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一丝涟漪/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红的夕阳缓缓迎着地平线,擦肩而过。

绿荫花房的彼端,他自远方走来,却瞬间,将天地一切都衬为苍茫。仿佛那绿荫的草地,那惊心护理的花草,那渲染着一丝霞光的天空都成了遥远的背景,只留他一人,自远而近,徐步走来。

他的容貌被薄光晕染着,离得有些远,让人根本看不清,但那一双眼,却似乎可以将一切尽数掌控。

冷奕瑶眨了眨眼睛,只觉得那个人的神色似乎很淡,如同早上在山丘上沁染的云雾,没有一丝温度,虚无缥缈得让人根本无法揣摩。

四周所有的军官忽然整齐划一、正步敬礼。

那一道道挺拔的身姿,傲岸恭敬的目光,像是给此刻静谧的空气染上一层铁血。

冷奕瑶忍不住垂了垂眼帘,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微笑。

这个男人的身上,有着她几辈子都熟悉的味道……

渐渐的,他走到了众人面前。

撕心竭力的哭喊不知何时早已经停下,贵妇人惊愕地望着那天神一样的男人,只觉得自己大约真的是做了一个梦。

这世上,怎么会有人长得这般……。让人无法直视……。

只是,他的容貌太盛,气势却是比容貌还要令人怔愣。

别说是迎上他的目光,就是连哆哆嗦嗦呆在原地,她都恨不得立刻挖个坑将自己埋进去。

贵妇人抖着双手,将头死死地埋在地上,再不敢多说一句。

这世上,唯有一个人,能让这么多的军官倾尽全力、誓死效忠。也唯有一人,可以不动声色间,让整个军界上下甘于驱使、效犬马之劳。

这个人,这个人……。

贵妇人绝望地闭上双眼,发现刚刚一直还默许她行动的丈夫早已经被吊在一旁的花房梁顶上,此刻望着来人,满眼悲绝地双唇发抖,眼底一片灰败。

“你觉得,受了冤枉?”淡漠的声音自上而下,缓缓传来。

“没,没有。”贵妇人双手死命地抓住地上的泥土,嗓子眼像是被石头碾碎了一般,说出来的声音沙哑到刺耳。自她看到元帅的那一眼,她便知道,这世上,再无她们家翻身的一丝可能。撒泼斗狠,在元帅面前甚至连一丝波澜都不会掀起,只会让她们全家走向更悲凉的结局……。

这一点,看她丈夫的表现就已知道。送礼军中权贵,套得元帅私下行程。说的小,不过是为了殷勤献礼,为军火生意铺路,但往大处说,便是探听机密,涉及军界内部*,意图染指军界。

对于一个掌权者,当他下令让人将他们家围起来的时候,实际上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只是,他们还曾存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总以为,总以为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或许,或许能逃过呢……

望着邻居一家惨无人色的面孔,冷亦媃愕然地望向元帅,可下一刻,当看清了对方的容貌后,顿时手脚发软。

这个人,即便没有露出丝毫情绪,但,只是这么一个淡淡的眼神扫来,便能让人脊梁骨里都生出冰寒……

冷超刚开始还未发现,见元帅的目光忽然从贵妇人头顶挪开,慢慢望了过来,顿时,脸色倏然一变,转头,却见自家向来以贤良美貌出名的妹妹冷亦媃已经完全看呆了,顿时,内心一阵狂躁,一脚踹倒她脚后跟,拉着她当即一起跪倒地上。

这一瞬,似乎所有人都忘了,除了元帅,还有一个人,自始至终都站着,而且,就站在元帅的面前,面对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