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尽藏玄机/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刚到首都,逛夜市的那天晚上,就被人一路跟踪。”她轻轻抬起右手,遮住阳光,五指的阴影顺着余荫落在她的脸上,半边明媚、半边光影,像是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那个人,身上亦纹着蝎子印记。”

当晚,就有人封锁了现场。毕竟,闹市区死了一个人,绝非简简单单随便可以遮盖过去的事情。

只是,已经时隔好几天,却并没有听到任何下文。可见,是被某只看不见的手彻底地遮住了。

会对她下手,不外乎是因为当初她将陆琛平安地带到首都,在对方的眼底,她理所当然是陆琛那派的人。

至于,今天的这场“事故”……。

冷奕瑶挑眉一笑,皇帝还没驾崩呢,在眼皮子底下就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对陆琛下手。看样子,对方是有恃无恐了。

陆琛的侍卫长缓缓地转了个身,垂目,恭敬地朝她弯腰:“冷小姐能将这些事情看得一清二楚,还请再帮我们一回。”

如今,陛下紧闭宫门、无动于衷,皇室内部倾轧暗黑不断,就像是一个看不见底的泥潭,一旦陷落,便只有辗转吞噬的命运。殿下眼下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做事太过激进,必然引来联合抵制。但是,外公的血仇,岂能不报!

他屈膝、跪地,双手合十:“请冷小姐再帮一次。”

身为皇室的侍卫长,何曾如此卑微?

这辈子,仅跪皇室、只尊殿下,可眼下,却毫无尊严、跪地祈求……

这般举动,将四周其余皇家机场的人员惊得几乎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唯有陆琛,漠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底波澜不起。仿佛,侍卫长眼下跪求的一切与他没有丝毫关系,又仿佛,他早已看清了事情的结局。

陆琛冷冷地转开视线,目光落在不远处那烧焦的半巨残骸上,圆滚滚的一团,没有科学仪器的辨别,压根无法却别那是人体还是其他。

他何曾没有挽留过冷奕瑶。

在抵达首都的当天,在下飞机的当场,他就挽留过她。

他亦曾放下高高在上的自尊,只想让她心甘情愿地留在皇室帮他,甚至不惜许下诺言,允她成为公主的女官、抬高她家族地位。可她当时怎么说?

“我还要上学。”那般清楚明了的拒绝,何曾不是要与他划清界限?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古铜色的皮肤带着养尊处优的纹路,仿佛毫无杀机。下一刻,他倏然握紧双拳,关节处紧扣,微微发白,越发映衬着他的脸色漠无表情。

“冷小姐,还请……。”耳边的空气,越发冷凝。侍卫长跪在地上,没有听到冷奕瑶的任何反应,下一瞬,十指紧扣地面,再次扣头。谁曾想到,当初第一次见面,他趾高气扬、冷淡从容地将她从冷宅“请”走,如今,却是这般摇尾乞怜。

侍卫长的脸上一片屈辱,但,眼底深处,神色不改。

“够了!”陆琛忽然一声冷喝,将四周所以窥探的、震慑的、惊愕的神色统统吓得一怔。所有人,包括侍卫长都惊愕地望向大殿下,目光所及,一片阴郁。

陆琛却已嘲讽一笑,转身望向依旧一派从容的冷奕瑶。

这世上,所有人都是一样。尊崇强者法则,相信弱肉强食。

她冷奕瑶与他非亲非故,凭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帮他?

特别还是在他如今身处窘境、前途未补的情况下?

就连皇帝的亲卫都在犹豫抉择,她一个外人,何必将自己的命搭在他的身上?

更何况,追根究底,当初,他们之间可不算是友好开端。被迫囚禁,当面羞辱,哪一项,值得她愿意为他出手?

他还欠着她一个要求,债务未清,他又用什么抵她再入皇室之局?

望着陆琛那双恼羞成怒的眼,冷奕瑶目光平平地望向这偌大的机场。

从入关处到跑道尽头,大得一眼望不到头。如果不是有专人带她进来,这个机场的一切都是皇家密档,绝不对人展示。

想要调查清楚这场“事故”,必定要将整个机场的结构和相关材料翻个底朝天。

妖娆的光芒带着闪耀的殷红,从她眼底,慢慢流淌。她忽然伸出右手,朝着陆琛探出一指。

这一次,就连陆琛都神色惊愕,呆呆地望着她,食指轻轻一勾,朝他灿然一笑:“殿下,记得,带上这次,你欠我两个要求。”

阳光下,她的五官分明清晰无比,可这一瞬,竟让人觉得面容模糊,仿佛雾里探花。

陆琛霍然抬头,心底的狂喜一闪而过。下意识去打量她的神态,她却神色葳蕤,恍若神佛,此刻拈花一笑,尽藏玄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