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气氛微妙/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皇室暗潮汹涌的当下,冷奕瑶那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是一片海洋,洋上行驶着一艘豪华巨轮。她坐在贵宾层,看着那群人言笑晏晏、雍容华贵,而一个人影却始终跟在她身后,但她每次回头,却找不到任何人的身影。

夜深,钢琴曲与乐队渐渐散去,她一个人脱掉高跟鞋,漫步在甲板上,嗅着海风,微醺,仰面随意找了张沙滩椅,刚刚卧下,还未睡着,便感觉到近在眼前的鼻息扑在她脸上。

那一瞬,她倏然睁眼,以为抓到了尾随者,却,瞬间,对上一匹狼的双眼!

全身银白,如雪原里逆风而行的野兽,唯那一双眼,冰冷,无情,满含血腥!

目光相对的那一瞬,她豁然从床上惊起,翻身而下。几乎是下意识,整个人呆呆地坐在窗前,心脏处传来强烈的鼓动声。

耳边似乎有些充血,她抬头,看着今晚的月,皎洁、纯净,只觉得浑身气血翻腾。

随意掀开被子,她转身进了浴室。

冰冷的水从头淋下,终于将绕在心头的那股似有若无的烦躁压下。她静静地站在淋浴头下,一动不动,仿佛一尊雕塑。

良久,关了阀门,简单披了一件浴袍就直接赤脚踩在地板上。

“咕咚——”“咕咚——”清冷的夜,就连脚步声都显得格外声响。

眉目中的疲倦已被一扫而空,她从酒架上取出一瓶白兰地,倒在酒杯里,辛味顺着喉咙一路向下,她闭了闭眼,那一瞬,眼底的嗜血气息终于完美地重新掩藏。

“这么晚,还不睡?”背后,沙发阴暗处,却忽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她浑身瞬间一僵,握着酒杯的手心刹那间一紧,不可思议地转身回头,望着那一张无波无情的脸,第一次露出了惊愕的表情:“这么晚了,元帅怎么会在这!”

她竟然压根没有发现他!

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在她刚刚进浴室的时候,还是,在她噩梦开始的时候?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能这么悄无声息地接近过她了?

这一瞬,她的眼底,晦暗不明。

望着冷奕瑶瞳孔锁紧,赫默不过轻轻侧了侧脸,目光在她那张月光下越发显得清冷孤傲的脸上顿了顿,良久,浅浅一笑:“我有点东西落在这了,顺路过来看看你最近过得怎样。”

过得怎么样?

冷奕瑶收起脸上震惊的神色,有点不明所以地望着他。除了今天去了一趟皇室机场,她最近几乎完全是风平浪静。

等等……

北方皇室机场?

她眉目一皱,脑子里闪过一道光,“军界最近准备有动作?”

差点忘了!

从d城回来,“风平浪静”了这么久,终于,是要动手了吗!

赫默看了看她,微微挑起唇角,不得不说,这个商人之女,敏锐过人。她的血液里,似乎留着一种与众不同的直觉。

“还有几天你就开学了,在这之前,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淡淡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自此,他的身高彻底凌驾在她之上,于是,因为某种角度的缘故,刚从浴室出来,随意搭在身上的浴袍终究是露出了脖子下那一截蜿蜒聘婷的起伏。

两人视线在空中一撞,顿时,气氛微妙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