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掐住要害/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即便向来面色淡然的赫默,听到冷奕瑶的这句话,还是忍不住挑了挑眉,神色奇异地望着她的眼眸,顿了顿,才轻声道:“你知道,他来找我是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

冷奕瑶将碎发别到耳后,懒散一笑。

作为皇室的顺位继承人,陆琛唯一的竞争对手,便是自己的弟弟。他们两人各有优势,陆冥在民家风评极高,民众支持度显然非同寻常。但是,作为长子,陆琛又深得他老爹的偏心。两人这么多年来明争暗斗,面子上却还能保持自然。

只是,如今二皇子死了,作为顺位继承人,他获益匪浅。可就是因为他是唯一直接获益人,所有人才更会理所当然地将二皇子陆冥的死都往他的身上想。

不管陆琛是真的忌惮,还是只做给他老子看,总归他得找个身份、地位超然的人,给他做公证人。或者,借这个人之口,堵住悠悠众人的众口铄金。

全帝国上下,能符合这种身份的人,掰着手指都能算的过来。

按照亲疏远近来算,自然是皇室成员为首选。只可惜,他那老头子现在估计真为二皇子的死心烦意乱,眼下不怀疑他也要有三分猜测,所以陆琛只能把目光移向其他人。

政界是不用想了。毕竟眼下是双党并立,选择哪一方都不够足够有公信力,搞不好选了其中一方,另一方还能给他搬个胖脚石。

唯有军界,自上而下,全体唯一人马首是瞻。

再也没有一个人比眼前的人更适合做他的公证人!也再也没有任何人,能比赫默更有公信力!

说到底,陆琛是迫于形势,来向赫默求援。

不过,就他这狗脾气……

听着门口的嗡嗡回声,也不知道酒店的那群高层眼下是怎么满脸殚精竭虑地和大皇子打交道。

冷奕瑶心底呵呵了一下,只得感叹自己重生那晚丧命在她手上的刀下亡魂太过可惜。对比之下,无论颜值还是智商,那陆冥高他哥简直不是一个档次。

“大殿下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自然有求于你。”她笑,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在他的眉梢之上,说话间毫不迟疑。

“你说,他来这找我,有一半原因——是因为你?”赫默挑起的眉间慢慢地恢复自然,平心静气,仿佛在循序渐进地诱惑她将一切谜题尽数揭晓。语气间,甚至没有一丝急切。

“陆冥殿下死的那晚,我是唯一的幸存者。”

她笑,慢条斯理,一步一步向着坐在床上的赫默走去。

直至,两人的间隔只差一臂之遥,直至,他们之间的鼻息交错间,都可以感触到那一抹温热。

似乎,只要一个侧身,他们的脸便能触到一起。

这一瞬,赫默望着眼前的人,眼底倏然一亮,那目光像是瞬间洞穿她的心底。

冷奕瑶望着他的目光,倏然一笑。

看,这就是同类与同类的敏锐,无关于感官,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识。

她可以很确定,赫默这人与她一样,即便还没有透析她的心性,但,就像她看到他的第一眼一样,他亦有同样的预感,他们骨子里,有着同样的血腥!

那双近在眼前的眼眸太过笃定,以至于,赫默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下一刻,他一抬手,握住她的腰肢。

一声闷哼……。

在弗雷警戒的赶紧来时,只见冷奕瑶被元帅强制掐腰坐在他腿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