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有点意思/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不装了?”她侧头,望着他冰凉的脸颊,微微一笑。丝毫不介意,脱下伪装,眼下这个人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冷凝,之前的“脉脉温情”顿时荡然无存。

既能在赌城中呼风唤雨,他又何曾是一眼就能望到底的简单角色?

这世上啊,只有别人愿意让你看到什么,至于你真正能看到的,却要看自己的眼界。

她笑着往后微微一仰,两人之间的距离顿时变得微妙起来。西勒却似乎并没有发现她的动作一般,只是垂着双眸仔细地逡巡于她的脸。

“以前,你不是这样的。”身于富豪家族的乖张自傲,对姐姐名声的愤恨嫉妒,对父亲兄长的冷漠别扭,他一路见过她太多情绪,却没曾想,终有一天还是被惊到了。

何时,她竟成长到这般地步?仿佛,对于冷家没有一丝挂念,对于别人她没有一丝涟漪。跨过世间沧桑,她于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已无动于衷。

“人,总该要向前看的。”她笑了笑,并不想多提过往。那个固执稚嫩的孩子早已经死了,现在的她,不过是个亡魂。

“你想留在哪,我没有任何意见。”西勒收起脸上的表情,淡淡地支起上身,将手中的酒杯放到桌上:“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

“洗耳恭听。”她展颜,轻轻勾起下颚,静静地看进他的眼底。

“别和皇室靠太近。”他立在窗前,眼底似有魑魅魍魉,纵身一跃,便是风起云涌。

她从容站起身,走到他的身侧,与他并肩站在窗口。脚下是整个城市的绚烂繁华,璀璨灯火几乎将整个首都装扮得令人目眩神迷,然而,内地里呢?谁人知道它真正的面目?

这里的局势比任何其他城市都要复杂,这里的人背后可能都藏着第二张脸。她在这里入局,自然,不是仅仅因为机缘巧合。

只是,他却单单提到皇室。

这话,不仅仅是劝告,更是警示。

若是皇帝真出了意外,皇室动荡自然在所难免。别说陆琛还只是顺位继承人,即便是新皇,能不能熬过前三个月都难说。

自古以来,那个位子都不是好坐的。

所以,他刚刚才会对那个陆琛的侍卫长不管不顾?

她懒散一笑,抿了抿唇角。无论是身在局中的下棋者,还是置身事外壁上观的观棋者,怕是都已预料到在这帝都风云渐起!

“我和他们并非一路。”她将右手轻轻贴在窗面上,玻璃的冰冷温度将手心熨帖得极为凉爽。

在这世上,她没有同伴,没有真正的亲人,亦没有他乡故知。唯有一人,孤独前行,永不停滞。

繁花似锦、似水流年,这一世,才刚刚开始,她自然要活出不同的人生。至于那些皇室倾轧、政界夺权,军界变革,不过是过眼云烟……。

她笑了笑,脑中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今晚在书房见到的那个男人。

生生世世、辗转反侧,她见过那么多人,可唯有这一世,那位元帅让她觉得有点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