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离家出走/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侧着头,看了一眼头上璀璨的水晶灯。房间里,安静得连每个人的呼吸似乎都清晰可辨。

西勒便这般灼灼地望着她,似乎将整个房间里其余的人都抛之脑后。

白袍小哥脸上的笑意已经尽数敛去,他直直地看着神色平静的冷奕瑶,又望了一眼离她距离较近的翟穆,忍不住皱了皱眉。不过眨眼间,他已收拾好情绪,微笑地轻轻躬身,“各位,时间还早,不如下楼好好试试手气,贵宾室里应有尽有,希望各位能尽兴而归。”

不管鼎鼎有名的赌王为什么这般出奇地盯着一个女人,但,别人手下话已经说得这么明显了,再赖在房间里显然就太没眼色了。赌场的工作人员有礼地弯腰打开房门,倾身领路带他们离开,翟穆的脚步只稍稍一顿,随后,像是没有注意到冷奕瑶一般,他也与别人一道离开了房间。

刹那间,房间内,便只剩下他们两人。

于是,宽敞的房内显得更加空旷。

“刚刚那个男人,是谁?”低沉的,宛若黑濯石一般让人沉醉的声音忽然在房间内荡起。西勒转身,直接走到她的眼前。

他的目光,直而冷,只是落到她脸上的面纱时,微微一顿,随即,情不自禁地直接将那碍眼的存在挑开。

黑色的面纱薄而轻,瞬间随着他手腕的力度落到地上。

冷奕瑶眨了眨眼睛,下一瞬,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直接对上。

她迩然,忽然轻轻一笑。

“不知道。”淡漠的语气宛如来并冰寒之地,她笑,眼中坦荡,毫无遮掩。

西勒的指尖瞬间并拢,攥紧的手腕背到身后,他只沉沉地看着她,像是要透过她那双眼,看到她心底最深处的地方。

她不躲不闪,任他盯着,甚至还换了个姿势,随意倚进沙发,“我记得,你从来不巡视赌场,怎么今天这么好的兴致?”

“你以前也从来不会答非所问。”西勒目光从她那张慵懒洒脱的脸上扫过,神色慢慢一冷:“你难道不知道,你离家出走会让你姐姐多担心吗!”

啊。

终于…。

她侧头轻笑,说了这么久,终于说到重点了。

绕来绕去,他还是绕不开她姐姐这个重点。

不过……。

“谁告诉你,我是离家出走了?”眼底厉色一闪,那一抹峥嵘宛若月光沁入骨血,明明上一刻还惬意悠然,这一瞬,却截然不同。她仰头,淡淡一笑,那眼中的煞气却让人顿感葳蕤丛生。

他被这笑惊得浑身一冷,只觉得面前那熟悉的容貌,不复当初的娇俏可爱、小心翼翼。

此时,她似是一个谜团,再没有了往日羞涩,而是面带凉薄,静静地注视着他的眼底,似乎将他每一丝每一毫的举动都尽收眼底。

这种自上而下的俯视,他有多少年没有在别人身上体会过了?

一开始只觉得荒谬。可对上她眼中的冷光,他却无论如何说不出一个字来。仿佛,某种骨子里的东西,不一样了…。

冷奕瑶却丝毫不管他有何感想,轻嗤一声,随即,轻轻垂下眼帘。

如果说,被人骗到沙漠绿洲,转手成为活祭贡品,差点被陆冥侍卫切成碎肉是“离家出走”的话,那她自然也要让某人也好好体会一把,什么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