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事出突然/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上,她的灵魂虽然已经历经事实,可这具身体毕竟就是个十六岁的黄毛丫头。就算脸是长得真的不俗,但,那这身段完全还是在发育期,那一截起伏,并不算勾魂摄魄。

顶多,带着些许让人无法直视的撩人心魂……。

十六七岁,还未成熟的年纪,却是最让人热血沸腾的青春年华。这种矛盾的美感,以至于赫默都微微神色一顿。

冷奕瑶低头,慢条斯理地将衣领拉了拉,恰好遮住那一片引人遐想的肌肤。

顿时,房间的气氛稍稍一缓。

下一刻,她抬头,笑若春花,仿佛对于刚刚的气氛变化毫无知觉:“元帅喜欢这么晚来请人的吗?”

如果她没有被噩梦惊醒,是不是,他出现的地方就不是这片沙发,而是她的床头?

“没办法,谁让你的事情太多,白天找不到人。”他微笑,脸上一丝揶揄之色也无,就像是平铺直叙在讲述实情。

“倒是我的错?”她笑,以前只觉得这人不食人间烟火,高傲到近乎无情。如今才发现,这人是压根懒得开口,但凡他愿意,黑白颠倒算什么,乾坤日月都能被他踩在脚下!

“我无意置喙你的日常生活。”话是这么说,行动却已一派矜贵,转身,朝别墅大门走去:“晚上温度低,不如多加一件衣服?”

冷奕瑶咬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浴袍,差点忍不住要翻个白眼。

只是,知道这位从来没有等人的习惯。只得转身回了卧室,立刻换上日常衣物,顺带披上了一件外套,匆匆忙忙地跟着上了他的车。

别墅区的门卫似乎对于这么晚了,元帅竟然带着她出行感到极为震惊,一个个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们的车子行驶得老远,都忘了敬礼。

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这人的生物钟,当真,奇怪得很。

“你就一点都不好奇我要带你去哪?”他坐在靠左边的位子上,身上的衣服没有一点褶皱,笔挺的弧度越发衬托得整个人身姿卓越。唯有那一双眼,落在她眉间时,她才觉得,这人身上带着温度,可偏偏,就连那视线也不过是转瞬即逝。

容色出众便也罢了,脾性却这么难琢磨,这样的爷,她揉了揉眉角,当真费心神。

“总归不会把我给拐了去卖,有什么可好奇?”她低低轻笑一声,头发湿漉漉的,连吹干都来不及,车窗留了一条缝,微风落在湿发上,冰冷,却也能让她保持极度的冷静。

“陆琛那次派人去‘请’你的时候,你也是这么不声不响地就跟他走的?”其实,赫默觉得自己平日里并不爱说话。往往,他只需要一个眼神,弗雷以及其他的下属就能将事情摆平。但是,今晚心血来潮,忽然决定来看看这个比他更不愿意随便开口的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偶然,竟会碰到她做噩梦。

不亲父母,不慕兄长,不敬长姐,这些都可以用理解,但,为什么,她对于外人,也可以做到喜怒无形?

明明,还是个学生。

就在赫默深深凝视她的时候,她笑得却是满怀深意:“我发了短信给弗雷,只可惜,他并不愿意为我费神。”

不,坐在车上的他们两人都知道——不是弗雷,而是眼前这个人。在他确定她真正存在价值之前,他漠然地任皇室的人找上她,只为看清楚她的手段是否值得日后让她“大树底下好乘凉”。

“最近皇室动荡,你倒是肯不计前嫌去帮陆琛。”对于她的意有所指,赫默淡淡一笑,倒是没有任何反驳,反而指尖轻轻点在扶手处,眼底深意一闪而过。

“这世上,锦上添花的人多,火中送碳的人少。交情,都是患难的时候处出来的。以小博大,才是最划算的投资。元帅以为呢?”冷奕瑶的目光顺着他的指尖微微一动,以前倒是从没发现,一个男人的手会长得这般白玉无瑕。

明明是个军人,手掌上却看不到一丝粗糙,与其说是军界之神,倒更像是古时候舞文弄墨的门阀贵族,养尊处优、不理俗务。

“冷家上下一直把你当做不懂事的二世祖,看来是真的眼睛有问题了。”赫默没想到她会这么直白地承认,忍不住有趣地勾了勾唇。

月光下,漆黑的加长轿车上,她身穿一套白色的连衣裙,肩上披着一件珊瑚绿的外套,越发显得清冷。可那双眼,似乎藏尽了秘密,漆黑望不见底。

这个一眼就看中他“书房”,自此非要“借住”在那的小姑娘,不得不说,很有意思。

车,就在此时缓缓地停住。

他侧首,轻轻抬眼,对她缓缓一笑:“到了。”

车门缓缓从外打开,她神色一顿,终于下车,目光诧异地望着眼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