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目光灼灼/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嘭”——

黑衣人猝然倒地,血水顺着他的颈项一路蜿蜒,染红了地面,渐渐地并成了一汪。

咖啡馆的主人冷眼看着,转身,厌恶地从桌上扯出一条白色餐巾,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指尖,仿佛沾染了什么污秽。

冷奕瑶目光平静地望去,他明明手上一丁点的血迹都没有碰到。

“这附近应该不止他一个人,你就这么动手,不怕惹事?”她一开口,就跳过他杀人的老道手段,反而问了个让他颇为意外的话题。

将手上的餐巾扔到地上,他抬脚跨过,“人都没死透,能有什么事?”

他动手的时候,只是叉入大动脉,连撕裂那块伤口都没有。眼下,这人只是大出血,但还没死呢。再说,就算是死了又如何?

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打扰他的生活。

在他的店里,竟然还敢开枪?

谁动,他就要谁的命!

“好气魄。”她差点伸出大拇指,给他大大地点个赞。

敢在漆黑一片的道路上,坚持营业的人果然非同凡响。

冷奕瑶双手环抱,静静地站在他背后,忽然轻轻一笑:“喂,你帽子歪了。”

站在吧台打开水龙头的动作突然一顿,他目光如电,刹那间盯住她,仿佛手边再有一把叉子,下一个倒下的,便是她!

浓郁的咖啡香气,不知道何时忽然变得呛鼻起来。四周那晕暗的灯光也如鬼影,森冷诡异。水,哗哗地淌着,仿佛下一瞬就能冲破水槽,将整间店面淹没。

他的五官在那帽檐下,忽明忽暗。

那双眼……。

冷奕瑶沉静地眯了眯眼,仿佛是荒原上的野狼,目光一旦盯上猎物,便再无存活的可能。

忽然,他拧紧水龙头,流淌的水声像是被拧断了喉咙一样,彻底消声。

他拿起吧台上的纸巾,一丝一丝,井井有条地开始擦拭沾湿的双手。

下一刻,他扔掉湿软的纸巾,从桌上抽出一把汤匙……。

冷奕瑶却在这时忽然笑了。

那笑,恍如传说中的依米花,生长在戈壁滩,花成四瓣,每瓣自成一色。

只是,那被赞颂了无数遍的花,却永远只出现在歌谣里,并无一人真正见过……。

但这一瞬,望着她脸上那毫无保留的嫣然一笑,他的手指微微一僵,竟是没有下一步动作。

她歪着头,仔细打量对方的神情,目光却在他手中慢慢一转,下一刻,她一步一步地靠近他的身边,踮起脚尖……。

两人的鼻息在这一刻交错,同样的平静、毫无波澜、却暗潮汹涌……

她目光灼灼地望着他脸上的每一丝表情,仿佛要入骨研究,偏他眼睁睁地看着她亲手去触他的帽子,刚刚那般忌讳,如今却是动都不动。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却像是过了半个世纪。

音乐沙哑,渐渐得低不可闻。

她轻轻眨眼,慢慢放松脚尖、站回原地,手里却是拿下他头顶的帽子。

这一刻,他那头原本藏着严丝合缝的头发便再无一丝遮挡。

银白璀璨,恍若流光……。

这世上,原来真的有人,拥有银发银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