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有点意思/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你是陆冥死前唯一的幸存者?”赫默好整以暇地抚着她的腰,与想象中一致,纤细得似乎只要轻轻一触,就能软成一团。偏偏这性子……

冷奕瑶挺着腰坐在他腿上,脸上的表情像是撞到了鬼。从来没听说这位喜好美色,荤素不忌来着,怎么,撩拨起来,完全一副老手状态?

关键是,他们见面才多久?她身体才十六岁,还一副完全没长开的状态,他也下得去手?

等回头看到佛雷那副完全被雷劈成焦炭的样子,她倒反而淡定了。

赫默挑眉,腿上的身体忽然软了下来,仿佛刚刚所有的僵硬都像是他眨眼间的幻觉。她侧过身,莹莹小脸在灯光照射下,越发显得眉目精致,只那双眼,层层叠叠,云雾缭绕,让人根本无法探视深浅。

“除非有人能借尸还魂,否则,大抵,这世上也只有我知道那晚是怎么回事了。”冷奕瑶滟滟一笑,望着他的眼神颇含深意。毕竟,她才是真正借尸还魂的那个。不过,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相信这种鬼怪传说?至于,她离开时,可是清清楚楚点了点地上的死尸。二十九名未成年少男少女,加上陆冥以及他的亲卫随侍,不多不少,刚刚好。

如果说弗雷刚刚还是杵在门口,为自家元帅万年难遇的“亲近美色”而惊愕,那么眼下,听着冷奕瑶笑意盈盈的话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女人,话里的口气,怎么听都不仅仅是幸存者这么简单。

倒像是……。

他皱眉,正准备开口,却见元帅忽然侧头看他一眼。

那眼神,凌冽而淡漠,像是对于一个围观者的警示,但更像是平静地扫视无关紧要的路人。

弗雷心底一震,瞬间低下头,转身,将卧室的房门关好,将房间彻底还给两人。

“你说,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身上的重量轻得可以忽略不计,他的眼沉静而波澜不惊,似乎对于她话里的深意并未有任何洞察。

冷奕瑶歪着脖子,仰面一笑。传闻军界和皇室关系一般,只在重大庆典上,元帅才会与国王会面,连对两位顺位继承人都从未多过一个眼色,他会关心陆冥死的那晚真相如何?

“我只知道,门外的那位殿下,对于陆冥的死,功不可没。”她垂下眼,一脸心安理得地甩锅给陆琛。毕竟,当初要不是他非要找九九八十一个少男少女活祭,她也没法重生,更没法杀了陆冥不是?

赫默确定,自己这是碰上一只多智近妖的狐狸了。

真话不全讲,假话不讲全……。

她明明可以完全不提那晚她在陆冥死前现场,偏偏她现在说了,却不点破事情真相。

别人撇清关系还来不及,她却偏偏眼看着陆琛来找,反而自己暴露。

不懂事故,不明事理?

不。

她就是因为太清楚这帝国上下的局势,才会这般自甘情愿地撞到他怀里来。

有点意思……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重生之王者归来》。

他是贵族圈中人人膜拜景仰的帝王,尊贵高傲,霸气凌人。她是萧氏第一操盘手,手控财运,业界翘楚。

三年恩爱,他转身就对她弃如敝履。外公被逼当众跳楼,脑浆迸裂。下一刻,她被汽车横街撞死,灵魂出窍。

再醒来,她身世不凡,容貌极品,形同妖孽,眯着滟滟双眸,冷然一笑,王者归来!

她自硝烟弥漫中强势起家,眼底深沉似海、笑容讳莫如深。

不过,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这复仇之路走得越来越春光荡漾?

月下美人,面如冠玉。神一样的男人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

她摇头再摇头:“这人当真满足了世界上所有女人的最终幻想。”

他微笑再微笑:“上来躺着,我来满足你的一切幻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