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棋逢对手/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咕噜噜……”

冷奕瑶的肚子忽然在这个时候发出一阵响亮的声音。

两个人中间静谧的气氛忽然被这声音打断。

她低头,望了一眼自己的肚子,突然极为义正言辞地抬头朝他龇牙一笑:“不好意思,吃得太撑,大概肠胃蠕动得厉害。”

乍然一下子吃得太饱,这身体又太过娇弱,她还真没试过,在一个男人面前,这么没有仪态来着。不过,管他呢,连脸到现在都没露出过的男人,就当是个实物摆设呗。

至于,他刚刚隐约对陆冥的死的满意态度,她猜也不过是两种可能。

一种是,他本人和陆冥对立,从情感上来说,见不得对方好。对方死了嘛,那不是正好?

另一种嘛,更简单了。他的立场和陆冥对立,陆冥死了,对他来说,有利无害。

当然,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就现在而言,他都不会对她做出不利的事。毕竟,她如果是真正凶手,她对他也没有任何坏处。如果她不是这场杀戮的真凶,那就跟他更没有半毛钱关系。

所以,从目前来看,他们俩应该是进水不犯河水。

男人眨了眨眼,似乎没见过哪个女人失仪之后,会露出这般理所当然的嘴脸。

之前,那两个不长眼的壮汉,见她没戴面纱,身上受伤,猜她是哪个贵族的逃奴。可根据他包扎伤口时观察,她的腹部处,明显是刀伤,而且正是舍施尔弯刀所致。但她的皮肤细腻且白皙,显然不是长期在太阳底下暴晒的女子,这样的皮肤在沙漠地域,非常人能拥有。

如果她真的是杀了那些人的凶手。一个女人,干掉了十五个皇室随侍、一个队长,她会没有同谋?

这怎么想都觉得有点太不可思议。

可若是她有同伴,为什么之前差点被那两个男人强暴的时候,却没有任何人出来帮忙?

他的目光深深地映在她的脸上。在那里,他看不到一丝紧张,更看不到一点点的心虚,仿佛,全城戒备于她来说,不过是外面刮风下雨一般的事情。

这个女人,太神秘。

行动举止不像贵族女子那般小心翼翼,胆识却惊人超常。目光坚定,实际却实实虚虚却让人根本看不透。

到底是什么来路,怕是再问下去,也没有任何结果。

他索性一下子站了起来,将地窖里的灯调亮了一些,回头对她轻轻一笑:“你早点休息,明天我来帮你换药。”

“好,谢啦。”冷奕瑶摆了摆手,一脸自然熟地对他微笑。

男人轻笑着转身打开房门,仿佛回归到最开始见面的相处模式。

直到大门关上的那一刹,屋内的冷奕瑶嘴角抿直,眼底冷笑,屋外的男人若有所思,眼中含笑。

这一轮,谁也没赢。

他探不出她的底,她也摸不清他的来路。

只不过,她到底还是棋差一招。

毕竟,她手上唯一的武器被男人“顺路”拐走。

不过,这世上,谁规定了,锋利的刀刃才是最好的武器?

冷奕瑶摸了摸自己的手心,淡然一笑,仰面躺在地窖里那唯一的一张床上。

她既然能将一个受万众瞩目的皇子直接切了,眼前这个藏头露尾的男人,她怕他甚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