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扣在胸前/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像是能读懂她脑子里的问题一样,赫默侧身,轻轻一笑,眼中似有火光迅速闪过:“选一把?”

架子上鳞次栉比放着各式用剑,她横向扫去,花剑剑身横断为矩形,护手盘颇为秀气;佩剑剑身横断为梯形,护手盘呈月牙;重剑剑身横断为三棱形,护手盘相对最大。从轻便灵活来说,大多数女子第一时间会选择花剑,偏偏,她走到重剑区,便不再动了。

“那把最重,你确定半个小时之后,你还提得动?”赫默少有地挑了挑眉,并非看不上她的行动力,而是重剑作为所有剑种中重量最重的一类,对于女性而言,长时间的持剑与进攻、防守,无论对于体力和耐力而言都是一项挑战。

作为初学者,一蹴而就并不是好习惯。许多人都是从花剑开始熟悉,慢慢再过渡。

“就这把。”她食指与中指合拢、轻轻一挑,轻而易举地将剑柄勾起,在空中划出一个精美的弧度。下一瞬,握在手心,如一尊艺术家精雕细琢的肖像,立在那里,光影从她的侧面透出,凌然绝美。

饶是站在一旁的弗雷,都忍不住侧头注目。

先不提她的潜力如何,光是这一手姿势,简直与刚刚元帅持剑的姿态不遑多让!

仿佛她身上天生有一种气度,光华凌冽,自成一脉。他还是头一次看到,一个女性能站在元帅面前,不被夺去全部光芒。

赫默目光从她手中的重剑移开,优雅一笑,随即从善如流,将自己的佩剑同样换成重剑,缓缓走到剑道上。良久,对她轻轻一叹:“过来。”

声音低沉,宛若大提琴的琴弦,划过耳畔的那一瞬,让人忍不住心跳都为之一颤。

冷奕瑶摇头,心想,绝对是深夜扰人的缘故,今晚这人,不仅仅是帅炸,配上这一腔声音,简直是要帅破天际!

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提着自己选的剑,她缓步走到他的正对面。

这一刻,两人只离一臂间距,目光相对,对方的每一寸表情都尽收眼底。

“击剑是双人比赛的运动,一方用剑尖刺击对手,使剑尖准确无误地刺在有效部位并具有刺入的性质。最后有效点击数多的一方为胜。”话音刚落,他随手在空中撩起一个剑花,剑尖精准无比地停在她的剑柄之上,冰凉的触感顺着剑尖透过她的指缝下滑,那一刹,她眼睛倏然睁大。

他却慢慢地舒展开眉间,整个人像是一片春寒料峭间、眨眼间春回大地的绿洲,让人一秒都挪不开视线:“按规则,赛制有两种,一种是循环赛,在四分钟内五次击中,另一种是淘汰赛,九分钟内十五次击中,最先击中对方达有效次数,或者时间到后,击中对方次数更多就可以获胜。”

冷奕瑶讶异,这里的击剑规则竟然和她以前知道的差不多。

就是,这剑拿在手里,手感有点不太对劲。这剑,似乎并不是用钢制成……。

“重剑、花剑、佩剑虽然都是击剑,但是它们的有效击中点和比赛规各有不同。”赫默的剑尖沿着冷奕瑶的剑柄一路往上,她自然而然地放松手腕,任自己顺着他的力量竖起剑身。明明是第一次持剑,姿势却宛若天成、风度极美。他眼中似有笑意掠过,说话时,声音越发平静:“相比而言,花剑更具运动性,佩剑速度最快,重剑却是更需要技巧和准确性。”

“我记得,只有剑尖击中有效,剑身横击无效?”她回忆了一下,很久以前,在她那个世界里,每一届奥运会上,似乎都有这么一个比赛项目,当时在赛事直播中,还曾听到这么一句。

“对。重剑是完全的刺击武器,需要高度准确性。所以,往往成败从对方开始刺击的那一瞬就已经决定了。”只需要抬手的那一瞬,一场比赛的胜负便已经落下帷幕。

抬手的那一刻就决定了胜负,这在所有的运动中,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冷奕瑶诧异,神色惊愕地望向面前的男人。按照重剑的规则,双方如果在四分之一秒内相互击中,互相会各得一次击中数。连计算时间都是按照四分之一秒来计量,这对动作的精准和速度要求得多高?

“想试试?”他看见她眼底闪烁的神色,深色的瞳孔越发清淡,忽然,他垂眼一笑。

那五官,像是倏然一片静谧,清雅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指尖一颤,只见他不知什么时候随手一抛,将他手上的重剑扔到一旁。

再回神时,他已贴面握住她手中的剑,同时,她整个人,亦如同一把他手中的剑,被他完全扣在胸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