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咧嘴轻笑(求订阅)/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是不是眼瞎?

这是全场所有人心底同一句反问。

每个人,连表情都是一模一样复刻出来的!

什么鬼?

为什么,帝国皇室第一顺位继承人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还是笔直地朝着那个转校生走过去!

早上,才走了一波军界的士官,现在又来了一个大皇子!

这是要横跨两界,召唤神龙的意思吗?

晨芝梵目光忽明忽暗地望着冷奕瑶,却见她此刻眼眸深深,只静静地望着陆琛徐徐走来的样子,眼底的情绪,不露分毫。他发现,想要在她脸上找出一丝线索,简直难如登天!

“你果然在这。”陆琛越过人山人海,终于站定在她的面前。这一刻,他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只是觉得,好像已经很久不见。明明父皇的意思很明显,弗雷也特意留了那种似是而非的话,如果还保有理智,不让父皇彻底失望的话,他应该与她保持距离,可是,他没办法。

以前从来不知道愁滋味,觉得陆冥事事只会讨好民众太心机,可等他真的死了,发现只有自己一个皇子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冷寂。谁是幕后心心念念动手的人,谁是算计了他的人,彻夜难眠的时候,却会忽然那一段极其狼狈的日子,忆起他们一同从d城来到首都的一路过往。

被狙击、被爆炸、被杀手阻截,似乎那些残忍的过往,如今回忆起来,竟因为身边多了一个她,而变得格外不同起来。从什么时候起,他就这样开始舍不得丢开了?

明明被她拒绝过,却依旧忍不住生出再见一面的冲动。

无论何时,总想看看她。看看她过得如何,看看她眼下的心情如何,看看她是否已经别有所恋……

“找我有事?”她的眼睛从那群黑衣人身上掠过,平静无波,仿佛,被无数人围在走廊中,并没有任何感觉。四个字,语调并无起伏,却将他一瞬间拉回现实。

陆琛表情一顿,忽然想起她第一次来参观学校的时候,那一次见面,她的表情也是这样淡淡的。

就仿佛,无论何时,他的出现,都不会给她带来任何惊讶。哪怕全世界都为他的青睐而欢欣鼓舞,唯有她,淡泊冷然,一如既往。

心底忽然生出一抹惆怅,可对上她的那一双眼,却又顿时烟消云散。

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是这样。

不甩任何人的面子,对着他,也从来都是疏朗优雅的。明明他的年纪比她大,可从来都是她处于上风。

她来到他的地界,他权利最核心的地方,却也同时,变得离他越来越远。

皇室机场那场大火似乎还在眼前,火光冲天时,她的唇勾起一抹冷然戏谑的弧度,只一瞬,就击穿他最后的防护。

是了,他来这并不是单单为了看她,而是有重要的事情。

张了张嘴,正要开口,身边的侍卫长无声地朝他摇了摇头。

人多嘴杂,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他一愣,转身,看着这挤得满满当当的过道,只觉得浑身烦躁。

“走吧。”她的目光从陆琛的侍卫长身上蜻蜓点水地掠过,并没有多说其他,只是轻描淡写地交代了一句,转身,自然而然地先他一步走向电梯。

这一刻,饶是身为中二少年的洛易帆也看出了不同,没敢跟上去。

开玩笑!

敢光明正大走在大皇子陆琛前面的,除了元帅赫默、皇帝陛下,这世上还有谁?政界的人向来低调,皇室受民众爱戴,谁敢轻易去撼动皇室的高傲?

可她不光走了,领先了,在大皇子面前坦然自若地先一步迈入电梯,那位陆琛殿下竟然脸上还露出一丝欣喜的表情!

卧槽,自己绝对不是眼睛瞎了,而是神志模糊了!

那个从来眼睛长到头顶上,自大傲慢、骄奢至极的大皇子竟然会心甘情愿地听一个女生的吩咐?她让他走他就走,她让他跟,他就跟。请问,他的高傲呢?他的脾气呢?难道都喂狗去了?

这,这,这……。

所有人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早上赫默的随侍官恭恭敬敬地行半礼尊称一声“冷小姐”算什么,现在,皇室第一顺位继承人笑意盈盈地跟在她身后,恨不得开心唱着《心满意足》,才是真的亮瞎人狗眼!

黑衣人们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冷奕瑶了,见自家殿下这般喜形于色,几乎同一时间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皇室骄傲什么的,反正到了这位姑娘面前,统统都是空气。

他们作为陆琛的亲信,自然明白什么时候该开口,什么时候当哑巴。

冷奕瑶乘着电梯,与陆琛一起直达顶楼,当360度观景阳台映入眼帘的时候,冷奕瑶轻轻地挑了挑眉,目光顺着窗外那云雾缭绕淡淡望去。

难怪会被列入观景圣地,的确是好视野、好风光。

七八个吃完饭在这聊天打发时间的学生一扭头,看到冷奕瑶进来了,第一反应是,嗯?有新人?

第二眼,看到陆琛走进来时,表情一怔,脸上露出一种呆若木鸡的神色,那是皇室顺位继承人?没眼花吧?可分明和电视报道上长得一模一样。但,为什么回来他们学校?

还未说话,一干人等就已经被陆琛的侍卫长“礼貌”地清场走人。

直到,整层楼再没有一个外人,只剩下他们……。

侍卫长带着那群黑衣人亲自把手在电梯门口,留下彻底的空间给他们二人。

这感觉,仿佛,专门腾出私密时间给他们。

“有什么事,直说。”她倚在栏杆旁,垂眼看了一眼脚下。

烟雾缭绕,仿佛置身仙境。连阳光都无法彻底穿破云层,仿佛是渡上了一片金光,美得如真似幻。身处高位,果然景色亦是不同。

“机场火灾的事情有眉目了。”她的背影在那层金光下,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他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沉声,转开视线,忽然觉得就这样站的不远不近的距离就很好。

“怎么说?”冷奕瑶目光一顿,指尖轻轻在栏杆上跳动起来,眼中闪过一道忽明忽暗的光,随即,咧嘴轻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