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全城戒严/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全城戒严……。

冷奕瑶指尖微微一动,侧着头,迎着他的目光,胸怀坦荡:“一个小时前,我就昏了,我怎么知道为什么?”

男人一愣,不知道是因为她这无比坦荡的姿态,还是她眼中的理所当然。

下一瞬,他却是笑了,点了点头,像是一名科学工作者一样,严谨周到地为她解答谜题:“陆冥殿下遇刺身亡,凶手逃逸,如今,警方已经在彻底调查,别说是人要进出城门,就连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冷奕瑶脸上一脸听到故事书的表情,瞪着眼睛珠,不可置信地望着他:“就是那个二殿下?全国最受民众拥戴的陆冥殿下?他死了?”关键的不是内容,是演技!看看她这震惊赤诚的眼神,冷奕瑶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当女明星的天赋。

没办法,自己如今重伤,还靠着别人活命。

“对。”男人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似乎在拆分她的每一个细枝末节。

如果他猜测的没错,她手里被他收过来的那把舍施尔弯刀应该就是她从皇室侍卫那里弄过来的。

至于是怎么弄?偷,亦或是抢,还是顺手牵羊?这就牵扯到她今晚的所作所为了。

不得不说,他之前在屋外看到她和两个壮汉对峙的过程,是极为赞赏甚至可以称作为惊艳。

女人的力气和搏斗技能天生就弱于男人,她却能以弱胜强,以一对二,最关键的是,还是在她血流不止的情况下,这种女人,他之前唯一见过的,便是皇室专门训练的高级护卫,往往为了保护女性贵族而存在的。

可,看这人的气质和目光就知道,她绝不是这种人。

毕竟,护卫,眼中永远都是对皇室的臣服和尊敬。

而这个人,太自由。

她眼底似乎无所畏惧,更无从探寻。

她可以笑着和你上一刻还开着玩笑,下一瞬立马能抽刀杀人。

这种人,没有等级意识,也没有强烈的组织纪律感,绝不会是被皇室那种千挑万选培训出来的人。

所以,这刀,来路不正。

而且,她提到陆冥殿下的时候,眼底没有一丝敬畏,这一点,她毫不掩饰,或者说,是不屑于掩饰。

这个人,甚至对于皇室也没有感觉到任何与众不同的地方,是见惯了权贵,还是说,陆冥的死,对她而言,无关轻重?

不管是哪一种,今晚,这个女人,都激起了他难得的好奇心。

“堂堂皇子,遇刺身亡?皇室护卫都是吃狗粮的吗?”冷奕瑶闲闲一笑,将面包袋叠吧叠吧卷起来,随即把最后一口牛奶喝完,一脸嘲讽地朝他笑。

想打听她和今晚的那起“遇刺”是否有关?

她是傻了,才会被人套话。

“他们是吃什么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晚在离这不远的绿洲宫殿里,一共死了十五个随侍、一个队长,还有一名举国上下最受尊敬的皇子。”

男人的话音越来越低,低到,似乎下一瞬,他的声音就要抵到她的耳畔……

寂静的沉默忽然变得格外突兀,冷奕瑶诧异地抬了抬头,细细打量眼前男人眼中的神色。

如果她没有听错……。

他刚刚说话间,似乎带着淡淡的满意……。

满意?

见了鬼了,明明这个国家的人民都超级爱戴他们的皇室来着。更何况死的那个陆冥,就她肉身的记忆而言,对这个国家来说,简直是除了不受那个国王待见,到哪里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主……。

这男人眼底的满意又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