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奇异笑容/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湖边闭目养神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第二堂课的铃声又一次响起,她揉了揉耳边的碎发,悠悠荡荡地原路绕回,回到教室。

原本热热闹闹的学生看到她忽然一僵,随即,过了一秒,又一个个挪开眼神,若无其事地回到位子上。

这个时候,冷奕瑶看到刚刚走的时候,被她随意放在一张桌子上的书本才想起来。

“哦,对了,我坐在哪?”

她说这话的时候,背后忽然窜出一个身影。

高大、却纤细,看上去并不是一般人的体格,反倒有点文弱书生的味道。

所有学生目光一闪,定定地注视着那人的反应,却见他漠无表情地绕开云溪,走到讲台上,从头到尾,不置一词。

“起立。”懒懒的声音从窗边传来,奥斯顿勾了勾唇,无声对她轻轻一笑。

全班迅速站起来,没有多看她一眼,而是向那个看似纤弱的男人鞠躬:“老师好。”

“坐下。”男人的脸看上去很平凡,就像是走在大街会被人忘记的那种,唯有脸色白得过分,像是常年不见太阳。当拿起教材,打开电子屏幕的时候,目光轻轻地在她身上一顿,随即,像是无意一般,轻轻一点,指尖落在教室里唯二剩着的窗口的位置——“你坐到那去。”

声音一落,整个教室倏然一惊。

人人都像是看鬼一样的神情,望着他。

他却已经扭过头,翻开天文学书本,指着电子屏幕上的立体星象开始今天的课程。

冷奕瑶静静地看了那个位置。

与晨芝梵相邻,恰好位于他身后,只要一个侧身,偌大的一个校园绿荫花园尽收眼底。作为整间教室最好的观景位置,怕是,意义不同寻常……。

一步一步走过去的时候,过道里所有的人目光地定定瞪着她。

那表情,像是她无意识地抢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什么宝贵财富一样。在这种敢怒又不敢言的状态里,她勾了勾下巴,非常不和谐地觉得,自己圆满了。

老师毫无起伏的讲课声音依旧断断续续地在教室响起,她把书本放到位子里,抽出那本天文学。

想想,这里的学生也她以前经历的高中时代要开明多了。虽然教育体制规定了要上七门学科,但最后以其中成绩最高的五门计入总成绩。也就是说,任意两门课弱势都丝毫不影响高考成绩,妥妥的取长补短。

同桌的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小姑娘,从让位子让她走进去,到她侧头打量的时候,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两人目光相对的时候,露出一个羞涩的笑。

“扣扣”——

前面的人忽然回头,在她的桌子上敲了敲。

“下课的时候,你跟我出来一下。”奥斯顿那张性格的脸上泛过一抹奇特的笑容,只是,微微笑了笑,转头,又扭过身去了。从头到尾,不过一秒的功夫。

如果,不是看到身边的那位同桌,瑟瑟抖了一瞬,她几乎以为刚刚是幻影。

冷奕瑶舔了舔唇角,目光灼灼地前面那人的后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