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我会回来/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形相触,不仅是手腕,从大腿内侧一直要腰间,瞬间被另一层温度覆盖。皮肤下的血液开始急速流淌,像是受不住控制一般,耳边那道均匀的呼吸几乎将她脸上的镇定瞬间夺走。

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元帅!

冷奕瑶脑子里现在只剩下这么一句话……

深夜突袭也就算了,就在她一脚踏入“白泽”的时候,满世界觉得自己窥视到了了不得的东西的时候,没想到,竟然会被这个男人“亲自”教导!

“专心点!”神色从容的赫默看她一眼,眼底廖有兴致。他从来不近身女人,一是当真没有人能入眼,另一个,便是受不了别人身上夹在的各式香味。在他心底,喜欢在身上喷香水的女人,都是对自己体香不自信的人,可她不一样。远远地望着,她的身上便能散发出一种震慑的气势。明明有时候爱睁着一双水润的眼睛,和他装天真,可她不知道,她那一双眼,只要安静沉下来的时候,让人恨不得一探到底。

他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出声,而是直接扣着她的右手,向前突刺。

空气像是被忽然划出一道弧度,那冰冷的剑尖泛出难言的美感,在那奇异的灯光下,竟反射出一种目眩神迷的光芒……。

冷奕瑶几乎是下意识地放松自己的身体,四肢随着他的动作自如舒展。

这是一种有别于自己行动的感觉,原以为会像是提线木偶一样,被他操控,但,他的指尖、他的接触、他的呼吸,甚至,连他的心跳,她似乎在这一瞬间,都能一清二楚的感知到。

手中的剑忽然轻得微不足道,她感觉到一种纵横的快感。掌心相叠,那冰冷的触觉顺着他的温度一丝丝的融化、退却,她却忍不住有些执着地望向剑道的另一边。

明明,他带着她只是练习,却像是对面恰好立着一位对手,一举一动都被他尽收眼底。

“重剑与花剑、佩剑最不同的地方,在于它的‘简单。’”他侧头,探到她眼底那微微的亮光,忍不住轻轻一笑,目光一垂,静静道:“重剑的攻击有效范围是全身,从头顶,到脚底,只要被750g以上的力量刺中,裁判就会判进攻得分。另外,如果双方在四分之一秒内同时互中对方,也没有花剑或者佩剑那样复杂的先攻权规则判定哪方有效,而是直截了当地判为双方各得一分。所以,一切进攻都因为对方可能存在的多重反击方式而包含着很多不确定性,反而使得重剑的战术安排变得越发复杂,不论是攻击还是防守,充满了战术迷惑,每个人都会将自己的行动掩盖在重重铺垫和诱骗之下,而且随时准备”脱先“求胜。”

随着他最后一个字落下,冷奕瑶的指尖随着他在空中在一起凌冽突刺,破空声在这空旷的负一层,显得格外惊心。

“你很喜欢‘击剑’?”她感觉到渐渐清晰的触感,微微眯起双眼,想象着脱离了背后这个人的“扶持”,自己又将划出怎样的弧度,一时间,唇角淡淡掠起,眼中的光芒越发炙热。

赫默却没有直接回答她,“击剑就和这世上其他所有的博弈一样,你的对面总是有对手,不管过程如何,唯有在你来我往间付出一切才能取得最后的结果。看上去风光雅致,实际上却包含重重陷阱,一招不胜,便再没有翻盘的机会。”他顿了顿,最后一句话声音微微一重,别有深意:“说到底,再贵族的运动,亦不过残酷现实。”……。

听他这意思,完全是话中有话。

冷奕瑶脚下一停,一个不注意,扭头想要说话,谁知,两人的距离因她这个动作倏然减小。

胯间相碰,两人同时一顿…。

------题外话------

各位小仙女,万分抱歉,现在才来置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