘。杀刚刚那两人,是因为对方不清楚她底细,自大狂妄。而这人,既已经看清她的身手和能力,武器更比她的顺手,她自然不会傻得去玩什么突袭。

“第一,我现在报警,你因为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他微笑着,说出第一条路。

“第二条呢?”冷奕瑶静静地接过,她笃定,他的真正意愿是在第二条,否则,根本不会废这么多时间和她“聊天”。

“第二条,”他似乎笑了笑:“你跟我走。”

冷奕瑶指尖在刀柄上圈了一圈,跟他走?去哪?

她没问,而是忽然抬头,朝他轻轻一笑:“我选第二条。”

既然让她跟他走,至少,今晚的伤口有人治了,正好省了她的事。如今,人生地不熟,身上无钱无势,能有个“依仗”正好是上上之选。

至于,这人让她跟他走的动机……

冷奕瑶眼底闪过一抹细碎的冷光,他们走着瞧……。

男人大约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连抬头都没有丝毫迟缓,仿佛压根不怕他会擦枪走火一样,忍不住细细重新又打量了一遍。

刚刚站在屋外的时候就知道这人长得漂亮,但是,近看之下,才发现,什么叫做惊艳。

不仅仅是容貌上的,更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随遇而安和精明冷厉。

只是,他看她指尖从弯刀刀柄上移开,眼底慢慢流露出一抹深思。

虽然国内民众都有佩刀的习惯,但舍施尔弯刀却格外与众不同。

经过多年的改造进化,舍施尔弯刀的长度只有六十公分,刀刃都是由特别质地锤炼,而刀柄选用象牙制作。

在国内,象牙属于皇室专用物品,非普通权贵能使用,鉴于大多数皇室成员如今都选择配枪,唯有部分皇室侍卫依旧保有佩刀传统。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手持舍施尔弯刀……。

冷奕瑶在他深思的时候,已经继续手上的事情,将袍子拽下,披在身上,好歹抵御了一些寒意。随即,转身,一脸虚弱地捂着伤口:“大哥,麻烦先找个人帮我治个伤。”

说完,歪头一扭,直接倒在对方肩上。

开玩笑,既然有免费劳动力,干嘛累死累活地自己吃苦跑路?

男人大约是被她之前的“硬气”形象深深影响,此刻呆呆地望着趴在他肩上的女人……。

一刹那间,简直怀疑,眼前这般蔫坏蔫坏的狡诈女人是不是偷梁换柱,给他来了个移花接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